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咋不上天

第五百八十八章 咋不上天

  乔岚不知道什么帕切尔诺,但这不妨碍她猜测这人在波汶相当有地位,然后这些人误认为她就是那个人,呵呵,有点意思!

  帕切尔诺是波汶主神最小的女儿,也是波汶的神女,相当于岂国的七仙女,传说中的人物。

  古人迷信,通常只存在于意识形态,一般人也不会将现实中的人与神仙对号入座,萨拉迪之所以会这般猜测,完全是乔岚的情况太符合波汶人对神女帕切尔诺的想象……

  帕切尔诺是波汶主神遗落人间的女儿,被狼神养大,她极为聪颖,一次又一次帮助波汶的先祖渡过灭族的危机,传说,有一次外族进犯,来势汹汹,眼看着波汶节节败退,根本没办法打退敌人,帕切尔诺断成兵,力缆狂澜……故而被波汶人推崇为神女,分位仅次于主神。

  毫无疑问,乔岚有大智慧,而她不但有大智慧,此时还光着脑袋,像极了为波汶断成兵的帕切尔诺,如果这些都有可能作假,那么与狼的亲近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波汶有史以来,从未有人驯服过狼,狼的本性也让它们从不与人亲近,唯一的例外就是帕切尔诺,因为她是在狼群中长大的孩子,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着狼性,不但能与狼和平共处,还能与狼交流……

  肖狼肖犬有一半狼的血统,又被乔岚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加上灵泉滋养,长得比一般的狼大一圈儿,一旦犯横狠,绝对是凶相毕露,说是某个狼群的狼王也不为过。

  乔岚会说波汶语这一点,正好打消萨拉迪心底最后一丝不确定。如果不是波汶的神女,她又怎么会说波汶的语言。

  他认定乔岚就是下凡来的神女帕切尔诺,恭谨之余,也有怒气,他可没忘记神女“胳膊肘往外拐”,不但与岂国的大将军成亲,还站在岂国的阵营对付他们,让他们几乎全军覆没,眼下更是将他们定身在此,任人宰割……

  “阁下即是我波汶的神女,为何要帮岂国。如果我波汶有哪里做得不对,冒犯了阁下,阁下大可降下神启,我们定会给阁下一个满意的答复……”萨拉迪的语气还算平和,他自是不敢质问神女,现在问这些话也不过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他能消除神女的怒气,就能得到波汶的民心,如果再能争取到神女的帮助,他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波汶王。

  萨拉迪瞬息间就脑补了他所以为的各种事实,并乐观地盘算着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局面。

  乔岚不知道他心里活动如此激烈,被幽怨地质问一回,她很想不合时宜地给他翻几个白眼,这家伙脑子有病吧,如此说来他输给翔哥一点儿也不冤。她这么想,也这么说出来了,“你脑子是不是被我翔哥捅穿,然后不小心进水了。”

  波汶没有脑子进水这个说法,但他明白,神女是在讽刺他,而且她还以岂国封大将军的夫人自居,不然也不会称呼封大将军为“我翔哥”,后者比前者更令他心梗,难道神女真的抛弃波汶,转而支持岂国,如此,主神也放任不管么?不会的,神女只是在生气,只要能让她气消就好了。

  看到萨拉迪满眼的复杂,乔岚觉得有点好笑,“你要带我去波汶,还要娶我为第十个妻子?”

  “呃……”想起自己的打算,萨拉迪也是冷汗津津,他怎么脑子抽了抽,妄想娶神女为妻,简直就是对神女的亵渎,但……好似也不是不可为,神女能嫁给岂国的将军,为何就嫁不得我这个王子。娶了神女,日后我也极有可能位列仙班,“我从小仰慕神女,自是不敢奢望神女垂慕,但如今神女下得凡尘,若是要寻一人相伴左右,我自是愿意的。若是神女介意我那九个妻子,我会给她们另外安排去处……”

  “……”你还真敢说,别不是想跟我上天吧。

  旁边的几个侍卫对自家殿下的敬仰之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殿下居然真的接神女的话要娶她为妻,如此也是极好的,殿下成了神女的夫婿,何愁成不了大业。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殿下的野心已经水涨船高,小小的人间容不下,上天去了。

  乔岚完全不知道如何接萨拉迪的话,就好像你必须与一群成年人一本正经地讨论圣诞老人什么时候来送礼物,那是一种深深的,深深的无力感。

  横竖她英语也一般般,说不了太多,多说也无益。

  “如此,便走吧,去波汶!你的船停在悬崖下面是不是!”乔岚转身一步步走向悬崖边,肖狼肖犬傻呵呵地跟着她,只要能跟主人在一块儿,即便是去赴死,它们也欣然同往。

  萨拉迪大喜过望,刚想提醒神女,他们的定身还没解除,他们就动了,但不是自己动,而是有一股力量将他们引向悬崖。

  “帕切尔诺,阁下……我们需要用轻功跳……”

  萨拉迪的声音戛然而止,站在悬崖边的乔岚已经转过身来,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太复杂,他看不透,但也知道情况不妙,神女不像是要跟他回波汶,并嫁与他为妻,倒像是有所图谋,而且所图非小。

  众人还在不自主地往悬崖走去,眼看着还有几步之遥,他们的脚步也没有丝毫停缓,一步,两步……

  这时,萨拉迪之外的其他人也缓过神来,虽然他们本来就是要跳崖,但彼跳崖非此跳崖,他们得掌握主动权,施展轻功,然后准确无误地降落在海船上,而不是像现在,被迫跳下悬崖,如此,等待他们的唯有粉身碎骨。

  崖下海船里的人也看到上头晃动的人影,于是一边打信号,一边起锚,一旦王子登船就起航回国。

  “阁下这是何意?!”萨拉迪的眼里难掩慌乱,这种受制于人,任人宰割的局面领他非常不安。

  “自然是,跟,你,回,波,汶!”

  乔岚一字一顿,“汶”字的话尾还没落下,萨拉迪的手便不受控制地伸出,然后推了她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7086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