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坐收渔利

第六百二十三章 坐收渔利

  棕熊兽记仇是一定的,没想到这只不但记仇,还很小心眼,所以它一爪子把张翰拍飞,又狂奔过去把他踩住,用那只完好的前肢把他的右臂活生生扯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骨肉分离的痛令硬汉一般的张翰撕声裂肺的惨叫起来。

  棕熊兽正要给张翰最后一击,李默从夏冬那里拿了一杆狙击步枪,准确无误地射瞎棕熊兽的一只眼睛。

  “嗷!!!”世界黑了一半,棕熊兽的怒意更上一层,回过身找罪魁祸首,李默再次冷静地扣动扳机,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棕熊兽的另一只眼睛,这次棕熊兽已经有所防备,巨掌一挥,子弹泯灭在它的皮毛之间。

  张翰拼着最后一口气,在自己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脚下的人突然变成一块冰坨,棕熊兽对“死”物没有兴趣,于是转身,冲向刚刚伤害它的李默……

  李默扔掉狙击步枪,用他的四级金属异能,控制那枚成功打入棕熊兽大脑的子弹,炸开,重组,炸开,重组,炸开……

  也不知这头棕熊兽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明明已经被炸了数十回,整只熊还没倒下,并矢志不渝地冲向李默。异能枯竭的李默心如死灰地杵着,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比人还粗壮的熊掌带着风挥到眼前,突然毫无征兆地断了,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巨刃砍下来,整个熊掌跌落在李默身上,直接砸断他一根肋骨,但这点痛与死亡相比,还是小菜一碟。

  “嗷嗷嗷嗷嗷!”棕熊兽终于支撑不住,倒在李默一米开外,庞大的身躯堆成一座小山。

  棕熊兽死了,而那五个人,两死一重伤,还有一个异能枯竭,唯一能自如活动的人是空间异能,没有战斗力,这局面恰恰是乔岚最想看到的,虽然乘人之危一点儿也不大丈夫,这时候她可以毫不脸红地说她不是大丈夫,而是小女子。

  “多谢两位出手想救!”小个子夏冬说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奔过去把自家老大从冰疙瘩里拖出来,拿出伤药给老大处理伤口,“老大,你忍忍,我马上带你回去,小灵一定能把你治好。”

  “你们是谁?!”自己的命是人家救的,可李默却没法对这打扮怪异的两个人提不起一丝感激之。这两个人穿着帽衫,年纪很小,高个子面相很出色,较矮的那个戴着口罩,只露出眼眉,看起来也是不俗的长相。他怀疑这两个小鬼一直冷眼旁观他们与棕熊兽厮杀,等他们两败俱伤之后才站出来做婊/子立牌坊。

  “呵呵!”乔岚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隔着口罩,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诡异。其实她还满欣赏这几个人,危难时刻,不离不弃,正因为这份欣赏,她决定放他们一马,“我能救他!”她指的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张翰。

  “真的?!”夏冬喜出望外,看过老大的伤势,他很明白,晒谷场离研究所还有几公里,再不治疗,老大根本撑不到回去找小灵。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不过,我不做白工,我救他,你把你空间里的武器给我。”乔岚说完,夏冬不禁大惊失色,没想到自己的底牌已经被对方知道,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乔岚又加了两个字,“全部!”

  “夏冬,别……别信她!”李默脱力,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干吼。

  “不信没关系,那我们走了。这只熊算我们一起杀的,晶元我拿着,其他归你们。”乔岚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样分配有失公允,要不是她,剩下这三个人也没有命活着离开,自己还把整只熊给他们,真是太太太大方了。

  “你……”居然有人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李默气得心肝脾肺肾无一不生疼。

  乔岚两道空间刃过去,把棕熊兽已经带伤的腹部切开,用木棍搅和搅和,把棕色的晶元拨拉出来,眼见着李默对她的分配有意见,她冷冷地看着他,“我原本想等棕熊兽把你们都撕了再出来,欣赏你们不离不弃才提前出来,救下你们三条命,现在救命之恩就不用你们报了,只是分一块四级晶元,怎么,你还有话要说?”

  “……”从未有人将“趁火打劫”说得如此出尘脱俗,反正李默无法辩驳,要是两个小鬼就这么走了,留他们仨在这里……他们也撑不了多久,嗅着血腥味的异植开始往这边疯长,不出半个小时就能将这里淹没。研究所那边还有几个队友,估计已经架好锅,等着他们回去一起庆功。

  这次是他们翰天小队托大了,以为对于四级异兽,不算太难,队长还亲自出马,想着速战速决,没想到……后果竟是如此惨痛。

  “等一下!”李默叫住作势要离开的乔岚,咬着后牙槽说,“一半,不能再多了!留一条活路给我们。”损失两名成员,队长断了一臂,生死未卜,要是再没了武器,翰天小队的处境将会非常艰难,说是从云端跌入谷底也不为过。

  乔岚回过身来,沉吟片刻后问,“你们这一趟是帮b市剿杀王小川的研究小组!”

  李默脸色又是一变,震惊过后,他看着乔岚的眼神有点凶狠,“原来你们是那群小白眼狼请来的帮凶,怪不得,原来在这儿等着我们呢。”

  帮凶?!乔岚纳闷了,她最多是看羊群的牧羊犬,可不是什么大野狼,“他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帮他们,怎么就成了帮凶?倒是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他们赶尽杀绝?b市许了你们什么好处?”

  “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呸!”李默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以示心中的鄙视之情,“他们恃宠而骄,b市给他们创造研究条件,出成果了,他们反过来漫天要价,现在更是弃b市几百万民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破坏b市的净水循环机,盗走净水系统的机密资料……”

  李默言之凿凿,要不是先认识了王小川一伙,要不是先对b市有嫌隙,乔岚可能就信了他的话。

  她等李默喷完,心平气和地把自己知道的版本告诉他,李默一开始是不信,但渐渐地也琢磨出不对劲儿来,到后面,跟他的名字一样,沉默了。

  “这件事情,不能说王小川他们完全没有错,但b市领导层做了初一,就不能怪他们做十五。至于b市为什么不肯救博山夫妇来安抚王小川他们,应该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博山研究所于五十年前在b市成立,后来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整体迁到南方。”乔岚的声音不急不缓,很有说服力,“当时,博山教授就说过,这辈子他都不会在踏入b市。”这段往事其实是姥爷告诉她的,她只隐约记得。

  “那个……”夏末慌乱的声音突然插播进来,“求求你们先救我们队长,他快撑不住了……”

  “……”乔岚没有应声,沉默地看向李默,后者一咬牙,“求你们救救我们队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250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