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叫饭(28)

第五百九十七章 叫饭(28)

  柜台一边有凳子,费腾过去抽了凳子坐,翘起二郎腿将药放在腿上。

  花生瓜子没要到,见费腾坐了,何不凡过去,将靠在柜台摞着的三四个凳子拿了个凳子,他将凳子放在柜台边。赫风走来,见何不凡要坐,他道:“给我也拿给凳子。”

  何不凡将拿下的凳子给了赫风,自又在摞着的凳子拿了个凳子,就在柜台边坐下了。

  赫风在费腾另一边坐了。他三个无事,看这客栈里头,吃饭的,等饭的,喝酒的。有好菜的味道,闻着就想吃呀。

  何不凡道:“这看人吃饭的劲,不好受呀?”他手按大腿拍着腿。

  看到那锅包肉,烤鸡,炖鱼,蒸虾,牛肉,赫风咽了咽口水,道:“这真馋人那,这香味飘来,真想吃呀。”

  “这看着真难受呀?”何不凡很想吃,却舍不得花钱。

  费腾看着也想吃,他拍自己的药:“咱坐这是忍受来了。”

  “你没牙也忍受呀?”何不凡问。

  “你这话说地,菜这香,看着又好,谁看到不想吃呀?”费腾看那些桌上好菜回他。

  “咱坐这是忍受呀。”何不凡看那些桌上好菜回。

  赫风看那好菜,只能忍着。他也舍不得花钱,那菜一盘不便宜呀,他还得养家糊口呢。其实那菜也不是很贵,但对他这养家糊口的工人来说,很贵。舍不得花那个钱。

  “管家要给咱顿顿叫这好菜,我就拼死了给他干活。不用多,叫一道两道就行。”何不凡说话抱起了胳膊,他看那些好菜。

  “拼死了干活?”赫风伸头看何不凡,他道:“咱给卖力干活,不用拼死,拼死那不累坏了吗?卖力干,他给咱一道两道就行。”

  “一会咱跟管家说说?”何不凡伸头问赫风。

  赫风瞧眼何不凡,“你跟管家说?”

  “咱都说,什么我跟管家说?”何不凡回。

  “行,咱都说。”赫风点点头。

  店小二在给空桌的客人端菜,客栈,上是客房下是餐馆,生意红火,客人不断。

  那管家去看钱溪五,他出了客栈,便直往马肉车那去。管家走了不到十步,一人认出了他,将他截住,这人将管家截住,抱拳道:“呦管家。”

  “你是?”管家被这人截住看这人。

  这人穿身皂衣,一身的酱油味儿,这人是个酿酱油的,家里开个酱油铺。他抱拳着拳:“管家,我是卖酱油的,见过您几回,特意记过您,认识您。”

  “卖酱油的,见过我几回,特意记过我?”管家端详这人,嘀咕说。管家问:“你咋特意记我呢?”

  卖酱油的笑笑,“您是村衙管家,是官家中人。我是个酿酱油卖酱油的,开个酱油铺。这个,记得您,是想认识您。这在官家认识个人,有了事情,好找您办事。”

  “找我办事?”管家端详这人,他道:“我不会办啥事,你找我能办啥?”

  卖酱油的笑笑,“管家,我北家是做醋的,我两家挨着,我家不做酱油吗,当时盖了个发酵房,是在我两家隔墙盖的,贴着墙盖,那房檐便伸到他家去了。房檐伸到他家,下雨不有水吗?以往那做醋的都忍着,今天我跟他说话冲了点,他说要到村衙告我去,将我那发酵房拆了。你说他这人,以前他都忍了,今天他就忍不了吗?”

  “他今天能忍得了,明天就能忍得了呀?”管家问:“他以往咋忍的,以往咋没告你呢?”

  “这不邻居吗,我当时盖发酵房时,没想到房檐的事,盖起来才看到。房檐伸到了他家,以为他会生气,他生气我便拆了那发酵房的墙往里挪挪,当时还没上瓦呢只有房梁。他当时挺好,见我盖上了,说没事,不就往俺家淌点雨水吗,那都不要紧地。你说他这人,当时挺好,慢慢就不好了,总说俺家那房檐总往他家流水。”卖酱油的说。

  “那他今天没忍住,要告你呀?你朝他说话冲了?”管家说。

  “你说他这人,不愿意,你当时装那好干啥?你要不愿意,你当时就不愿意,你当时不愿意,我当时就拆了。你当时拉不下脸不愿意,你别装那好也行。你装那好,那我就得将房檐一直伸着了?”卖酱油的瞅着管家说。

  管家瞅着这卖酱油的,他道:“你这你你的像说我似的呢?”

  卖酱油的听了,“管家,不是说你,我是说那做醋的,你说他那人,你不愿意,当时装那好干啥?”卖酱油的往南指。

  “你是将房檐盖到他家去了?”管家说。

  “是吧。”卖酱油的说。

  “你这事是想升堂解决呀?”管家问。

  “管家,在下可否认识您。”卖酱油的掏出两个银币来伸向管家。

  管家看那两个银币,没有接,他指问:“你这什么意思?”

  “管家,一点小意思。就是认识认识管家,管家,要是那卖醋的告我,您帮个忙,别让村衙去拆了我的发酵房。我想办法,把那房檐弄他。这小钱,给管家打零。管家若能帮助我,我请管家吃顿饭。”

  “我不缺你这两银币,我也不缺你那顿饭。”管家看看这俩银币,他挠挠嘴唇下,道:“你给我这俩银币,请我吃顿饭,我倒可以给你想个办法,不必经过村衙。”

  “什么办法?”卖酱油的将俩银币抬高了些。

  “办法很容易,你不要弄那房檐吗?你先将房檐弄他,他看到你弄房檐,还能到村衙告你吗?”管家给他说了办法。

  “这办法?”卖酱油的嘀咕。

  “你尽快将房檐弄他,在他到村衙告状之前。”管家提醒他。

  “那发酵房里,还发酵着酱油呢,房檐咋弄呢?最好不拆墙不揭瓦。”卖酱油的说,将手里的俩银币放下来看。

  看眼卖酱油的手中俩银币,管家笑笑,说:“这办法你给我俩银币请我吃顿饭?”

  瞧眼管家,卖酱油的心里琢磨。我请管家吃了饭,给了他好处,这让那做醋的知道,他到村衙告我,就得寻思寻思了,因我请了管家吃饭。

  “这饭得请。”卖酱油的小声说句。

  “我还真不缺你那饭,更不缺你这俩银币。”管家听到了卖酱油的小声说的话。他道:“你有事说事吧,别整事。收你好处,对我影响不好。”
  浏览阅读地址:/congyouxijinruxuanhuan/8669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