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零八章 丧妻之痛

第六百零八章 丧妻之痛

  乔岚离开后不久,虎威基地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行政大楼的顶层被掀掉,并冒出滚滚浓烟,紧接着就是一场持续了一整晚的骚动,巡逻小队满城跑,像是在找什么人。

  这场动乱直到早上才消停下来。

  行政大楼前厅的任务显示牌上出现了一条崭新的任务,悬赏前壕金小队的成员的消息,只要是有价值的线索,都有十颗二级晶核的报酬。这条任务以官方的名义发布,显得更匪夷所思。

  面对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任务,很多人都一头雾水,壕金小队不是许队长的客人吗?才过了一夜就火急火燎地找人,搞什么鬼?

  随后,更多的小道消息传出来,令事情更是扑朔迷离……

  传说版本之一,那几个人是骗子,四级是假的,五级异能更是没有的事,他们服用了一种特殊的药剂,让异能等级在瞬间激增,从而骗过测量仪。这不,那个五级异能者只出现一会儿,根本没敢停留嘛,他们来虎威基地的目的也是行骗,想用一颗四级晶元套取大批武器,幸亏许队长没有上当,当场揭发他们,但他们有所防备,逃了,临走还顺走两支机关枪,许队长气不过,才发布那条命令。

  传说版本之二,是许队长仗着虎威基地是自己的地盘,想黑吃黑,不但给那几个人下药,还想收缴他们的晶元和物资,那几个人先是假意屈服,又于午夜时分逃了,依旧是许队长气不过,发布命令找那几个人。

  相较之下,第一个版本更令人信服一些,毕竟一下子爆出这么多高级异能者,怎么看怎么不现实,那个几个人是骗子的说法更令人信服,而且火焰小队的周正西也现身说法,阐述那几个人乘人之危,夺取四级晶元的过程……

  众说纷纭之下,终于有人想到更为关键的问题,壕金小队哪里去了?

  乔岚几人趁着夜色离开虎威基地,因着环境变得太危险,她也不敢冒险走夜路,而是在二十里开外一个废弃的小镇暂作休息。

  玉溪也于凌晨时分与他们汇合,待乔岚将事情完整地描述完,他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现在还没被人卖了数钱,那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嗯?!”

  “没事,我自言自语。”回来之后,这家伙的智商就跳水了,还有救吗?

  “……”能不能不要一脸沉重地说没事。

  这一次,乔岚的确有点草率,得亏许家父子没有坏心,否则一逮一个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铺撒下来,俞大拿已经准备好肉糜粥,等主子起来用餐。主子能力太强,他什么忙也帮不上,就像一个废物一样,这令他很受伤。

  喝过肉糜粥,乔岚甚是满意,开玩笑说,俞大拿是她的金牌管家。俞大拿没听说过金牌管家,但不难理解主子是在夸自己,顿时受宠若惊,于是暗暗地在心里决定,一定要成为主子的金牌管家。

  吃过东西,乔岚从空间里拿出那辆经过加固变得有点丑的路虎,上车试驾了一下。她也考过驾照,但这么彪悍的车,加上糟糕的路况,她表示无能为力。

  最终还是玉溪上阵,稳稳地将车开起来。叶飞天和俞大拿争着坐副驾驶,他们要学开车。叶飞天技高一筹,坐上了副驾驶,谁让他本来就是主子的专用车夫呢。

  俞大拿没坐上副驾驶,就想去坐后备箱,被乔岚喝止之后,才委委屈屈地在她旁边的位置落座。

  肖狼肖犬也上车之后,这辆路虎开始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前往东南方向三百公里之外的老a基地。

  就在乔岚一步步回到自己爸爸身边的时候,另一个时空,痛失爱妻的封啓祥在做什么呢?

  他浑浑噩噩地晃过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一个俏生生的小尼姑出现在他眼前,被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追赶着。那光溜溜的小脑袋直接勾起他对乔岚所有的念想,于是他让封四救下小尼姑,并将人带回兵营。

  事后才了解到,小尼姑叫李嫣然,是南岳雄州首富李越的嫡长女,亲娘死了之后,就有了后娘,这也是她在这花一样的年纪被送到尼姑庵的原因。她在尼姑庵里过了三个月非人的生活,实在受不住,就伺机逃出来,不想她后娘还派人守在尼姑庵附近……

  李嫣然对封啓祥自然是一千个感谢,一万个感谢,并表示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他,只求他不要把她送回去。对此,封啓祥不置可否,而真正拍板留下李嫣然的是吴桂山,他觉得这个小尼姑也许可以帮助侄儿走出丧妻之痛。

  李嫣然留了下来,吴桂山也不敢直接把人安排到大将军的营帐里,便让她去给军医打下手,于是李嫣然成了定远军里一个小小的医僮。

  封啓祥还是时常往返南疆称与海边悬崖,没人知道他平静的面容下的所思所想。他几次见到李嫣然,她依旧是一副道姑打扮,不是在给士兵包扎伤口,就是在熬煮汤药。恍惚间,他曾在李嫣然身上看到过乔岚的影子,那个光着脑袋,穿着袈裟的假和尚,很努力,很拼命……

  有一次,他碰上士兵拿李嫣然开玩笑,都是糙汉子的荤段子,让她窘迫得无地自容。不久,李嫣然被安排到大将军的营帐。

  将人调到自己的营帐,封啓祥没有任何旖旎的思想,只是单纯地想帮她摆脱窘境而已。他没有想歪,却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歪,包括李嫣然自己。

  伺候封啓祥,李嫣然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如此英明神武,俊朗非凡的郎君,她如何不愿意。

  很快,李嫣然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理所当然,封将军晚上基本上不在营帐里,白天也基本不回营帐,偶尔回来一趟,也会先把她遣出去。

  多方打听,她才知道封将军和岚公主那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本来她以为自己光着头,影响了将军的兴致,正盼着自己的头发快点长出来,得知岚公主的事后,她鬼使神差地保持着光头的模样。

  她欣赏岚公主,也羡慕岚公主,但随着封啓祥对她的冷落,这份欣赏和羡慕慢慢地演变成嫉妒,她觉得岚公主人已经死了,还霸占着封将军的心,实在太可恨。

  李嫣然被迫出家,从身到心都没有皈依佛门,她依旧有着一颗世俗的心,会羡慕,会嫉妒,会恨……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096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