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真正的法子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章 真正的法子

  火锅城的食材很新鲜,年轻的老板应该是很用心地在经营这家火锅店。因为一根烟的缘份,年轻老板亲自端上锅底后,又额外赠送了李云道这一桌几样成本不高但口味极好的小菜。&1t;/p>

  “头儿,这老板挺有意思啊!”木兰花打量着年轻的老板的背影,“是个有故事的年轻人啊!”木兰花看人的眼光很准,这个眉目间总是不经意透出一股子忧伤的年轻人让他感到很好奇,虽然此时的年轻老板鼻青脸肿,模样看上去甚是凄惨,但木兰花可以肯定,好好儿的时候,这绝对是个俊俏的年轻小伙儿。对于长得好看的人,木兰花总有种想捉弄对方的冲动,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不然夏初又要嘲笑他嫉妒别人的俊俏。&1t;/p>

  对于谁当老大、谁干打手的争论只是个玩笑,无论是战风雨还是木兰花都清楚,这一次的任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危险。如果是单纯的卧底,那便只是拼演技,但是如今是要大张旗鼓地跟人家打擂台,这就需要点运气的成份了。&1t;/p>

  夏初面露忧色道:“头儿,他们就同两个四不像的警察,可是当真让他们干杀头的买卖,我估计他们都不在行。要不,我来?”&1t;/p>

  李云道笑而不语,战风雨和木兰花两人几乎是目瞪口呆,但是转念一想,似乎这姑娘画上烟熏浓妆,才是三人中最像黑社会的一个。&1t;/p>

  战风雨有些担忧:“头儿,我们两个大男人去混社会也就罢了,夏初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是不是……”&1t;/p>

  “谁娇滴滴?你全家才娇滴滴!”夏初瞪着战风雨,如同斗鸡般战意激昂。&1t;/p>

  “其实我原本有更合适的人选,不过如今这个时机不太对。”李云道的确知道一个最适合干这件事的人——吴巧巧,但是那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剑,没准儿干掉了曹国九,自己倒是又培植出一拔比曹国九更可怕的力量,到时候尾大不掉,对社会的危害或许要远远过曹国九这个本地的土鳖。丧失了金三角根据地的吴巧巧需要一个落脚地,从东北偷渡进入俄罗斯,又从俄罗斯进入乌克兰,再入克里米亚地区,原先还跟着的忠心手下如今只剩下寥寥几人,在跟当地的武装份子生火拼冲突后,吴巧巧便成了光杆司令。这些消息“飞机佬”李若飞告诉他的。原本飞机佬念及旧情还想拉犹如丧家之犬的 吴巧巧一把,但奈何克里米亚太遥远了,鞭长莫及,等乌鸦他们到了克里米亚,吴巧巧早就不知所踪。&1t;/p>

  李云道知道吴巧巧一定还没有死,那样一个生命力顽强如同母狼的女子,加上一个聪明的头脑,怎么可能会在东欧被一群四肢达的家伙弄死呢? 李云道知道,此时此刻,那个女人一定躲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舔着伤口,等待着下一个可以再度崛起的机会。&1t;/p>

  吃完饭,李云道把三剑客送到了歇息地——他请宁若妙租了一处叠加的别墅给三人临时落脚,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跟曹国舅唱对台戏,那么公安局这个时候无论如何是进不了了。&1t;/p>

  看到宁若妙的时候,战风雨和花木兰不约而同地傻愣了三秒钟,随后便开始争先恐后地大献殷勤。&1t;/p>

  “喂喂喂,你们两个有点出息行不行?”夏初也认为宁若妙往那一站,绝对可以满足所有男人对于御姐形象的所有幻想: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腰肢,盘起的长,职业装加金丝框眼镜,一双经典款的香奈儿中跟,显得既职业干练又不失女性的妩媚。&1t;/p>

  李云道笑着介绍道:“接下来的行动,我会请宁小姐配合你们。”&1t;/p>

  宁若妙嫣然一笑,大方道:“你们好,我叫宁若妙,接李市长的吩咐,接下来三位在江州的行动,将由我提供各类后勤保障,从个人生活到行动的资金保障,都由我为大家分忧,确保你们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圆满完成任务。”&1t;/p>

  握完手,木兰花拉着宁若妙的纤纤玉手,神情猥琐:“这么说,宁小姐你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私人助理了?”&1t;/p>

  宁若妙平静地将手缓缓从木兰花手里抽了出来,微笑道:“本质上来说,我是李市长的私人助理。”&1t;/p>

  一句话,顿时浇灭了木兰花和战风雨的热情:头儿的私人助理,这跟禁脔有什么区别?嗯,君子不夺人所好!&1t;/p>

  李云道知道这两个家伙应该是会错了意,但看宁若妙的表情,似乎也是故意要引导这两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会错意,也不去点破,指了指别墅客厅里宁若妙早已经准备好的会议桌:“来吧,时间紧迫,有些事情马上就开始了!”&1t;/p>

