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6参观

6参观

  到了之前元首最感兴趣的地方,显然让这个元首首席秘书松了一口气。他的话语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也把李乐从不一样的风景中唤醒过来。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掌握乾坤俯视众生……怪不得有那么多英雄名人对权力这种东西趋之若鹜,都想攀登上那个顶峰。

  看着卢浮宫宫殿的大门,李乐点了点头:“那么,就让我们继续吧。”

  “元首万岁!”就在他正前方两侧,两名穿着黑色军服的党卫军士兵举起了胳膊,正在用最标准的德意志举手礼对着他宣示着忠诚。

  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可李乐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现在的状况,脑海中那些网络上的知识,交汇着这个时代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原来熟悉的电脑还有显示器统统不见了,那个不算宽敞的小房间也消失了,留在他眼前的却是另一番景象,这景象同样让他熟悉,却又更让他战栗。

  这些交错的景象让李乐有些头晕脑胀,他脸色非常难看,似乎眼前的这些仿冒的艺术品,丝毫都勾不起他的兴趣一样。

  一连着走过了几个展厅,李乐都心不在焉,旁边的人也发现了气氛不对,只不过多数都是事不关己的延续着诡异的沉默气氛。

  “我的元首,怎么了?莫不是这些法国的工艺品,您不喜欢么?”身边的那个号称创造出了小胡子,并且把第三帝国的元首包装成神明的帝国宣传之王,带着一脸得意的微笑,开口对着李乐关切的问道。

  “不,不,我……”李乐伸出了自己的手来,眼前却看到了一只白种人的手掌,他仍然不适应身体的变化,依旧对现在的样貌有些抵触。

  于是他摆了摆自己的手掌,然后捂在了自己的眼睛上:“昨天的事情让我很不舒服,有房间吗?我需要休息一下。”

  “医生!元首的随行医生在哪里?”戈培尔回过头来,对着不远处跟在后面的一大群穿着各式各样军服西装的随行人员大声的喊了起来。那边的人群也跟着有些小小的骚乱。

  “不!我没事。”李乐伸出了胳膊,阻止了戈培尔继续召唤医生的动作,开口说道:“我需要一个房间,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不需要医生!”

  戈培尔显然心领神会,赶紧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元首大人的顾虑,一个合格的领导人有的时候必须要考虑自己的身体对国家的影响,有的时候适当的隐瞒病情绝对是有必要的。

  想到了这里,戈培尔开口对后面的随行人员说道:“元首没事!大家不要紧张!元首可能是有些劳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随行的人们显然都放下心来,不过对身边的艺术品指指点点的心情却是没有了,希姆莱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侧过头和身旁的施佩尔闲聊起来:“昨天夜里元首遇到了袭击,这件事正在和法国交涉,不过看来元首受了刺激。”

  这个时候的施佩尔显然还没有走上他的巅峰,作为一名建筑师的他更接近于一名给元首大人讲解建筑之美的顾问。

  虽然他对元首被刺杀的消息很震惊,可也知道这不是他能发表意见的事情。于是他摇了摇头,开口安慰道:“希姆莱先生,也许元首是真的只想休息一下而已,就我所知,昨天他还好好的。”

  希姆莱点了点头,他只是想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一下自己的郁闷而已,因为昨天夜里他还近距离的和元首交谈过,也确实并没有感觉出元首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找施佩尔说这么一句,只是在确认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随行的医护人员这个时候已经上前,李乐被人扶着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专供博物馆管理人员休息的房间。

  看见至少有十个人和自己一起走进了屋子,李乐不得不再一次开口,用命令的语气吩咐道:“都出去!我想自己安静一下!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懂吗?”

