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父女相认

第六百三十四章 父女相认

  乔演并不是一个好父亲,以前,他总是很忙,忙得错失了乔岚的童年又错失少年,妻子死后,岳父华拥之接走乔岚,他也以部队为家,出一趟任务就是几个月,父女相见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也说不上熟悉。有一次乔岚来部队探亲,他去接人,居然接走了另外一个同样去探亲的女孩,而乔岚只不过剪了个短发,戴了一副墨镜而已……

  乔岚敢大大咧咧出现在乔演面前,以为自己只露出眼睛,他一定认不来,毕竟她小了,也矮了她……结果呢,乔演看到她,第一眼是震惊,第二眼不敢置信……

  “岚岚!!!”

  乔岚长得像她的妈妈,尤其是眼睛最像,换了一个身体,亦然,偏偏她只露出最相像的部分,单从眼睛,乔演就认出了自己失踪几年的闺女。

  计划好的明修栈道,计划好的暗度陈仓,爸爸,你不是应该认不出我的吗,呜呜呜呜……太突然了,乔岚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就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中。

  “岚岚,爸爸的岚岚回来了,爸爸的岚岚终于回来了……”乔演喜极而泣,不顾现场还有自己的兄弟,居然流泪了。

  “爸……”乔岚从不知道自己的爸爸还有这样真情流露的时候,特别是对她。小时候,爸爸就极少抱她,长大了更是没有,这是一个久违的怀抱。此情此景,她鼻子一酸,眼泪哗啦啦往下流,“爸爸,我好想你,他们害了我,我去了别的地方,回不来,好怕好怕……”乔岚抱着乔演嚎啕大哭,把这几年所承受的负面情绪通通发泄出来。

  乔演狂喜之下,也是一愣,发现自己和闺女甚少有这么亲昵的时候,被女儿依赖着的感觉真不赖,“是爸爸不好,没保护好你,以后不会了,爸爸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一直……”

  “呜呜呜……”

  黎长战和林文治相对而视,很有默契地转身出去,顺便把门带上。父女俩久别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他们不便在场,如有需要他们知道的,大哥会告诉他们。

  乔岚正哭着,头顶传来一声闷哼,抬头看到乔演的神色不对,似乎在隐忍痛楚,身上还有电花闪现,她立刻想到他异能暴乱的事,当即顾不上哭,从空间里拿出水囊,凑到乔演嘴边,“爸爸喝一口。”

  这哪是喝水的时候,乔演松开怀抱,就要把女儿往门口推去,他怕等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伤了失而复得的珍宝。

  “爸爸,这是药,比舒缓剂还管用,你快喝一口。”乔岚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她再次把水囊凑到乔演嘴边。

  原来是药!女儿给的,就算是毒药,乔演也心甘情愿地喝下,绝不带一丝停顿。就着乔岚递过来的水壶,他匆匆喝了一口,还要把人送走,入口的液体带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暖流从唇齿之间顺着喉咙流到身体里,然后游走于四肢百骸,原本体内横冲直撞的异能也逐渐平缓下来……

  “这是?!”乔演看向乔岚手里的水囊,“这是什么?”

  “灵酒!”乔岚骄傲道,“用灵泉火灵芝人参鹿茸枸杞炮制的药酒。”她没好意思说是自己做的毕竟就是各种材料浸在一起,起主要作用的还是灵泉。“爸爸,你好些了吗?”

  何止好一些,简直不能再好了,这大半年来,他无时无刻都在经受异能爆款的痛楚,间或爆发起来更是要人命,“岚岚,这酒从哪儿来?”

  “爸爸,你听我说……”乔岚用绝对领域隔出一个真空带,确保她的话不会传出去后,开始向乔演讲述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故事。这世界上,能让她无条件信任的人屈指可数,姥爷,爸爸,玉溪……还有他……

  乔演这个冷静自持了半辈子的人,一会儿也一惊一乍起来,反应没有最剧烈,只有更剧烈……

  “什么?!你是你,又不是原来的你,小了足足七岁?!”没看出来……

  “什么?!你去了别的时空,在那边还有父母家人,他们对你很不好?!”断绝得好……

  “什么?!那混小子是谁?他怎么敢这么对你!”混小子别落我手上……

  “什么?!你被那个时代的皇上认作妹妹,还册封公主!”

  乔演的惊讶在听到乔岚嫁给那个混小子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的心突突突跳得厉害,脑子里只有四个字“岚岚已嫁”,好半晌,他才把铺天盖地的不甘压下去,颤着声音为,“他……他有没有……欺……欺负你……”

  “有!”

  “啊啊啊啊啊啊!”乔演气得想杀人,“他怎么敢,你才十六岁,还这么小,他……他禽兽!畜生!他人呢,人呢,有没有一起回来?我要见他,立刻,马上!!!”他就要出门去叫人,身后传来乔岚急急的声音,“他没跟我回来!”

  “天杀的!他怎么敢弃你于不顾!”乔演自己脑补一场女儿被人“始乱终弃”的桥段。始乱终弃是有,但角色对调了,是他的女儿始乱终弃了人家。

  “爸爸,是我不告而别,他不知道。他有他的责任,我有我必须走的路,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有缘无分。”

  “啊!”乔演顿时偃旗息鼓,原来是女儿甩了人家,那就……就这样吧……

  看着乔演的反应,乔岚的脸上扬起了淡淡的笑容,就像婆媳关系不可调解,翁婿之间也是如此吧,要是有可能,真像想看看两个人见面的场景,可惜……她的微笑中带着些许的落寞。

  乔演立志要补偿女儿,要做个好爸爸,所以特别在意乔岚的情绪,看到她的神色,心里咯噔一下。“岚岚,你……”

  似是知道乔演要问什么,乔岚点头,爽快地应承道,“嗯,我爱他!”

  爱,岚岚用上了爱!乔演骇然。他也爱过,那就是岚岚的妈妈,因为爱她,他心里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因为爱她,当她不在了,他只能在回忆里继续爱她,因为爱,孤苦一生的苦,他甘之如饴……可他不愿女儿受这种苦,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怎么能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岚岚还小,小孩子家家,哪懂什么爱不爱,基地里这么多优秀的男子,一定有配得上岚岚的豪杰,我得慢慢挑,仔细挑。

  乔岚继续讲述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历,也许是吃惊太多,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也许是记挂这女儿的情感归宿,乔演的反应相比之前和缓了许多。

  讲了足足三个小时,乔岚才把自己在异时空的经历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末了,她还带乔演进自己的空间,在空间里,一待就是一个小时。

  女儿有这样的际遇,幸也不幸,他严肃认真地告诉乔岚,所有关于异时空,关于种植空间的事,都不要再提起,对此,乔岚没有不应的。

  为了以防万一,父女俩一合计,对乔岚这几年的行踪编了一个模棱两可,试试而非的故事。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414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