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各怀心事

5各怀心事

  德国依靠闪击战,刚刚击败了法国,此时此刻的元首大人正为了一雪前耻,彻底打破《凡尔赛和约》给德国带来的伤痛,以一名胜利者的姿态,参观法国的名胜古迹,炫耀自己的辉煌胜利。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李乐还在二十一世纪,只能幻想着“如果”德国能够不犯下那些致命的错误,会不会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现在,似乎有那么一个神灵给了他一次从来的机会,给了他一次为了自己一生理想奋斗的机会。

  “哈,元首大人,既然你不能帮我完成德意志复兴的伟大理想,而我又有了这样一次实践的机会……那么,就不要怪我李乐就鸠占鹊巢,帮你完成我们共同的理想吧。”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孔,这个时候的元首大人依旧年轻,满脸都散发着元首的意气风发。

  “从这一刻起,我,李乐,就要创造属于自己的第三帝国了!”他对着镜子拍打了两下自己的双颊,在心中如此对自己说了一句。

  然后这个原本不是希特勒的希特勒,就开始盘算起自己应该如何去做这件顶顶要紧的事情来。

  一旦开始了考虑,李乐轻而易举的就想起希特勒是在1940年的6月到达了法国,这一次行程是充满了复仇和嘲讽意味的作秀,是希特勒为了报复《凡尔赛和约》,进行的一次打脸行动。

  虽然有很多人对这种快意恩仇的行为非常推崇,但是李乐知道现在可不是炫耀的时候。

  有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时候已经悬在了整个第三帝国的头顶上,因为这个时候爱因斯坦已经离开了他的故乡,被疯狂的纳粹信徒们烧毁了房间。

  即便李乐比希特勒做的更好,可到了1945年的8月,原本丢在日本的原子弹,会不会被丢到德国的领土上?

  想到了这里,李乐想起了曾经在网站上看到的一篇帖子,发帖的人悲观的预测了德国必然失败的结局,并且强调了穿越者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最后那个帖子里给出的穿越德国的人的最好出路:吃喝玩乐一直到45年,争取在45年德国投降的最后一天病死在床上……

  “对不起,我可不想这么庸庸碌碌的过一次穿越旅程。”李乐,或者说已经是希特勒的那张特征鲜明的脸,在这一刻笑了起来。

  这才是1940年的6月末,这还是德国未尝一败的辉煌巅峰,自己还有机会可以改写历史,自己还能够发挥一下满腹的知识,带着德国走上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改变,从这一刻开始,弱小的轴心国,未必不能逆转乾坤!

  想到了这些,李乐带着微笑躺在床上睡着了,在遥远的梦境之中,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在网络上靠嘴巴打赢一场战争的生活之中。

  元首新更换的那个庄园的大门外,希姆莱将自己的手套丢给了身边的助手。这个党卫军的头子面无表情,听着手下对刺杀事件的描述。

  有太多太多人看见了那个“元首的替身”,整个事件之中也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不由得希姆莱要调查,因为他不喜欢那种被隐瞒欺骗的感觉。

  “等等。”听到了一半的时候,他突然阻止了那个汇报的手下,皱着眉头沉思了两三秒钟,似乎在思考着事件的细节。

  然后他的眼睛斜着看向了汇报的手下,开口拖着长音问道:“你是说,第一声枪响之后,中间隔了一些时间,才又听到了连续的枪声?”

  希姆莱可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党卫军首脑,即便是在第三帝国穷途末路的年月里,他也能沉着的计算着自己的活路。

  虽然这种计算后来被证实了完全是错的,可也足以证明他很愿意动自己的脑子。

  “先开了一枪……先开了一枪。”他眯着眼睛,仿佛是深夜里的恶魔一样,反复的念叨着这句足以让人心生疑窦的句子。

  “你是说,先响了一枪?”另一条道路上,戈林疑惑的看着副驾驶上向他汇报的军官,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

  那名军官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此,有好几个人证实了这个事情。”

  戈林摸了摸自己那已经双层的下巴,眼睛转了一圈又一圈:“奇怪啊,先开了一枪,元首还没事……这说不通啊。”

  按照常理来看,如果第一枪打中了元首,那现在这个安然无恙的小胡子是从哪里来的?可如果第一枪没打中元首,那么刺客为什么不马上开第二枪?