  戈培尔似乎还想留在房间里陪着李乐,李乐赶紧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也应该离开。

  对方只能无奈的退向房门的方向,然后在关上房门之前,开口叮嘱了一句:“元首,我们就在门外,有需要就召唤我们。”

  房门关闭之后,李乐皱起了眉头来,对于他这样一个熟悉德国历史的人来说,第三帝国其实在胜利的辉煌时刻,就埋下了失败的种子。

  首先就是整个官僚机构的迅速腐朽,还有各个内部小团体之间的互相掣肘倾轧——至于更没底线的容克贵族还有资本家们,在李乐眼里和敌人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德国已经开始了对犹太人的清洗,这糟糕的民族情绪已经蔓延开来,同样也崩坏了第三帝国后来占领区的秩序。

  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纠正的错误,短时间内作为假元首的李乐也不敢对这些“既定国策”提出质疑和修改意见。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想办法稳固自己的地位,让那些对他存疑的家伙们忘掉昨天那个夜晚。

  但是有一些事情却可以提前一些部署,至少在李乐看来,他必须要抓紧时间,给自己喜欢的这个帝国争取到更多的机会。

  比如说,刚刚看到的,原定计划只是陪同元首欣赏建筑风格,领略艺术氛围的那个有名的建筑设计师施佩尔,就有很好的利用价值。

  这个组织天才,在接手了第三帝国的工业生产之后,就让德意志战争机器焕发出了勃勃生机,在被动的1943年和失败的1944年,甚至是绝望的1945年都生产出了海量的物资。

  所以网络上很多支持或者不支持第三帝国的人们,都认为如果德国更早进入战时动员,启用施佩尔这类的实干官员,可能会更“坚挺”一些。

  而李乐,碰巧就是这些人中间的一个,他对施佩尔颇有好感,这个人在帝国的毁灭这部电影里,被少有的描述成了一个还有三分理智的“正常人形象”。

  所以李乐觉得,自己在拯救第三帝国这条道路上,启用施佩尔绝对是一条可以试试的选择。

  “戈培尔!进来!”想到了这里,已经把自己当成是第三帝国元首的李乐,开口招呼起等在门外的手下来。

  有了这张脸皮,有了这个身份,加上后世的种种知识与先见之明,他此时此刻带着的自信,似乎比原来的元首还要再炽烈了三分。

  大门被两名党卫军士兵从两侧推开,精挑细选的日耳曼民族血统,让他们看上去非常搭配那套黑色的制服。修长的身材配合上高昂的下巴,一看就带着几分威严气势。

  “我的元首!”戈培尔从这两名卫兵中间走进屋子,一见面就敬了一个标准的德意志礼。

  已经把自己当成是帝国元首的李乐笑着点了点头,非常满意一个历史名人在他面前立正敬礼敬仰万分的模样。

  他省略了艰苦的发家致富的过程,那些已经被刻上耻辱柱的恶魔们,如今早就已经纳头拜过了他这个顶级的魔王。

  “法国的天气虽然不错,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是有些小小的不适应。现在好了,我已经没事了。”已经带入成元首,新的元首抓起了面前的杯子。

  他看了一眼戈培尔,自说自话道:“这里没有开水,我想下次我来的时候,最好能准备一些。毕竟我们不是到访的客人,我们是这里的主人不是么?”

  他的话让戈培尔精神大振,立刻点头敬礼道:“我的元首,您的话真是太好了。我们应该做这里的主人,应该做整个欧洲的主人!您的身体真的已经没事了吗?随行的医生们就在门外,如果您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叫他们进来。”

  “不,戈培尔,我真的已经没事了。”李乐摆了摆手,开口否决了让随行医生们进来的提议,他看了看四周精美的装潢,挥了一下手起身:“继续参观吧,这里毕竟是充满艺术气息的,你是知道的,我非常喜欢艺术,艺术充满了美好。”

  他抬脚向外走去,而且步子迈得非常稳健。

  戈培尔停在那里等着元首经过,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元首的步态,觉得应该没事之后,才转身跟上了实际上已经被掉包了的元首,走出了这间休息室的大门。

  “我的元首,您已经没事了么?”看见李乐这个假元首走出了休息室,带着眼镜的希姆莱上前敬了一个德意志礼之后,开口关切的问了一句。

  李乐这个时候,仔细看了看这个在帝国毁灭那部电影里最后时刻背叛掉的党卫军首脑,点了点头笑着回答:“希姆莱……我最忠诚的希姆莱,我很好,非常好。谢谢你的关心……让你担心了。”

  然后元首大人错开了自己的脚步,侧过身子来,将自己的目光停靠在了希姆莱身后的施佩尔身上,嘴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吩咐道:“这是有关艺术的参观,施佩尔,你站那么远让我很不方便,过来!我的施佩尔,到我身边来。”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