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定远侯薨

第六百一十三章 定远侯薨

  封啓祥没有说话,他在等封其荣的反应。

  继承侯府封家?!封其荣从未想过,以前没想过,现在没想过,以后也……莫名地,他能感觉到封啓祥的坚持。

  “三哥,为何?”仅仅是一个情字而已……

  侯府封家的祠堂大门紧闭,没人知道,这一天,里面到底生了什么。

  封其荣于清晨时分进入祠堂,两个时辰后,祠堂的门终于打开,封啓祥从里面走出来并离开侯府,而封其荣独自一人留在祠堂里。

  周晓晴担心儿子,奈何她的身份不允许她进去,急得在外围团团转。

  直到傍晚时分,封其荣才从祠堂出来,手里拿着的赫然是斩月刀。他的面容有点狼狈,好似经过一番激烈的自我挣扎,然,眼光里却充满坚毅。三哥,封家我替你守着,有朝一日,你若是回来,定当还你一个更昌盛的封家。

  封啓祥离开祠堂后,就直接进宫。事实证明,宋真宗还是很在意他的爱将,这不,别人要面圣,需要一层层呈报,多半还见不到,估计也就是当朝宰相展吹浪有这说见就见的待遇。

  宋真宗还当他的爱将终于好了,满心欢喜,想着是不是把他派到北疆去,哪知道封啓祥是来交兵符的。

  捏着那半块在定远军那里形同虚设的兵符,宋真宗只当封啓祥死性不改,还专门来调侃自己,气得把他定远侯的封号都收了,还扬言要把封号给他的庶弟封其荣。封啓祥求之不得,出宫后就去了封家陵园,并在里面待了整整一个晚上……

  凌晨,封啓祥站在无涯山之巅,沐浴在万丈霞光之中,跟随他半年的封家死士再一次蛰伏起来,等待封家血脉的再一次召唤,故而此时,他身边只剩下封一几个。

  “封一!封二!封三!封四!封五!”封啓祥的目光投放向远处,那正在云海里喷薄而出的朝阳上。

  “属下在!!!!!”封一几个齐齐应声。他们并不知道主子与向圆大师谈了什么,但从主子把斩月刀留给四少爷,他们就知道主子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

  “你们跟着我,多久了?”

  “七年又六个月!”

  “七年六个月,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封啓祥小声嘀咕一句,然后说,“到此为止吧,你们各自散去。”

  “爷,属下几个一日是您的侍卫,终身是您的侍卫,这个绝不因为您的身份地位而有所改变。”封一说,其他四个附议。

  “你们要做的是守卫封家,保护封家的血脉。荣弟日后将成为封家新一任家主,我要你们去帮他一把。”

  “爷,老侯爷说,属下几个不需要守卫封家,只需保护爷一个即可。”

  “……”

  封啓祥到底没有坚持遣散封一几个,除非把老侯爷复活让他收回守护三少爷的人命令,或者把他们杀了,否则他们至死都会跟着他。

  宋真宗被他的爱将气得够呛,思来想去几天,越想越恼火,让太监总管常德去宣封啓祥进宫,打算臭骂他一顿,然而,常德火急火燎地去定远侯府,却找不到人,定远侯府里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问封其荣?封小将军前两天出去南疆了!快马加鞭追回来也得三天后……

  也就是禹亲王这时候站出来说明,一道悬赏令才没有布出来,原来,定远侯封啓祥跟着禹亲王的船出海了!!!

  禹亲王的海船因南疆的战事而停航,如今南疆的战事终于结束,于是重整旗鼓南下。五天前,船队临出当晚,封啓祥找上禹亲王,表示愿意为他压船南下。

  禹亲王还多嘴问了一句他下南洋的目的,他说自己受到爱妻的召唤,必须去一趟波汶,否则抱憾终身,就算不坐禹亲王的海船,他也会通过其他途径去。

  此时,他只是一个闲散王爷,身上没有任何职务牵扯,禹亲王没有不肯的,于是双方就愉快地决定了。

  闻言,宋真宗一个不小心碰掉自己最喜欢的琉璃盏,五彩的琉璃碎了一地,折射出一阵阵刺目的光芒。

  一个月后,噩耗传来!禹亲王的海船在南洋海域受到海贼的袭击,定远侯大杀四方,一举斩杀海贼头目,自己却不幸落海……他带去的几个人为了救他,同样丧身于波涛汹涌的大海。

  宋真宗将消息压下,又派人去南洋寻找……一波又一波的人派去,均无功而返……

  凤阳公主府里,有一个洒扫婆子,终日不说话,每天只知道埋头扫地,谁又知道,这样一个灰头土脸的老太婆竟然是岚公主生前颇为看重的林嬷嬷。

  林嬷嬷在主子“死”后,就自请做洒扫,一如当初她还没遇到主子,在姚家做的事一样。

  她偶尔停留下来,默默地捻着手里的菩提子手串,为逝去的主子祈福。

  听人说起定远侯的痴情与鲁莽,她也曾驻足,末了,便拿起扫帚继续打扫地上的落叶,只是她的动作比之前还要迟缓,久久没有扫完一个院子。

  这天入夜,她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小屋,打算休息,突然感觉到一道强大的威压,她迅转身……

  “是你!!!”

  “嬷嬷,别来无恙?”封一淡然地向林嬷嬷打招呼,好似他这个本应该跟定远侯一起在南洋海域遇难从而下落不明的人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向嬷嬷借一样东西,菩提子手串,还望嬷嬷能割爱。”

  “……”林嬷嬷的右手习惯性地抚上右手腕的手串,没有马上回答,看着封一,半晌才问,“是你借,还是你主子借?”

  “有何区别?”

  “倘若是你借,那么老婆子很抱歉,倘若是驸马爷借,也不是不可以,但老婆子要见他一面。”

  三年后,宋真宗才放弃派人寻找定远侯,对外宣布他的死讯,追封昭武王,以国丧规格丧,届时,举国哀悼。

  岚公主死于南疆保卫战,定远侯保卫了南疆,却也死于对亡妻的思念,说是殉情也不为过。两人同是死于海上,被无情的大海吞噬,尸骨无存,何等悲壮。

  南岳自此改为祥岚郡,用以纪念为国捐躯的岚公主及定远侯夫妇俩。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149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