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八十章 成王败寇

第五百八十章 成王败寇

  黎明时分,攻城的波汶军再次败退,然而就在此时,东西方向十分遥远的地方冉冉升起狼烟,没有人注意到,除了南疆城内一直在等待信号的定远军。

  轰隆隆隆……好不容易扛过波汶一夜攻坚的南疆城大门打开了,封啓祥带着六万兵马杀出来,势如破竹地冲向正要回营休整的波汶军……

  吴桂山与封其荣领兵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切入波汶的后方,形成包围圈。

  定远军的包围圈修炼形成,此外还有封啓祥这把利剑穿插其中。

  在定远军难之前,说战争的主动权掌握在波汶的手里也不为过,尽管定远军屡屡破除波汶的攻势,但总体来说,也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罢了。定远军一直以来都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以萨拉迪为的波汶军有点麻木大意,以为定远军也不过如此,因而他也万万没料到定远军会主动出击,而且打着让他们全军覆没的注意倾巢而出。

  几十万人厮杀在一起,形成了南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会战。

  有心算无心,这一仗到底是定远军占了便宜,波汶节节败退,与波汶站在一起的南岳军当其冲挡在定远军的尖刀利剑之下,成为波汶的肉盾,而南岳王古多碌更是成为南疆战场上个战死的统帅。

  萨拉迪组织兵力反扑,然而大势已去,终究无力回天,只能纠集精锐部队突围。

  定远军修炼对波汶形成包围之势,波汶并没有坐以待毙,他们也计划着包抄南疆城,于是分出三万精锐往东去,企图从横南山东面切入南疆城后方,进而围攻南疆城,由于行进的路线较远,没有遇上吴桂山的兵马,固而在定远军包围波汶大本营的时候,这三万兵马也成了漏网之鱼。

  这三万波汶军在定远军的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与正在努力突围的萨拉迪汇合,最终将萨拉迪救了出去。

  虽说穷寇莫追,封啓祥还是带着四万兵马追上去,誓要将萨拉迪斩杀在这片洒满鲜血的土地上,再则,萨拉迪余部退则退,还带走了定远军将领的头颅,是的,萨拉迪败退时,没有拉带自己的兵马,也没收捡兵器,反而带走将近三十颗定远军将领的头颅。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但在一向无往不利,战无不胜的萨拉迪看来,就算走投无路也要困兽犹斗,捉住一切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会。

  萨拉迪很清楚岂国对于死者入土为安的执着,所以才要将定远军将领的头颅收捡带走,以期作为与定远军谈判的基础。

  当然,他也明白,要让定远军妥协,仅仅几十颗头颅还不够分量,所以他还安排了另一步棋。

  这一战,伤亡甚大,哪怕是攫取先机的定远军,也有重大伤亡。轻伤者拿起武器继续下战斗,而重伤者则被送回南疆城接受治疗。

  战事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伤者源源不断地被送进回来,将军府里已经人满为患,哀嚎声不断。

  郑神医主治,其他军医从旁协助,说来其中还有几个是他的徒孙呢。

  乔岚也没有闲着,安抚伤者,帮忙包扎……就算那些不知道她就是功勋卓著的空虚大师,就是令波汶军忌惮的影子杀手的士兵,这会也也完全被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大将军夫人给折服了,试问哪家的夫人敢于出现在激战正酣的边疆,哪家夫人见到这么多惨不忍睹的伤者还能镇定自若,哪家夫人会屈尊降贵帮士兵处理血淋淋的伤口……除了英明神武的大将军的夫人,也没谁了吧!

  不说普通士兵,哪怕是守护在将军府的几个封家死士对他们的夫人也是刮目相看,太镇定了有木有,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主子。

  郑神医也是沾沾自喜,觉得乔岚真不愧是自己一眼看中的徒弟,不跟他学医,天理难容。

  乔岚不知道自己举手之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收获许多感激与溢美之词,并被推上神坛,与封啓祥摆一块儿。经历过更为惨烈的末世,她的内心已经十分强大,所以才能坦然面对众多痛苦不堪的伤者,淡定地帮他们包扎……

  日头已经升起老高,乔岚游走于伤者之间,连轴转了两个时辰,她的小身板有点吃不消,在寅的劝说下,才放下手里的绑带,但前方战事未停,她自然不可能去休息,于是改为给伤者送水……

  肖狼肖犬成了老黄牛,背着十几个水囊跟在她身后,慰问伤者。

  耳房,里面横七竖八躺满了伤者,让人无从落脚,于是寅与肖狼肖犬被留在屋外,只乔岚一个人拿着进屋……

  一个水壶喝完,乔岚正要出去换水囊,突然察觉到几股异样的视线,而空间里的玉溪也出声提醒她屋子里有几个人的气息不对劲儿……她散精神进行探视,果然现有几个人的气息十分沉稳和缓,仿佛……伤得不重……

  乔岚下意识要打开绝对领域,这时,周围的人与声音迅远去,她的身子一软,便陷入的昏迷之中。

  屋外,肖狼肖犬先察觉到不对劲儿,甩掉身上的水囊,冲进屋里,然而,屋里除了一众昏迷不醒的伤者,哪里还有它们主人的身影。

  封啓祥所向披靡,骑着惊风,风驰电掣地追杀波汶余部。

  为了保住即是统帅,也是皇子的萨拉迪,仅剩不到三万的波汶余部不断设障进行拦截。一万多人豁出命来拼杀,有效地托着了定远军的追兵,萨拉迪最终进入喜拉郎山,而此时,他身边只有约莫两万人……

  藏身于一个隐蔽的山洞中,萨拉迪正在接受军医包扎,他的左臂被封啓祥用斩月刀砍了一刀,若不是他的副将以一己之身挡在刀下,他就不仅仅是受伤而已了。

  萨拉迪不像封啓祥爱兵如子,但也爱惜自己的羽毛,他的将就是他的羽,他的兵就是他的毛。三十万兵马,是他立足波汶的基石,也是他争夺皇位最有力的保障,然而,全没了,非但没有拿下岂国一寸疆土,反而折了二十多万兵马,他已经可以看到皇位正在离他远去,各方责难纷至沓来……

  “封啓祥,你给我等着,定要你生不如死!!!”萨拉迪愤恨不已,用尚且完好的右手抓碎了一处岩壁……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836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