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生离死别

第五百八十九章 生离死别

  站在悬崖边的乔岚受力向后倾倒,她后面就是几十丈高的悬崖,悬崖下是汹涌的海浪

  她被“推”下悬崖的那一瞬,萨拉迪与其他人也“义无反顾”地跳下悬崖,颇有破釜沉舟的势头在其中

  事情恰好相反,孤注一掷的众人心里是崩溃的,只不过他们没办法表现出来而已。

  往后倒的瞬间,乔岚惊惶地看到正从远处的林子里飞袭而来的一行人,封啓祥在,郑神医也在,还有叶飞天兄弟,还有其他人那么许多人,都赶来救她。他们都在撕心裂肺地叫着她的名字!

  “乖徒儿,师父救你!!!”

  “主子!!!”

  “夫人!!!”

  她希望离开之前能够再见他一面,老天爷也让她如愿了,然而,此情此景,她才明白自己一个愿望有多自私,她只是想再看看他,却不想他亲眼看着自己这样“死”去这样太残忍

  这一瞬间,她的心猛然抽痛起来,她也知道,他的心必定比他痛千倍万倍。所有的愧疚与爱意直化作三个字,对不起。

  比乔岚的惊惶更甚的是封啓祥的惊恐万状,“岚儿!!!!!”

  这一声,倾注了他多少绝望。

  他来了,来救她了,为什么还是迟了一步,就一步,他已经拼命赶过来了不是吗,为什么

  封啓祥一马当先,然后一脚踏在悬崖边儿上,就要往下跳,这时,一阵诡异的风刮过,硬生生把他往回吹,掀倒在悬崖上。

  “岚儿!!!”封啓祥起身,再要往悬崖下扑,后面赶来的子如何能让他做如此不要命的举动,于是将他摁倒在地,一个人摁不了,就多几个。

  “放岚儿”

  封啓祥被卡在悬崖之上,瞠目欲裂地看着已然成真的噩梦。因为自己无能,护不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跌落悬崖。他数次被噩梦惊醒,梦醒时分依旧能体会到梦里的绝望,然而,梦里的绝望却不及现在的千分之一。

  整个世界都变了颜色,再无生息。

  落入海潮之际,泪水从乔岚的眼角花落。

  对不起三个字飘散在呼啸的海风中

  海水中的乔岚将自己裹着在绝对领域之中,同时把肖狼肖犬收入空间,然后冷眼旁观萨拉迪一伙儿仿佛石人入海,一直沉往深不可见的海底。

  等候在崖下接应的波汶士兵先是被突然出现的岂国人惊了一下,幸好王子已经按照计划跳下来了,只不过,他们高兴得太早,因为所有下落的人都是直直砸落,瞬间被疯狂的海水吞没。

  事情偏离计划,波汶士兵手忙脚乱捞人。

  “快把王子救上来。”

  “那边,那边,王子。”

  “快!!!”

  崖上的封啓祥心里也燃起一丝希冀,波汶要挟持岚儿,才布下了这个局,一定不会让她出事,对,一定是这样!

  只要她还活着,怎样都无所谓,只要她还活着,事情就还有转机,只要

  封啓祥完全忘了挣扎,任由子几个死死压着,猩红的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崖下的动静,他将所有的希望嘱托在那几艘海船上。

  令人绝望的是,风浪越来越大,那几艘海船仿佛漩涡里的树叶一样无助,几个巨大的海浪扑过,四艘海船只剩下一艘在绝望地摇曳,再一个海浪扑过

  悬崖下,海浪还在肆虐,却再无生机,徒留一些残骸随波逐流。

  封啓祥的世界失了颜色,并逐渐崩塌,他整个人也仿佛失了心神,成了行尸走肉,不知如何反应,“怎么会,岚儿,岚儿,不,不会的!!!”

  绝望中,封啓祥奋力一挣,愣是将压在身上的五个人掀翻,然后就要再跳下悬崖,说时迟那时快,子的手刀毫不犹疑地劈在他的后颈。

  封啓祥眼前一黑,便再无意识,“岚儿”

  另一边,郑神医与叶飞天早已跳下悬崖,封家死士也下去几个,然而,无一例外都没能救到人。

  乔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每一个人都怀揣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有奇迹在,毕竟,没见到尸体,就不能断言死亡,虽然这里的海很深,虽然这里的海流湍急,但人总要有希望,才不至于崩溃。

  陷入昏迷的封啓祥浑浑噩噩地杵着,突然看到自己孤身一人站在悬崖边儿上,底下是汹涌澎湃的海水,“岚儿!!!”他浑身一个激灵,毫不犹豫地跃下,入水也没有被呛到,他就像一条鱼儿,在水里游刃有余。他不停地呼唤岚儿的名字,不停地寻找,却怎么也找到。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一只素白的小手将他拖出水面,回眸一看,是他的岚儿。他反身将她紧紧地抱住。回到岸上,岚儿不停地数落他太意气用事,不该做这么危险的事,她有秘境做倚仗,在水里也能安然无恙,反倒是他,要是她来不及,他就交代在这片海了。他没有回嘴,只是一个劲儿地傻笑,任由她数落,别说是骂几句,打他一顿都行,只要她还在,只要她还活着,只要

  “翔哥,你要相信我会没事的!”

  “我自然是信你的”

  封啓祥才应声,突然,满满当当的怀抱就落空了,本来被他紧紧抱着的人不见了,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岚儿!!!岚儿!!!”

  封啓祥焦心不已,再次找寻起来,找着找着,脚下一空,便跌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恍惚间,他听到有人在叫唤他,他以为是他的岚儿,仔细一听,却是“祥儿”,“主子”,“将军”,他努力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大喜过望的吴桂山,在看看旁边,是欢喜的封一和子他们,没有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儿。

  “岚儿呢,她有无大碍?”

  吴桂山与封一几个面面相觑,最终没有接他的话,“祥儿,感觉怎样?有无哪里不妥?”郑神医把医谷的大夫带走了,他们还得去昌州找大夫,对方号称昌州医圣,来了却一筹莫展,以至于封啓祥昏迷了三天,若是再不醒,他们就得把人送去通州

  “我很好,吴叔,岚儿呢?”到底是昏迷了三天,勘勘醒来,封啓祥不得不晃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祥儿,叔很抱歉,没能找回侄媳妇”

  “”屋子里瞬间陷入一阵可怕的静默之中。

  吴桂山连忙从封一手里拿过一个狭长的匣子,递过来,“他们在那里找到这串珠子,是侄媳妇的吧。”他本意是让封啓祥有东西寄托,不至于崩溃,才这时候拿出来。

  匣子被打开来,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串暗金色佛珠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7086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