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生离死别

第五百九十五章 生离死别

  白华山落日崖有一道时空裂缝,要开启这道裂缝,则需要滔天的能量,偏巧白华山的山体里就有几个巨大的能量水晶洞窟,足以用来开启时空裂缝。

  乔岚一说,小兔崽子当即明白她的意思,转身往山洞深处走去。

  让叶飞天和俞大拿留在狼窟,乔岚带玉溪跟着小兔崽子去寻宝,后面还缀着肖狼肖犬。

  走过七七四十九和洞窟,拐过九九八十一个弯,小兔崽子依旧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往前走去,乔岚依稀记得当初偶遇那个水晶洞窟没有这么复杂的路,这比迷宫还迷宫啊。

  这货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小兔崽子……你……”乔岚才说完,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星光,一个比当初大上好多倍的水晶洞窟便展现在眼前。

  “这……这……”

  不单止乔岚,就连玉溪也被亮瞎了双眼,二货肖犬甚至还奔过去舔水晶,以为是冰,却现一点儿不也冰。

  整个洞窟高百丈,方圆不知几公里,满满的都是亮闪闪的水晶簇,而水晶蕴含的能量已经形成实质,浓郁地弥漫出来,形成一层层化不开的迷雾。

  置身其中,能量游走于人的四肢百骸,让人浑身上下无一不舒坦,仿佛充满了力量,我如此强大,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要独霸武林,统治全世界……等等……

  “嗷呜!!!”

  一个尖锐的狼嚎传来脑中的场景顿时烟消云散,人也清醒过来。这时候,乔岚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走火入魔,要不是小兔崽子把她叫醒,她可能会在梦境中不断地自我膨胀,膨胀,直到爆体而亡。

  打开绝对领域,将源源不断涌过来的能量隔开,她的情况才好些。

  “玉溪,拜托你了!”

  “嗯!包在我身上!!!”

  玉溪小娃儿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水晶林里,小小的身子在水晶里折射出无数个人影,很快他就在一个点站好,将手按在地面上,嘴里叨念着符文,以他为中心,周围的能量疯了一样涌进他的体内。

  明眼人看不到能量的流向,却能看到周围的水晶在慢慢变浑浊,这是能量被抽取最直接的表现。

  饭要一口一口吃,不然容易噎着,能量也要一点一点吸收,否则容易走火入魔,但这对于玉溪来说,根本不成立。他就像一个无底洞,源源不断地抽取洞窟里的能量,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整个洞窟就暗淡了不少。

  乔岚原先还担心玉溪能不能吸够能量打开时空裂缝,接着看到他鲸吞蚕食的模样,又担心他会被能量撑爆,现在也正视玉溪不是无底洞这么简单,简直就是个黑洞。

  凶残,太凶残了!!!小一点的水晶开始分崩离析,大的水晶也出现了裂痕……

  乔岚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璞县玉矿山地龙翻身那起大乌龙,“玉溪,等……”

  她的话还没喊出来,小兔崽子已经先她一步出手……哦不,是出爪,按在玉溪的头顶,示意他停下。

  任谁在“大快朵颐”的时候被打断都不会有好脸,玉溪不满地瞪着小兔崽子,“怎地怎地,这还是你家的啦,护得这么紧!”

  小兔崽子可是高贵高冷高尚的狼王,自然不接这个茬,有失身份。

  感觉幸免于活埋的乔岚上前给了玉溪几个脑瓜子,“你还有理了,这儿都快被你弄塌了,能不能靠点谱。”

  “额……”

  玉溪理亏,居然敢说能量不够,大概还需要这里这么多的能量水晶,结果被乔岚诈一诈,就原形毕露。小样道行还是太浅。

  最关键的能量有了,剩下的就是去到落日崖撕开时空裂缝回到现代。

  临走,乔岚又特地去将那个不幸的老乡的骸骨收进空间,准备带回去安葬。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比之下,她却幸运得多,她在这个时空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收获了亲情与爱……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落日崖在白华山巅,要去那里还得艰难跋涉,尤其是在山上风雪肆虐的情况下,上山简直举步维艰。

  一行人再次出,小兔崽子伤势未愈,但也带着几只狼一路护送。有乔岚异能,还有白狼护法,第三天,落日崖终于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落日崖之上是一个十分宽广的平台,仿佛人工炮制过一样平坦,而崖下是一望无际的云海。

  前一刻还在经受暴风雪的洗礼,人一站上平台,风雪就在顷刻间消弭,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站在平台上,远眺云海,会感觉到自己有如尘埃一样渺小,如此情境之下,也让人心中生一种脚踏世界的万丈豪情。

  玉溪站在平台的边缘,口中念念有词,同时不断地掐诀,一盏茶时间过后,落日崖下面的云海开始流动,旋转……

  乔岚也在平台边儿上,对翻滚反转的云海望眼欲穿,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一道门,门的那头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只要她穿过这道门就能见到姥爷和爸爸。

  又过一盏茶时间,云海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眼看过去仿佛有着足以吞天的势头。

  玉溪回过身来,傲娇地说道,“好了!”

  短短两个字,却是乔岚所听到过的最动听的乐章,好了……好了……好了……可以回去了……

  时空裂缝已经打开,就要与这个时空说永别,乔岚搂住小兔崽子,低声道了一句保重。她也最后一次问叶飞天和俞大拿是否真的要跟自己去人间地狱,两人坚定不移地予以肯定,表示他们的命就是主子给的,主子去哪,他们就去哪儿。

  “走!!!”玉溪说完,一马当先,从平台上一跃而下,投身于那个巨大的云之漩涡中。

  乔岚深深地望了一眼云海的边际,最终又是一声叹息,起步,奔跑,跃下悬崖。

  叶飞天、俞大拿也毫不犹豫地跟上……

  肖狼肖犬到底智商有限,不明白主人好端端地怎么就跳崖了。两小只在平台上踌躇了一下,居然也跳下去。

  五个小黑点十分渺小,投在云之漩涡里,就像沧海一粟,瞬间被吞噬。

  漩涡逐渐加快旋转,旋转,旋转……转到极致,突然噗地一声,整个漩涡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远处的云雾弥漫过来,慢慢填补,很快,落日崖下又是一片一望无垠的云海。

  远在南疆的封啓祥在梦中听到了两声叹息……

  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7754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