  三剑客倒是都很兴奋,对他们来说,跟着李云道每一次执行任务都像是在玩一场惊险而刺激的游戏,这次显然也不会例外。&1t;/p>

  众人坐定,夏初第一个举手问:“头儿,我们真的要干黑社会吗?不会也要像那个曹国舅一样,去贩毒,还要在餐厅的饭菜里加罂粟壳吧?”这丫头的声音微微有些抖,李云道听得说,这妮子不是在害怕,而是隐隐有些兴奋。不可否认,三剑客骨子里都流淌着犯罪的基因,这种时不时就想让生活更刺激些的冲动就要看怎么疏导和运用了。&1t;/p>

  听她这么问,战风雨和木兰花也来了劲,这两人对毒品都是深恶痛绝的,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云道。&1t;/p>

  李云道摇了摇头,夏初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而战风雨和木兰花同时松了口——想到那些因为毒品而牺牲的同事们,他们心底都会涌出一股莫名地愤怒,更不用说让他们去主导贩毒了。&1t;/p>

  “虽然我们的作战思路是以毒攻毒,但是毒品这种东西,能不碰咱们尽量还是不要有涉猎地好,那玩意儿太有伤天理,会遭天谴的。”李云道微笑道,“我们要做的,就是给江州的黑社会份子上一堂生动无比的金融课,接下来的时间,交给宁小姐了。”&1t;/p>

  宁若妙走到会议桌的前端,打开投影仪,一份ppT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一次行动的思路,前后不过十分钟,三剑客不得不对这位看上去很职业实际上的确也很专业的女强人另眼相看。&1t;/p>

  宁若妙猜到了他们的想法,走到一旁,微微一笑:“这不是我的主意,我只是根据李市长的思路填充了一些更可行的细节。”&1t;/p>

  三剑客此时才明白,其实刚刚李云道只是在开玩笑,并没有真的想让他们去当一个彻彻底底的黑社会流氓份子,而这一次的江州除黑行动真正的核心人物依旧是自己那位脑子比常人聪明太多的年轻市长。&1t;/p>

  从别墅出来已经是月朗星稀的时刻,宁若妙坐在李云道的副驾上,微笑看着挡风玻璃的前方。她很懂分寸,更什么男人能碰而什么男人不能惹。身边的这位是董事长的枕边人,自己就绝不能越雷池一步,所以她的目光也只有在对话的时候,才会在李云道脸上停留片刻,而片刻之后,便会很职业地恢复低头顺目的架势,这表示顺从,但同样是拒人于千里之外。&1t;/p>

  出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说话,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话题,唯一的一些话题还在刚刚的方案讨论过程中消耗殆尽了。开过运河大桥时,李云道突然开口问道:“天天挂着面具,累不累?”&1t;/p>

  宁若妙很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苦笑一声:“怎么会不累?但累也得挂着,路是自己选的,不是吗?就算再苦再累,跪着爬,也要爬到终点。”&1t;/p>

  李云道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得好,爬也要爬到终点。”他从宁若妙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是一个同样有故事的女人,此刻他很好奇,阮钰究竟是用什么手段,能让这样的女子对她忠心耿耿死心踏地的。&1t;/p>

  宁若妙似乎也不想车里的氛围像刚刚那样安静和尴尬,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办法的?用金融的手段对付黑社会份子,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1t;/p>

  李云道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出来跑江湖的,多数都是为了一个钱字。曹国舅作恶多端,说到底无非就是一个钱字给闹的。我前段时间让人统计过曹国舅名下的公司,也对江州的吸毒人群做过分析和统计,最后得出来的结论让我也觉得很惊讶:曹国九名下的高利贷公司居然比他贩毒赚得还多。想想其实也就释然了,江州并不是经济达城市,吸毒人物虽多,但价格始终上不来,我让缉毒支队做过调查,这里的毒品价格,比西湖要低很多,当然,他的货也是掺杂了很多其它成份的,纯度并不高。而曹国舅是坚定不移地要做江州土鳖的,一心想要在江州一家独大,最好连一毛钱都不分给他人。所以他才会开什么餐厅,饭店,说到底,他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或者说不是一个成功的毒贩。那么既然他最赚钱的产业是高利贷,我就要打断他那根最粗的大腿。曹国舅看似没有什么弱点,手下众多,产业庞大,但是做生意的人都清楚,一旦现金流断了的话,很多事情就跟现在不太一样了。有句话叫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很难,所以我想看看,诺大的江州,到底有没有人愿意给咱们国舅爷雪中送点炭去。”&1t;/p>

  &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dadiaomin/8667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