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追逐大戏

第五百八十六章 追逐大戏

  乔岚想得还挺美,把波汶拿捏在手里的定远军头颅以及卖国贼通敌信函交给丑,自己也抽身离开,那么波汶手里就没有任何把持,等封啓祥带人过来,一举歼灭定远军余部,完了还能顺藤摸瓜,揪出那个通敌卖国的人,如此这般,她也就能功成身退了。

  算盘拨拉得再响,架不住有人拖后腿啊,她倒是想忽略那个猪队友,但她护短,一般人入不得她的眼,丑保护过她一段时间,擦着边儿成为她眼中的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她肯定要护着。

  不得已,乔岚悄然回关押她的山洞。玉溪能够察觉她的存在,虽然有点惊讶她怎么这时候回来,计划可不是这样的,但他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乔岚换了回来,就连不远处的丑都没觉。

  换回来后,乔岚还得自己拿着绳子,装成被捆绑的模样,别提多憋屈,以至于她看向丑的视线恁地不友好,仿佛结了一层寒霜一样,冷嗖嗖的。

  丑还在想着主子和领多久能现他留下的标记,多久能找来,突然觉得脊梁一阵凉意。

  “夫人,这天有点冷,还请您坚持坚持,过不了多久,主子就到了。”

  “……”乔岚继续向丑扔眼刀。

  “……”哎,夫人还在生气呢!

  南疆城这边,肖狼肖犬终于醒来,缓过神来后,果断出找主人,郑神医和叶飞天兄弟紧随其后,封啓祥也带人跟着。

  小徒儿的身家性命还拿捏在波汶的手里,一向张狂的郑神医也不敢拿大,对于封啓祥等人均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途中遇到一个四岔口,肖狼肖犬盘桓一下,选了往南的路。

  子在岔口现丑留下的标记,分别指向南面与西面。

  原来波汶死士察觉有人跟踪,便兵分两路。丑只有一个人,只能留下记号,并选了最有可能的一个方向追去。

  丑往南,肖狼肖犬也往南,乔岚被带往哪里不言而喻,为了以防万一,封啓祥还是派两个死士往西追去。

  依靠肖狼肖犬无与伦比的嗅觉,关键时刻,还有丑的标记指引,郑神医与封啓祥一行终于在天亮之前找到波汶藏身的岩洞。

  敌多我寡的情况下,唯有智取。

  封啓祥让死士弄来一套波汶士兵的戎装,换上,打算夜探岩洞。郑神医瞧见,也如法炮制,打晕一个波汶士兵,把他的衣服扒下来,但换上之后,就他那副鹤童颜的模样,那叫一个不伦不类,扮啥啥不像,还特别扎眼,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把衣服让给叶飞天。

  乔岚已经将定远军将领的头颅安置在一个地方,此时她正想着把那个地方告诉丑,一直没收回来的精神力勘察到两道令她十分熟悉的气息,好像是翔哥和别的自己人……叶飞天一心为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有封啓祥在旁做比较,也得沦落为“别的自己人”,得亏他不可能知道,不然得郁闷了吧。

  那两道气息行迹有点诡秘,但

  封啓祥深入敌阵来救自己,乔岚当然十分感动,但在自己有办法脱身的情况下,她更担心他的安危,尤其是洞口有

  封啓祥与叶飞天没能深入岩洞,那二十几只猎犬,连身附异能的乔岚都忌惮,别说他们两个。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能退出去。

  封啓祥与叶飞天本意是退出去后好好谋划怎么安然无恙地把人救出来,那曾想,波汶的侦查能力也不是盖的,他们已然被波汶察觉,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萨拉迪收到底下人的回禀,没有作,一来他不知道封啓祥带来了多少人,二来他要的是百分之百零失误,他要保住自己的命,也要把乔岚带回波汶……

  空间里玉溪突然大叫一声“领域!!!”

  两人“搭档”这么久,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这不,乔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第一时间打开绝对领域,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将丑也保护起来。迷药无色无味,而且极其霸道,只吸取一口,就昏迷过去。

  有过相关经验的乔岚知道,波汶又作妖了。

  她假意陷入昏迷,就想看波汶到底要干什么,反正不会杀了他们就对了,否则也不会大费周章下迷药。

  精神力范围内,她“看”但萨拉迪带着几个人跑过来,进入山洞,扛起她就走,扛是真扛,就跟扛麻袋一样。

  有绝对领域缓冲,乔岚才不至于吐萨拉迪一身。

  萨拉迪带着她飞跑在山间,身边只跟着不多的十几个人,从气息上看,都是一等一高手,即便是封家死士来了也讨不到便宜。

  其实乔岚不是不能脱身,她这是下定决心要借这个机会离开,怕管不住优柔寡断,多愁善感的自己,所以与其说萨拉迪要带走乔岚,不如说她利用他走上一条不同寻常的回家路。

  封啓祥的人到底还是透过萨拉迪部下的迷阵,现他的行踪并追了上去。封啓祥心急如焚,但人还没救回来,他只能拼命压抑自己,不要慌,不要乱,岚儿还等着我去救。

  他还自我安慰到,岚儿数次陷入险境都能逢凶化吉,一定是上天眷顾,这一回也必然能否极泰来。

  暴脾气如郑神医,这会儿也得藏头露尾,免得再次打草惊蛇。

  两批人马在喜拉郎山里上演追逐大戏,并逐渐往海边靠去。

  悬崖峭壁以及茂密树林里行进,最游刃有余的当属肖狼肖犬,所以它们逐渐脱离郑神医与封啓祥一行,义无反顾地往它们所感知的方向追去。

  萨拉迪来到海边悬崖,崖下不远处停靠着几艘海船,只要施展轻功跳下去,就能立马出航。此时正是涨潮阶段,海水不断地翻腾着,如此,海船出了海,事情便尘埃落定。

  看到波涛汹涌的海浪间摇曳不已的船,萨拉迪眼里精光一闪,好似已经看到封啓祥跪在悬崖上哭嚎的模样。

  虽然他很想目睹这大快人心的一幕,但心里也有几分忌惮,封啓祥与他的人功夫不弱,一丝一毫机会都不能留给他们。

  萨拉迪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喜拉郎山的莽莽深林……封将军,我在波汶等你!!!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7086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