  戈林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摸着自己肥嘟嘟的下巴,内心中却已经被自己的猜测填满了:这鲍曼和米施在搞什么鬼?

  “一定是鲍曼在搞鬼……”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希姆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有可能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越是这么想,希姆莱就越是觉得,鲍曼甚至是米施都参与到了一个阴谋之中,他们可能私自用一个假的元首,换掉了原本的真元首。

  可是这种念头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希姆莱就又拿捏不准了。因为如果是鲍曼等人用假元首冒名顶替,何必要开枪惊动警卫搞得满城风雨呢?

  而且,这年头可没有那种天衣无缝的整容技术,想要找一个与元首一模样的“替身”,还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元首的几个替身希姆莱都认识,那已经是从全国范围内找到的比较像元首的人了。希姆莱不信不动用国家机器,鲍曼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一个里里外外都和元首一模一样的替身。

  “不会错,那种带给我的压迫感,绝对是元首本人。”回想了一下屋子里他见到的那个元首,希姆莱在心中告诉自己道。

  回忆起当时李乐那个犀利的小眼神儿,希姆莱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怀疑都是多余的。元首似乎还是信任他的,至少在最后安慰了他。

  可是想想海德里希被委以重任,而他这个党卫军的头目却只是得了两句安慰,希姆莱又变得有些不甘心起来。

  “你亲自去调查,把这一整晚的事情,都给我调查清楚!无论有了什么进展,都要立刻汇报给我,明白吗?”暗下决心,希姆莱最终对自己的心腹手下如此吩咐道。

  “是!”他的心腹听到了吩咐,立刻点头说道。

  “如果被元首知道了你调查这件事,那你就自己吞掉氰化钾吧,我会替你的家人善后的。”想到了李乐那个颇有意味的眼神,希姆莱又这么补充了一句。

  听到自己的老大这么交代任务,更是第一次交代这么棘手的任务,这个倒霉的心腹顿时觉得自己生无可恋,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不过能够给希姆莱拎包倒水,显然也是一个聪明的角色,他一边盘算着自己的对策,一边立正应承道:“是!首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希姆莱有很多头衔,比如说第三帝国警察部队的总监,帝国党卫队的首领,还有盖世太保名义上的上司……他印名片的话可能会比较费打印机。

  这一天夜里注定很多很多人无法入睡,海德里希就因为需要临时安排路线和警卫,一直忙碌到第二天早晨都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会儿。

  权力真是一个好东西,因为当它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便是拥有它的人不在意,也会衍生出名叫“特权”的副产品。

  李乐再一次睁开自己双眼的时候,显然还不确信自己真的已经穿越了。眼前的真实让他叹息了一声,然后穿好衣服推开自己的房门。

  门外不出意料的站满了随从,有新增派过来的党卫队随员,有更多的元首护卫队,还有秘书鲍曼,以及来自国防军的几个前来慰问的将军。

  这一次的阵势更大,甚至连勃劳希契亲自找来的临时代表都到了,一大票穿着笔挺军装的陆军高级将领,有些李乐甚至能叫得出名字。

  李乐也不说话,对着这些人点了点头,就开始了预定好的行程。真实历史上的今天,也就是1940年的6月23日,元首本人进入了巴黎,开始了他的访问。

  这可是一件大事情,虽然很多珍贵的艺术品在法国投降前,就都被隐藏或者转移了,可还是有很多东西,是拿不走的。

  比如说李乐穿越之前见都没见过的那个巨大的钢铁堆砌的尖塔,还有那个象征着胜利的凯旋之门。

  坐在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奔驰汽车上,观看着那些从前连幻想中都不曾亲临的名胜风景,李乐这一刻多少领略到了成功人士的感觉。

  奔驰汽车一辆接着一辆,这可不是那些廉价的吉普车,而是这个时代最豪华的奔驰顶级轿车,李乐坐的这辆,价格即便放在后世也绝对能和劳斯莱斯并驾齐驱。

  “前面就是卢浮宫了,我的元首。您钦定的地点,希望能让您忘记掉昨天的不愉快。”一路上李乐并没有怎么说话,让同坐在汽车上的鲍曼有些紧张。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