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一十章 吾妻札记

第六百一十章 吾妻札记

  与圣旨一起到南疆城的是一块体积不小的冰块,幸亏天冷,否则颁旨的大臣还不哭死在路上。

  皇上给了定远侯一块冰,这是何意?

  有人说冰块是皇上给定远侯醒脑用的,也有人说,皇上是恼了定远侯,要冷藏他,再也不复用。

  不管怎么说,封啓祥欣然接下圣旨,然后带着冰块离开南疆城,留下吴桂山和封其荣主持南疆大局。

  封啓祥回到历山县,第一件事是祭拜外祖母,并做一场声势浩大的法事以慰藉外祖母的在天之灵。乔岚迁回外祖母的坟墓,说好了一起安葬,他却没能回来,现在他终于回来了,岚儿却不在了。

  封啓祥喜欢上回忆,每天都要到乔岚一手建立起来的地方走一走,西岸,金钱美地,北庄。

  如果有人讲起乔家的故事,即便是旁枝末节,他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很多事他都知道,但从另外一个人口中说出来,同一件事情就会有别样的味道。听到精彩之处,他还会打赏,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往侯爷跟前凑,告诉他乔家和乔家太精的故事。

  每次听到的事,他都写下来,按照时间先后整理起来,订成成小册子,名为《吾妻札记》。

  别说乔岚作为乔奕时的事,他听得津津有味,就算是乔岚作为陈月荷在陈家的事,他也倍感兴趣。

  梁毛花和陈月牙也已经从西疆回来,如今就住在西岸。时间在流逝,悲伤逐渐平复,陈月牙也在尝试直面对姐姐已经罹难的现实。

  关于陈月荷的事,封啓祥多从陈月牙口中得知,听得越多,他对乔岚从陈月荷变成乔奕的过程就越觉得神奇,他的岚儿从前竟是一个灰扑扑的受气包。

  “姐姐说,她第一次去五里镇,遇到一个天仙一样的少年,那少年正在发羊癫,她刚好出现并出手救下他,少年的佳人给了她二十两银子做为酬谢……”

  “竟有这样的事?可知道那少年姓谁名甚,家住何方?”他有预感,这将会是一段很有意义的往事。

  “姐姐说,那少年有羊癫,不喜欢人家知道他的底细。姐姐好似是在茶馆附近救了那少年。”

  “茶馆……”

  封啓祥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于是问起乔岚第一次去五里镇的时间,结果不早不晚,正好是他和岚儿第一次见面的时间,那么那个天仙一样,还有羊癫疯的少年是谁,似乎不难猜。

  “呵~”想到那样的相遇后,岚儿背后这样编排自己,他不由轻笑,“她竟然这样说!”

  “姐夫?”

  “你姐说的少年,应该就是我!”

  “啊?!姐夫你有羊癫疯?!”陈月牙大惊失色,封啓祥哭笑,“并无,那天我们闹了点矛盾,她应是恼了我,才那样说。”

  “原是如此!”

  两人逐又说起其他事情。

  夜深人静的时候,封啓祥除了整理乔岚的生平,还喜欢拿着乔岚给他的书信,一封封地看,一字字地读,想象乔岚这下这些话时的音容笑貌。

  读到乔岚关于迁回外祖母坟墓的信函,他似乎能透过薄薄的纸张看到她与通州唐家交锋时眼眸里带的狡黠。他的岚儿这么护短,这么聪明,怎么会真的如唐家的意,为他们搭桥铺路,所以她一定有别的注意,让唐家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封啓祥翻了又翻,始终没看到乔岚欲对唐家使的计谋。

  恰好这时候,通州唐家来人了!

  岚公主死了,通州唐家的伤心难过是真的,说好的两个月后回京城为自家介绍两门好亲事,为此,他们也卯足劲儿调教两个姑娘,又置办大批上得了台面的行头,一转眼,岚公主就没。

  堂堂一国公主,又不是小卒子,怎么会死在战场上?

  通州唐家先是不敢相信,但多方证实了消息的准确性,由不得他们不相信。高门女婿和高官厚禄也不过是黄粱一梦,非但如此,唯一能让他们巴着定远侯的杨秀红之墓还迁走了,他们真真的跟定远侯没了关系。

  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们听说定远侯回到历山县的消息,因为不甘心到眼前的荣华富贵飞了,于是决定在定远侯跟前露个脸,提醒他岚公主与他们做下的约定。

  定远侯无情无义,但对岚公主确实是一心一意,他定然不会让岚公主失信于人。

  唐景川不远出现在毫无祖孙情的外孙眼前,苏茹玥也是不敢出现,最终还是唐家的长子长孙唐丰雨带着唐丰玲和唐丰玉到历山县表示慰问。

  封啓祥对待唐家的态度与他爹封言勇一脉相承,唐丰雨这次到历山县也是硬着头皮,他觉得自己没准连表弟的面儿都见不上。

  做好吃闭门羹的心理准备,当被人迎进桃庄,见到封啓祥,唐丰雨还云里雾里,不敢相信事情居然这么顺利。

  封啓祥坐在堂屋的主位上,整个人不咸不淡,仿佛与人隔着千重山万重水,什么也没法让他提起兴趣。

  “表……”唐丰雨一开口,被封啓祥淡淡地看了一下,他鬼使神差地把“弟”字咽回去,改为,“侯爷!”

  唐丰玲自诩见过世面,顿时觉得堂哥太上不了台面,明明是认亲最好的时刻,喊什么侯爷,生生拉远了关系,“丰玲见过表哥!”

  唐丰玉也赶紧跟着喊表哥。

  两人如此,却是把唐丰雨置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你们来……”封啓祥顿了顿,又不紧不慢地问,“有什么事?”

  “呃……”被那双平静得没有波澜的眼睛看着,唐丰雨一时语塞,没说上来,唐丰玲上前,站在堂哥的侧前方,“表哥,两个月前,丰玲与丰玉去京城,有幸见到表嫂,表嫂对我们提点良多,原本还约了下次京城再会,万万没想到……”唐丰玲眼里饱含着泪花,看上去,是真难过啊,“表哥还请节哀,人死不能……”

  “她都跟你们说了什么?”其实这才是封啓祥让他们进来的原因,他想知道她过去的一点一滴。

  “啊?!”唐丰玲一怔才知道封啓祥的意思,于是将事情描述了一遍,当然,她少不得要夸大表嫂对她们姐妹俩的看重,只差没明说表嫂拍板承诺帮她们嫁入高门。说完通州一别,她又补充道,“表嫂还说下次邀我们入住定远侯府,表哥时常出战,她一个人,也是寂寞。”

  唐丰玲想得极美,要是表哥为了兑现表嫂的话,邀她们入住侯府,她也许就有机会嫁给表哥当侯夫人了,而且别人都说皇上只是想冷一下表哥,迟早回复用……

  “嗯……”听了想听的,封啓祥示意周长乐打赏,而他自己,则起身离开。

  “啊?!”堂兄妹三个顿时傻眼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管他们明不明白,最终还是被请到了桃庄外,唐丰雨手中多了一百两银子。

  有好事者见了,嬉笑道,“兄弟,你们也来给侯爷讲故事啦。哟,一百两,故事不错啊。也是侯爷大方,上次我跟侯爷说一件乔公子的小事,他打赏我一锭银子,足足十两,咱这辈子就没有过这么多银子……”

  旁边人说什么,唐丰雨已经听不到,他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直响,眼前一阵发黑……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113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