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带个鬼娃去捉鬼 > 第九百五十章 人生处处遇香儿

第九百五十章 人生处处遇香儿

  天初下意识地缩回手,转头去看,却见香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了,正低着头用她的三白眼不悦地看着天初,看得天初浑身汗毛一炸。

  “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天初寻思不让动就不让动吧,至少问明白里面的材料也不虚此行了。

  “你想知道吗?”香儿翻了个白眼,一翻身又躺下了。

  “还请香儿大神告知。”天初被香儿问得哭笑不得,要是不想知道还来这儿干嘛?

  “我就不告诉你!”没想到香儿连犹豫都没有,直接驳了天初的面子,把天初弄得尴尬极了。

  “呃……那香儿大神是怎么发现驱虫的草药的呢?”天初知道从香儿嘴里直接问出来很难,于是换了种方法问。

  “我早就知道啊,以前虫灾闹得可比现在凶,没想到这些恶心的臭虫又卷土重来了,害得我哪都不想去了,不过还好,我在这住得还蛮舒服的。”香儿翘着二郎腿,转动着小脚丫说道。

  “以前……”天初在心中默默地惊叹道,以前不就是少兰说的神魔大战时期,傀儡虫肆虐的时候吗?那时候的香儿……

  “傀儡虫不是五百年前已经被消灭了吗?怎么会又出现了?”天初想着,既然香儿什么都知道,不如问一问她。

  “出现就出现了呗?一堆臭虫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香儿无所谓地说道,在她眼里,这些傀儡虫似乎普通的就像庄稼地里的毛毛虫一样。

  “你倒是不怕,可这些老百姓不行啊,这场虫灾不绝,必定生灵涂炭!”天初一激动,声音也随着提高了。

  “关我屁事啊!”香儿啪地一拍卧榻,瞪了天初一眼。

  “既然香儿大神不想帮忙,天初也不强求,但你能不能开开恩,告诉我到底什么草药可以驱虫?我真的很需要。”天初自觉降低了声调,一脸诚恳地向香儿走去,恨不得跪在她面前。

  “你……你你给我站那!别往前了,别把我的屋子弄脏了!”香儿一伸小手阻止天初靠近,估计她也怕天初真给她跪下吧。

  “那你就告诉我呗?”天初嘿嘿一笑自觉地退了回去。

  “哼!”香儿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天初,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管这个闲事,所以啥也没要就放你进来了,我对你够意思吧?”

  “当然够意思了,每次一到危难时候香儿你都会出手相救,我相信这一次也是,你是特意在这等我的,真正想拯救天下苍生的是你才对啊!”天初不断地给香儿戴高帽,其实他说的也是实话。

  “少拍马屁了,那都是巧合!巧合!我最讨厌你了!”香儿嘴上说得绝情,但天初听着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他心里知道香儿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每当天初遇到了过不去的坎,香儿就会出现,就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

  “那你不想告诉我也行,给我个香包吧。”天初指了指那堆香包说道。

  “给是可以,但不能白给,你知道我这些香包换了多少好东西吗?”香儿用眼神指了指她那什么都装得下,什么都掏得出来的万能小药篓。

  “行啊,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弄到,我一定给你!”天初满口答应下来,只要香儿肯给,他不怕她提条件。

  “嚯!好大的口气,我要你的金丹你给吗?”香儿从贵妃榻上突然飞身而起,落在天初身前,用手戳着天初的胸口说道。

  “呃……”香儿只是轻轻地一点,天初就感觉胸口像被铁钎撞了一样,疼得他不禁一声呜咽。

  “看吧,说什么大话,我就知道你不舍得!”香儿哼了一声,回身又蹦上了床榻。

  天初疼得脸都扭曲了,刚才那一指头差点把他给戳死,感觉香儿就像是自己要亲自抠金丹一样。

  天初缓了半天,揉着心口嘶哑道:“现在给不了,你若真想要,可能还要等一等。”

  “现在不行?为什么?为了那只女鬼?你可不要忘了,她是魔荒的什么人,到时候栽了跟头,别怪我没提醒你!”香儿冷冷地说道。

  “连这你都知道?那你一定知道魔荒是怎么挣脱封印的吧?”天初听到香儿的警告不但没有担忧,反而有些兴奋,一激动咳嗽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现在还不想说。”香儿冲天初咧咧嘴,露出了一个挑畔的冷笑来。

  确实,香儿若是想说,天初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她若是不想说,天初还真就没办法。

  “我还有问题想请教……”天初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他想借此机会全说了,万一香儿高兴给他开解一二呢?

  “打住!你已经搅和了我的午觉,难不成你还想赖在这里不走了?少废话,你还想不想要香包了?”香儿无情地又拒绝了天初。

  “想啊!怎么会不想?”天初又一次被打击了,不过他不是很在意,因为已经了解了香儿的脾性,就算什么也问不出来也没关系,他现在最想要的还是香包。

  “那行吧,让你拿俗气的东西来换也没什么意思,要不这样吧,你去帮我打个人!”香儿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打个人?!”天初以为自己听错了,香儿怎么会提这样无理的要求。

  “对!打个人,你还想不想要香包了?”香儿一皱眉,不耐烦地威肋道。

  “想啊,怎么不想?可是去打人,这是不是有点……”天初为难地搓了搓手,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行,让他去打一个老百姓,这种事怎么做得出来啊?

  “看你不情不愿的样子,算了,你走吧!”香儿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一翻身背过去了。

  “别呀,再商量商量……”天初一看谈崩了,赶紧缓和气氛。

  “没得商量,要不你打人,要不你走人!别让我说第二遍!”香儿依然背着身子,语气毋庸置疑。

  香儿要说没得商量,那必定没得商量,天初再磨叽下去就不是打别人了,就是被打了,天初也不能就这么走了,没办法只能不情愿地答应了。
  浏览阅读地址:/daigeguiwaquzhuogui/8668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