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生不见人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生不见人

  南疆城内本就处于战事戒备中,东南西北四个门口都关着,轻易不给进出。定远军获得阶段性胜利之后,南门的戒严才有所松动,但也只是开了小门,进出都需要令牌。

  乔岚失踪后,城里的戒严再上一个等级,满城搜索可疑人物,南门也只许进不许出,然而,就是在这样严密的侦查之下,乔岚还是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封啓祥一路追击萨拉迪余部,到喜拉郎山脉的边沿才不得不停下来。

  不同于横南山,对于他们来说,喜拉郎前是从未探访过的穷山峻岭,充满着未知的危险,而波汶必定了解过喜拉郎山,如此这般,贸然进山便极有可能着波汶的道儿。

  命令部队原地休整,封啓祥派遣几个小纵队进山探路……

  进山的小纵队还没回来,这边便有了新的情况。有人骑着快马飞奔而来,对方甚至没有停留给人盘查的机会,就施展轻功从马上一跃而起,直直朝封啓祥飞去。

  如果不是那一身代表者封家死士的黑衣,如果不是子已经出面接应,来人早已被人拦截下来。

  “怎么回事?”子认出对方是留守南疆城的一员,这时候离城找来,定是城里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很严重。

  “急报!!!”那个死士连忙落地站好,气还没喘匀,正要向子回禀,封啓祥已经注意到他,并走过来,“何事?”

  “主子!”死士更想先汇报给子,再由子回禀主子,他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说出来,“夫人不见了!”

  简简单单五个字,每一个字都很简单,但组合起来,却是如此的惊心动魄,骇人听闻。

  封啓祥如坠冰窖,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透着刺骨的寒,令他整个人都麻了,恍惚间,有种“噩梦”终成真的感觉。

  岚儿……怎会……为何……

  他的世界崩塌了,连带着周围的人的世界一起崩塌,大家都知道夫人对大将军意味着什么,一旦夫人遭遇不测,对于重情重义的大将军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封啓祥没有向死士了解更多内情,体内翻腾的气血让他一刻都不能再等下去,翻身上马,吩咐副将封一带兵回城,而他自己则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此时,他还心存侥幸,觉得他的岚儿定是遇到什么事,不得已才躲到那个秘境里,他要回去告诉她没事了,一切有他呢,不必再躲着藏着。

  南疆城外的战事已经进入尾声。大势已去的波汶仍在负隅顽抗,南岳的弱兵残将为了一线生机,向定远军投诚,并对波汶反戈相向,令本就节节败退的波汶再无招架之力。

  封啓祥掠过风雨初歇的战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南疆城,然而,当他终于回到将军府,心底暗存的那点儿侥幸恍如狂风中的烛火,噗地一下,灭了。

  将军府外院的耳房里弥漫着一种名为“梦回”的迷药。

  “梦回”无色无味,一旦摄入过量,就会让人在美梦中一睡不醒。耳房里三十多个重伤者无一不带着祥和的笑容,却再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当时,肖狼肖犬意识到不对劲儿,冲进耳房去,得亏它们的嗅觉比人敏感几十倍,一进门就倒下,否则根本就没人能进屋把它们拖出来,但因为已经吸入一些“梦回”,它们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乔岚被掳,就在定远军自己的地盘上,就在重重防护之中,被不明势力带走。南疆城里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却一点儿线索都没找到,谁做的,怎么做的,均一无所知。

  爱徒不见了,郑神医的脸色也异常难看,他没有如往常一样骂骂咧咧,足见情况之严峻,余光里看到封啓祥喘着粗气跑进来,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给昏睡的肖狼肖犬灌药。

  要不是这小子,小徒儿也不会来这鬼地方!小徒儿为了他而来,帮他做了这么多事,他却没有保护好小徒儿,真是该死!!!

  对于封啓祥,郑神医的怨气已经形成实质,快捅破天了,要不是眼下情况紧急,首当其冲的是救回小徒儿,他可能会先揍封啓祥一顿。

  郑神医不再相信封啓祥,所以也不指望他救人,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他很清楚肖狼肖犬这俩畜/生在找人上有点儿用处,所以才耐着性子先将它们救醒。

  他暗搓搓决定,把小徒儿救回来后,就带她回医谷,远离封啓祥这个灾星。

  旁边,叶飞天与叶飞莫也急得团团转,走投无路之下,他们也只能将宝压在灵性十足的肖狼肖犬身上。

  从寅这里得知事情的经过,封啓祥瞠目欲裂,气血倒涌,撑着一口气,才把奔涌到喉间的腥甜压制住,没有喷出来。

  “岚儿……岚儿……”封啓祥没疯,但离疯也不远了。

  他环视周围同样束手无策,正等着他下达命令的人,“都杵在这里做什么?去找人,都去找人,翻遍南疆城,掘地三尺也要把夫人找回来!!!去,给我找!找不到就别回来。”

  已经被翻找过一遍的南疆城,又被翻了一遍,这一回,果然找到一些线索,就在南疆城东北角的城墙上,有一个十分隐蔽的记号,是封家死士的记号。

  寅辨认过后,确认是丑留下的讯息。

  丑是封啓祥留在京城保护乔岚的死士,之后随她南下,又来到南疆,而在乔岚击杀莫定都那一回,作为贴身侍卫的丑非但没有阻止她,还让她孤军奋战,尽管是形势所逼,他没能跟上乔岚的步伐,但失职就是失职,封啓祥将他调离乔岚身边。

  丑被调离后,一直没有新的任务委派下来,也就是说,主子依旧不满,于是他被放逐了。

  被放逐的丑游走于局外,充当外围的守卫,所以当几个人裹挟着一个人从守备较为松范的南疆城东北角围墙上一跃而下,他恰好注意到。

  当时他也不知道被挟持的人是谁,只是那几个人功夫都不低,他不能保证能够将人安然无恙地就救出来,他下意识跟上,并在墙角留下记号。

  丑的记号,让人知道乔岚的确是被人挟持,还带出了南疆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丑发现并跟了上去,如此,也留了一条线索,不至于让人两眼一抹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846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