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姥爷来了

第六百四十一章 姥爷来了

  听女儿描述赵兰方才的举动,乔演神色黯然地沉默半晌没有说话,知道赵兰另有企图说一回事,真正面对她的背叛又是另一回事……

  赵兰之于他,绝非可有可无的路人甲,毕竟相处了四年,不说感情深厚,却也是有点儿在意的,如果她的错处不大,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一只养不熟对白眼狼……

  黎长战暗恨赵兰这个白眼狼的同时也无比庆幸,幸好真的侄女已经回来,不然大哥和老a基地被人坑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长战,那边可安排人?”既然知道对方怀揣着狼子野心就不能再听之任之,得尽早取缔。

  “大哥放心,这事由我负责,已经吩咐第一支队全城盯梢。”拔出萝卜带出泥,全城盯梢之后还真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原先几个名不转经传的异能狩猎小队居然是一伙的,而且都隐藏了实力,“他们的来历还在查,虽然不能肯定,但十有八九是B市的人。现在还蛰伏中,很难抓到尾巴……”

  乔演和黎长战汇总信息的时候并不避讳乔岚,乔岚默默地听着,等他们说得差不多之后,才开口问道,“爸爸,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B市和我们老a基地有什么过节,让他们咬着我们基地不放?”好像一开始老a基地也没有不服从B市的领导,可B市总是揪着老a不放。

  黎长战惊叹侄女的敏锐,因为这个问题也正困惑着他们。

  乔演眉心紧锁,回答道,“B市从末世开始就和我们不对付,我和叔叔伯伯们特地讨论过这件事,始终找不到B市针对我们的原因。韩朝叔叔你还记得吗,末世前是B市的市高官,现在也还在B市,他托人给爸爸传过消息,说B市之所以针对老a,全赖B市顾司令的儿子,所有针对老a的决定都由他促成。”

  “顾司令的儿子……和赵兰接触的人好像叫顾少……”乔岚眼里闪过一道暗芒,“是同一个人吧。是不是末世前起过冲突?”老a基地距离B 市基地那是相当远,断然不会碍了B 市基地什么事,只能是私仇,可就算有仇,天灾人祸之下,总该先放一边吧,何至于像疯狗一样追着咬。

  乔演无奈摇头,“顾司令原来就是B军区的副总司令,现在是B市的一把手,他的儿子叫顾有年,原先也是见过的,是一个很腼腆的少年,针对老a基地,不像是他会做的事,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

  “爸爸,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再则,末世来了,改变的不止这个世界,还有人心。”其实乔岚更想说,爸爸你还是别太相信自己的眼光,近在眼前,看看赵兰就知道了,为着维护爸爸的光辉形象,她才没有说得太直白。

  甭管是谁,胆敢把手伸到老a基地,来一只剁一只,来两只剁一双……乔岚有这个自信,就算B市派出五级异能者过来也讨不了便宜,谁让她家玉溪不仅仅是五级异能者这么简单!

  乔演又和黎长战商量起布局来,可说着说着,他突然间脸色一变,问今天几号。听他这么一问,黎长战的脸色也在刹那间凝重起来,“十四了……”

  “怎么了?!十四号怎么了?!”乔岚不由跟着慌神起来。

  “事不宜迟,长战你立刻去北门守着,务必让老爷子回转,这个月都别来了,以免着了B市的道儿。”

  黎长战应声离去,乔演才和乔岚解释起来,他口中的老爷子不是别人,正是乔岚的姥爷华拥之。现在的老a基地和华拥之的丧尸城相距过百里路,在末世里,百里路算是相当远的距离,但二者之间并没有因此失去联系,每个月的十五入夜,华拥之都会拜访老a基地,说是拜访,其实就是找乔演,然后翁婿俩个不尴不尬地枯坐一个晚上,华拥之会在天亮之前离去……这两年来,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亲丧尸,反人类”是B市给老a基地套上的罪名之一,可见并非空穴来风,只不过在异兽和异植日间强大并鲸吞蚕食人类生存空间的今天,丧尸与人类的矛盾也在弱化。丧尸和人类一样,也在与异兽异植抗争,是为不可说的盟友。

  老a正值多事之秋,如果岳父这时候来,难免会被有心人盯上。

  乔岚也记挂着姥爷,她多想再了解了解姥爷的事,当务之急却是姥爷的安危。爸爸说姥爷通常是十五夜圆日出现在北门,然后他也会去北门接他……通常情况下是这样,那如果是特殊情况,比如……

  想到一个可能,乔岚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爸爸,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姥爷听说你被人暗算生死未卜,他会……会提前来吗……”

  “你是说……不,不会,我中毒的消息今早才爆出,没有三五天传不到别处去……哎,不好!!!”如果有人暗箱操作,那么还有什么不可能。

  乔演霍地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冷不丁想起他现在还得瘫着,更不能出现在人前,他脚下猛地一顿,回过身来拉住乔岚的手,着急道,“岚岚,你立刻去北门找黎叔叔,让他派几个风系异能者分开几路去拦截你姥爷,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不能让姥爷这时候来老a!”

  “好,我现在就……”乔岚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睛里充满了不敢置信。

  “岚岚?”乔演转身,顺着女儿的视线看过去,透过诺大的钢化玻璃落地窗,远远地看出去,刚好能看到英雄广场的一座英雄纪念碑,这是他最爱瞭望的风景,而此时此刻,纪念碑顶端多了一个绰绰约约的身影。

  狂风中,衣衫猎猎,瘦削的身影却稳稳地站立着,一双猩红的眼眸一目不错地看着远方的一扇窗户,仿佛看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

  水雾凝成泪花,化作泪珠,兀地滑落,姥爷……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752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