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九十章 这是死局

第五百九十章 这是死局

  佛门至宝,能防水避火。

  一口腥甜涌上喉间,然后喷薄出来,在塌上开出大片大片艳丽的花朵。封啓祥眼前一黑,再次昏过去,“佛珠……秘境……岚儿……”

  这一次,他没有昏过去多久就醒来了,然而,醒来之后,不哭不笑,不吵不闹,俨然没事儿人一样,甚至开始处理军务。

  封啓祥亲自带兵进入喜拉郎山,全力剿杀波汶余部,然后根据乔岚给丑留下的字条,找回定远军将领的头颅,三十个定远军将领终于能入土为安,然后他又马不停蹄地研究那几封等同于叛国罪证的信件,分析京城里有可能铤而走险,搅和其中的势力……

  他处理事情十分有条理,而且效率不是一般的高,整个人看上去再正常不过。

  吴桂山等人觉得这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联想到老侯爷去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挺过来的,于是也逐渐放下心来。

  封啓祥藏得太深,以至于没有人知道,他能走出丧亲之痛,完全是因为乔岚这个神助攻。

  很快,吴桂山等人就现不对劲儿,加上子报告说封啓祥每天晚上都会离开将军府,并在凌晨时分回来。

  子几次试图跟上,但他度太快,即便是他,也跟不上。

  吴桂山根据子所说的推测,提前去往那个悬崖守株待兔,午夜时分,封啓祥果不其然来到,然后傻傻地在崖上,站成一尊石雕。

  南疆城与喜拉郎山海边悬崖并不近,封啓祥施展上乘轻功,来回也得一个晚上,故而他能在海边悬崖逗留的时间并不多,只有一炷香时间。

  为了这一炷香时间,他每天晚上都来回跑一趟,风雨无阻。

  吴桂山知道的时候,已经五天过去,也就是说,封啓祥连续五天没有合眼。

  吴桂山闯入封啓祥的书房,不管他是否在拟写机要文件,将人揪回房,扔到床榻上,勒令他睡觉,否则就给用药,让他睡个三天三夜。

  封啓祥没有反抗,睁着眼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吴桂山从怒目而视到心软,再到心疼,“祥儿,侄媳妇多爱护你,她若是知道你这副要生不死的模样,得多心疼。就算是为了她,你也得振作起来,不然,你怎么对得起她的爱护?”

  “吴叔,我答应过她,要好好的,就不会食言,可是……这儿!”封啓祥抬手捂住心口,“疼,很疼。她是我想要相守一生的人,现在,她不在了,一想到剩余几十年人生,再无一个她,这里就想被人徒手撕裂一般,疼得我无法喘息。曾经,我有多怨恨我爹随我娘去了,让我没了娘又没了爹,现在在才知道,他只是太爱娘了,爱到无法独活于世。我羡慕他,能与娘生死相随,同衾同穴,可我……”封啓祥抬起另一只手捂住眼睛,“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这儿太痛了……”

  “我想过,打完仗,就带她到处走走,领略岂国大好河山。她喜欢钱,我就多挣银子给她,让她坐拥天下财富。她要屯粮,我就帮她将米铺开遍岂国……”

  “再过前两年,我们就生两个娃儿,一男娃一女娃。男娃像我,女娃像她,我们……”

  封啓祥眼前已经放空,絮絮叨叨地说着他的空想。

  吴桂山几次张口,想打断他,却现自己根本无从插嘴。封啓祥不是跟他说话,而是跟他自己说,唯有置身于自己构建的美好里,才能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吴桂山最终败退。。

  又过了两天,封啓祥主动要求封四给他用药,帮他入睡,睡着后他就有可能梦到岚儿,若是一直不睡,他连和岚儿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封四很为难,找封一讨主意,封一又去找吴桂山,得了应允后,封四才给封啓祥用一些比较和缓的安眠药剂。

  当晚,封啓祥果然梦到乔岚,他们策马奔腾在南疆城外的戈壁滩上,好不快活……于是乎,封啓祥隔天去海边悬崖,不去的时候,就让封四帮他入睡,他好去梦里找岚儿。

  南疆大捷,波汶与南岳联军几乎全军覆没,南部自此纳入岂国的版图中。对于岂国来说,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南部问题也不再是问题。

  宋真宗龙心大悦,只等着封啓祥等定远军将领凯旋回京,他好论功行赏。捷报之后几天,详细的战报送到,宋真宗怀着澎湃的心情翻来战报。

  常德在旁伺候着,他自然也是极高兴的,正等着皇上看完战报,他就顺杆而上,好好捧一捧封大将军。封大将军已经是侯爷,再往上就是国公爷,他年纪尚轻,又深得皇上宠信,日后没准会受封异性王。因为林嬷嬷,他希望岚公主好,而封大将军好也就是岚公主好。

  啧啧,真是个前途不可限量……常公公兀自脑补着,突然皇上失声惊叫了一声,“啊!”

  常公公心里一颤,诚惶诚恐地跪下,再看向皇上,看到他的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面色异常凝重,眉头更是紧紧地拧在一起。

  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封将军受了重伤,有性命之忧?

  事情上,情况比封将军受重伤更严重!

  放下战报,宋真宗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战胜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虑。

  他认乔岚做义妹,又册封她为岚公主,一切都是这么顺水推舟,他们的交集不多,但他很明白义妹对岂国的贡献有多大,可以说,要不是她,他能不能坐上并坐稳这把龙椅还两说,而且西疆大捷,她也功不可没……这样一个功勋卓著,可以封侯拜相的人,没了……

  英年早逝,固然令人心痛,宋真宗最担忧的是封啓祥,封家人长情,在情/爱上都是认死理的主儿,他担心自己这一回失去的不是一个英才,而是两个!

  宋真宗在南疆也有自己的耳目。

  一份密报八百里加急送进京,递到宫里,呈到御案上。

  三两眼看完密报,宋真宗突然泄气,他的预感成真了……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一个死局。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7216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