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她可能没死

第六百一十一章 她可能没死

  封啓祥想还原一个真实而完整的乔岚,最应该问的是她的左膀右臂,叶飞天和俞大拿,可这两个人,一个在乔岚坠海的同时也跳入海中,同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俞大拿,他在听到主子的死讯后,心灰意冷,匆匆将唯一的闺女小蝶嫁给方小勇后离开凤阳,至今不知所踪……

  入夜,封啓祥捻着佛珠看自己整理出来的《吾妻札记》,有几件事他怎么想都想不透他的岚儿意欲何为,包括她奇怪的梦话,她对粮食的执着,她与通州唐家的交易,她去南疆之前将历山县产业悉数转给妹妹陈月牙……

  这些事情单个来看没什么,凑一块来看,总让人觉得背后颇有深意。

  他翻到自己出征前的笔记,那段丑通过唇语读到的乔岚的话:你不能跟我走……你无需担忧我,我与溪公子完全能应付……我是要回到原来的地方,那里有我割舍不下的人,哪怕对不起他,我也要离开……

  他的心隐隐抽痛,脑子里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捉不住,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很重要,想要细究,却又没了头绪。

  “子!”封啓祥喊完,暗卫头领应声出现,“主子!”

  “让丑来见我。”

  “丑……”子的迟疑令封啓祥心下不快,问道,“怎么?”

  “需要点时间!”

  “一天之内,我要见到人。”

  “是!”

  第二天晚上,丑被人抬到桃庄。他没能护住乔岚,严重渎职,南疆战事一结束,就被召回暗卫营领九百九十九杖刑,撑过了再断一臂,并从暗卫营里除名。为了让受刑的人撑过九百九十九杖,杖刑分期进行,并辅以治疗。直到这一天,丑的杖刑还有三百八十八杖……

  封啓祥只知道丑受罚,却不知道具体,冷不丁看到瘫躺在地上的丑,他愣住了,“这是何故?”

  “暗卫营的规矩!”子回复道。

  封啓祥见惯生死,比丑更惨的人不是没见过,此时却有点于心不忍,他知道他的岚儿与波汶军周旋时一定曾千方百计保住丑的性命,如果她知道丑现在落得这个样子,一定会难过的吧。“把他抬到软榻上!后面还有什么惩罚,都取消,再找人给他好好医治。”

  “主子,这不合规矩。”

  “什么是规矩,我就是规矩!”封啓祥眉毛一横,子只能妥协,“是!”

  服用清神丸的丑很快苏醒过来,看到封啓祥,他竟然眼前一亮,好似等这一刻很久了,“主子!属下……有要事……回禀!”

  “你伤得不清,先疗伤,旁的……迟点再说。”

  “不……主子,这个很……重要,属下决定……岚公主的事……有几个……疑……疑点。”

  闻言,封啓祥浑身一僵,这不正是他找丑来的原因。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原来不是自己感到奇怪,旁人也有所察觉。

  封啓祥莫名觉得自己不会喜欢丑给自己带来的消息。

  “属下以为,岚公主好似曾计划着要去什么地方。”

  岚公主好似曾计划着要去什么地方……岚公主好似曾计划着去什么地方……岚公主好似曾计划着去什么地方……简简单单一句话,炸响在封啓祥的脑海里,这一瞬间,他捉住了事情的关键节点,所有的疑点也迎刃而解。

  她筹集大批粮食,她答应通州唐家的事,她将产业系数交给妹妹,她和叶飞天之间奇怪的对话……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如果前提是她打算离开这里去什么地方,所有的问题将不再是问题。

  只是……真的如此吗?再怎么不敢相信也抵不过基于现实的怀疑。

  岚儿有许多事情瞒着自己,她从未真正信任过自己,原来琴瑟和鸣是假的,夫唱妻随是假的,举案齐眉是假的,都是假的,那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这些想法喷涌而出,令封啓祥心肺欲裂。

  看到主子几欲疯魔的状态,丑大惊失色,“主子!主子!岚公主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最终,她也为了您奔赴沙场,所以她对您的情义绝不掺假。”

  “对!对!对!”封啓祥一连说了三个对字,才将情绪压下来。她心里有我,所以才不顾自身安危,去战场上找我……

  冷静下来后,他将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还真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我受伤是意外,所以岚儿去南疆也是意外,她本来要去的地方好像是她的封地凤阳,那么……她有无可能没死……

  小骗子,既然骗,就一骗到底吧!

  这时候,封啓祥居然希望乔岚从始至终都在骗自己,包括坠海,起码她还有可能活在这个世上。如果她还活着,他便是上天入地也要把她找回来。

  这天,陈月牙已经准备就寝,单红萱进来禀告说大姑爷来了。

  “姐夫?!”姐夫不是莽撞之人,半夜三更来过来,定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陈月牙重新穿好衣裳出去见封啓祥,结果人家来却不是找她,而是见了单紫萱、宝石和俞小蝶。她差人把三人叫过来,问怎么回事?

  “大姑爷问了奴婢夫君的事。”宝石不幸丧夫,成了寡妇,黑色的衣服令她看起来分外凄凉,“他看上去有点着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前后不到一炷香时间。

  “大姑爷找奴婢也是为了奴婢爹的事。他想知道奴婢爹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事,做奇怪的事。”俞小蝶的面色十分憔悴。

  “俞总管还是没有消息?”

  “……”俞小蝶没有说话,垂着头摇了摇。她爹突然出走,音讯全无,她也是急得不行,又毫无办法。

  单紫萱被问及的人是玉溪!

  自家姐夫来了又走,陈月牙一时间也抓不到头绪,想着第二天再去问清楚,可当她第二天去桃庄,却被告知,她姐夫已经连夜离开桃庄,约莫是从西岸回去后就火急火燎地走了。

  封啓祥骑着惊风,马不停蹄地北上,他要去一个能为自己答疑解惑的地方。

  京城东北,天湖山上护国寺。

  在护国寺惨案里受伤不轻的向圆大师已经基本痊愈,但他已经不参与寺里的庶务,平时基本上都在闭关,潜心修行。这天,向圆大师的净室破天荒地敞开门口,看到的和尚赶紧去报告虚云主持,虚云小主持又去找向圈大师。

  两人来到向圆大师的净室前,“师兄/师祖!”

  里面传出一个轻缓而空灵的声音,“虚云,来。”

  堪堪七岁的虚云被推上主持之位后,迅成长起来,小小年纪已经有两分少年老成的感觉,他上前,施了一礼,“师祖请吩咐!”

  “有贵客从远方来,你代我前去迎接。”

  “是!”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11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