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神仙斗法

第六百四十四章 神仙斗法

  叶飞天一行人本来还在“软禁”中,基地里生动乱之初,他们还不知道,冷不丁玉溪站起身来,一个闪神就不见了,很快他们也了解到基地生的事情,在拿不定主意怎么办的时候,莫奈的预见异能告诉他们,计划有变,他们再继续“软禁”的意义不大,还不如出去“搭把手”。

  这就是叶飞天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然而,最先察觉异样并离开的玉溪却不见踪迹。

  这一天,农历十五,明月高悬,皎白的月光把夜映照得有如白昼一般。老a基地里,两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整个基地里一片混乱。

  神仙斗法,小鬼遭殃。除了激战双方,更多的人只是浑身瑟瑟地躲起来,避免被战火波及。

  察觉到不对劲儿,从主楼出来的玉溪没有去找乔岚,而是去了位于老a基地的中心广场,此时此刻他就站在中心广场的纪念碑之下。

  炮火纷飞中,他气定神闲地站着,好像一个游客在琢磨眼前的碑文和浮雕,他抬眼看了看高耸入云的纪念碑,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双手合十,嘴巴快地张合着,吟唱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经诀,约莫三分钟之后,他突然出掌,狠狠地击打在纪念碑的基石上,以他落掌之处为中心,一股气流激荡开来,瞬间向远处传播,出了老a基地,又向外扩几公里才停止,被笼罩其中的异植突然就温顺了,不再张牙舞爪地扩张地盘,那些摸到基地边缘的异兽仿佛受到巨大惊吓了一般,撒腿往更远处逃窜……

  “嗯嗯!”玉溪对自己的杰作表示充分的肯定。他身上的封印已经解除,原本属于他的神莲诀也重新觉醒,就算他功力尚浅,布个结界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他看不上异能,可那些人打起来,破坏力也是杠杠的,若是不布置结界,尘埃落定之后这个基地也要不得了,所以他还是辛苦一点,给布置一个结界,回头恢复起来是分分钟的事情。

  忙完一件大事,玉溪的脑海里便听到乔岚的呼唤:玉溪,玉溪,你在哪儿?救救姥爷!他轻叹一声,“哎,没有爷,她果然什么事都办不好。爷就是一个可怜的劳碌命。”

  任劳任怨,劳苦功高的玉溪转身,一个起跃消失在原地,但并不去往乔岚所在的那栋楼。隔靴搔痒这样的事,他堂堂神莲子不屑于做,他喜欢釜底抽薪,他还喜欢射人先射马,他最喜欢擒贼先擒王。

  几乎所有潜入老a基地的人都已经暴露,漏网的唯有三条鱼,却也是最大的三条鱼。这三条鱼躲在不经意的地方,以雷霆之势搅浑了老a这潭水。

  周盈的目标很明确,只是华拥之而已,苏金乐和滕韫来也是为了保护周盈,所以并不出手,只矗立在瞭望塔之上,一直以来人一等的实力让他们习惯性地用一种隐士高人的姿态冷眼旁观芸芸众生在苦苦挣扎。

  察觉有人往瞭望塔这边来的时候,他们并未重视,因为对方只身一人,而且气势很弱,即便是冲着这瞭望塔而来,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蝼蚁而已,不值得他们分一丝心神。

  两人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周盈身上,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打断她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也就在这时,异象丛生!!!

  玉溪在瞭望塔下面站定,双手合十,再次咏唱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经诀,与刚才布置结界时的悄无声息不同,这次随着他的咏唱,金色符文从他的口用如长链一般地涌出,缠绕着整个瞭望塔盘旋,飞转……

  苏金乐和滕韫所看到的异象就是空中游动着的金色符文,他们暗道,不好!!!下意识地转身要带周盈离开,这边周盈也不得不停止对华拥之的精神力攻击,挣扎着站起身来,“怎么回事?”

  她察觉不到任何异能的波动,但眼睛能看到的总不会是骗人的!在空中盘旋的符文?!这样的异能简直闻所未闻。

  三人尝试着用异能去攻击那些符文,然而,他们的异能像泥牛入海,碰到那些符文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先离开这里!”自从爆异能就高人一阶的周盈感觉到一种铺天盖地的压力。她的话得到苏金乐和滕韫的赞同,但很快他们就现,他们根本走不脱。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待在瞭望塔里,符文会按照一定的度和秩序在外盘旋,可一旦他们踏出瞭望塔,符文就会攻击他们,不停地攻击,直到他们退回瞭望塔……

  “小弟弟,我们谈一谈。”周盈大叫,对方不直接杀他们,只是禁锢,由此可见,一定有话要说,更有可能是想和他们谈条件,为了老a基地?!还是为了去B市分一杯羹?!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时候她不低头都不行。她大概是忘了,猫抓到老鼠后之所以不立即吃掉可不是为了和老鼠叽叽歪歪谈条件,而是为了逗趣。

  小弟弟……听到这个称呼,溪爷很不开心,他本不欲理会这三个人,牛脾气一上来,就施施然升空,停滞在瞭望塔巨大的窗口前,淡淡地看着里面的人,“想和小爷谈一谈,你等凡人,皆蝼蚁,还不够格!”什么叫恃才傲物,什么叫目空一切,这就是!

  看到玉溪,周盈三人皆是惊骇不已,不为对方的年轻俊美,也不为他比风系异能者更驾轻就熟的凌空姿势,而是为了他身上居然没有异能波动,这恰恰是他们早就现对方却选择无视的原因,到底是大意轻敌了。

  “小弟弟不知怎么称呼?”周盈按下心底的各种负面情绪,尽量放缓声音,温和地说话。

  “叫小爷溪爷!”如果玉溪有尾巴,此时一定是翘起来的,“不过小爷叫什么都与尔等无甚联系,尔等还是束手就擒,等着审判吧。”

  这……这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心性……不过也好,这样的人好对付得很!周盈三人心里有着同样的感慨,他们把玉溪当小孩子看,正想拿话哄他,谁知玉溪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因为他现有另外一群老鼠再打乔爸爸的主意,他得去救场,于是一个转身,消……消失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8780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