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泄露天机

第六百一十二章 泄露天机

  要说为什么要去护国寺,封啓祥也说不上来,只是直觉告诉他要这样做,而当他抵达护国寺,还没说明来意,就被虚云小主持引荐到向圆大师跟前,他知道,自己来对了。

  一见到向圆大师,封啓祥迫不及待地问,“大师知道本侯要来,那一定知道本侯为何事而来。”

  向圆大师就拿起粗陶水壶,往粗陶杯子里倒了一杯茶,然后推给他,“封施主来求药。”

  封啓祥施礼后盘腿坐下,端起茶杯,却没有喝,“对,本侯心里有恙,来求一剂心药。”

  “封施主的心病,无药可医。”

  “怎会,都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只要有心药,我的心病便能痊愈。”

  向圆大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浅酌一口,“世间心病千千万,心药亦万万千,一病求一药,一药治一病。封施主的药,已经不存在于这世间。”

  封啓祥心里一痛,不敢相信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线希望只是奢望,明明是岚儿骗了他,明明她还好好活着,明明……

  “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执念而已。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向圆大师才说完,粗陶水杯突然崩裂,在封啓祥的手中分崩离析,他把残片紧紧地攥在手里,手心处的刺痛让他勉强保持一丝理智,“大师,你能否告诉我,岚儿的来历?”

  “不可说,此乃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向圆大师的一句不可说便说明了很多问题,封啓祥又不是愚钝之人,如何能错过,“不可说天机……所以岚儿的来历果然不简单。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在她应该在的地方?。”

  “何为她应该在的地方?”

  “有她执念的地方就是她应该在的地方。”

  “不在了?”

  “不在了。”

  封啓祥没有继续追问,向圆大师保留了太多,他不欲再纠缠下去。他沉默半晌,说到,“感谢大师为本侯答疑解惑!本侯还有事,先告辞了!”

  “封施主,你的惑没有解,反而更盛于来时。执念太深,终成心魔。”

  “这是本侯自己的事!”封啓祥起身,“本侯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岚儿走的时候,有无遗憾?”

  “……”向圆大师立即没有回答封啓祥的问题,他沉默了,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封啓祥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离开,同样沉默地立着,等侯向圆大师的回答。

  半个时辰后,向圆大师站起身来,让封啓祥跟他走,这一走就走到天湖山圣地才停下来,向圆大师双手合十,对湖中的金塔进行朝拜。

  金塔金光粼粼,像是在回应向圆大师。

  “空虚是方外世界带着前世记忆的魂魄。”

  封啓祥一愣,才知道向圆大师说的是乔岚的来历,即那个不可说的天机,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沉默。因为紧张,他竟连呼吸都忘了。

  “由了尘师祖带到这里,成为陈家女,入世,救世。空虚是三世善人,福泽深厚,本是将侯之相,然,空虚对前世有执念,一直不曾放下,终是舍掉一切,归于虚无。”

  “走之时,空虚留下了两声叹息……“正是这两声叹息,让向圆大师决定泄露天机,于是带封啓祥来圣地,在师祖们的眼皮底下告诉他真相,即便这会折损他三十年功德。

  听到这样逆天的真相,封啓祥久久不能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向圆大师的话到他这里汇总成一句话,岚儿她没死!!!

  “岚儿……她……还活着?!“

  “生是死,死是生,生生死死,并无区……“向圆大师话还没说完,封啓祥已经听不下去,当即打断他,“向圆大师,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你也说了,她带着遗憾离开,可见她对本侯也有执念,你如何忍心两个有情人终不能成为眷属。大师,她是三世善人,佛门应当予以庇佑,让她有一个完满的人生,而不是抱憾终身……“

  封啓祥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此时的他,恨不得伸手扣掰开向圆大师的嘴,自己把办法抠出来。

  “哎……“这个叹息是向圆大师皈依佛门以来的第一个叹息。一步错,步步错!既然因起于师祖,便由由我来结果。

  要去另外的世界,可以,前提是凑齐三样东西,执念之源,彼端之物和滔天之能。

  执念之源在于封啓祥,他对乔岚有执念。向圆大师表示滔天之能他会想办法,而封啓祥要做的便是找到一件彼端之物。

  乔岚变卖过几件现代物品,可封啓祥都不知道。他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件可能是彼端之物的东,林嬷嬷的菩提子手串。

  封啓祥对于自己能否离开去找乔岚信心满满,所以他开始着手安排后事。

  这段时间,封其荣正好回京城述职,他计划着述职之后去历山县看望堂哥,冷不丁听到下人禀告说侯爷回府了,他赶紧穿戴整齐去见堂哥。

  堂哥在堂嫂去世后,整个人变得尖锐而冷漠,每当靠近,他都忍不住怵。不管怎样,他都想堂哥,能尽快振作起来。

  听下人说侯爷去了祠堂,封其荣心里更觉怪异,祠堂不开则已,一开,必定是大事。

  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封其荣在在祠堂见到自家堂哥,出乎他意料之外,堂哥的精神还不错,好似回到了堂嫂还在的时候。

  “三哥……”

  “荣弟,你来啦!”封啓祥给了封其荣一个微笑,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封其荣顿时受宠若惊,“啊,来……来了……”

  “很好很好!”封啓祥一边夸封其荣,一边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太诡异了,封其荣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为好。

  “来,你与我一起上香。”封啓祥拿了两炷香,点燃并分给封其荣一炷。

  “三哥,我……”封其荣被吓住了。他是庶子,在封啓祥继承封家之前,连入祠堂的资格都没有。

  进入祠堂,他的封家血脉才得到承认,而与家主一起上香的意义非同小可,意味着他被家主看重,极有可能成下一任家主。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149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