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6那个总理府

16那个总理府

  当然,在战争动员还没有开始的此时此刻的第三帝国内,谭克工程师会不会幸福的昏死过去还不好说,可是负责生产fw-190战斗机的工厂工人们,是一定会被累死的。

  谭克放下手里的电话,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花板,然后好半晌才冒出了一句夸赞的话来:“元首比我想象中还要懂技术,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敲定了很多事情的细节之后,李乐终于可以安心的在火车上吃他的晚餐了——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盘子里的东西也早就凉透了。

  反正只是土豆和菜叶子,凉掉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对于李乐来说,他真的不愿意吃这些东西——方便面也好,好歹有根金锣王吧?

  至于说离开的戈林,暂时已经顾不上怀疑元首李乐了。站在戈林的角度来分析,只要眼前的这个元首愿意在未来交出三军总司令这个位置来,那么他的真与假,对戈林来说就都不重要了。

  哪怕是假元首,只要他愿意选戈林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戈林也愿意让他坐几年的元首位子——这就是政治,和对错真假都没有关系。

  元首可不好当啊,虽然真正的元首在一年多的战争时间里,积累了自己无限的威势,可这东西拿到李乐面前,却依旧在大多数情况下不管作用。

  陆军那边的硬骨头还都没啃呢,这就已经逼着他用利益交换这套程序了。说好的一言九鼎呢?说好的小弟们纳头便拜呢?

  我靠,说好的穿越剧最牛金手指,说的都是什么手下人忠心耿耿的服从,老大一句话手下们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结果呢?李乐这穿越成了元首,被人怀疑到现在都不敢放开手脚做事也就算了,结果国防军那边还有一大群人排着队准备“女武神行动”呢。

  人家小说里,阿卡多当了元首,航母好几艘坦克上万,手下大将一个比一个听话一个比一个风光……李乐这个元首为了一艘停工了的航空母舰,要把屁股下面坐着的位子都让出来。

  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感叹了许久,李乐发现自己更加没有胃口去吃眼前的这盘子青菜土豆了——说好的红酒牛排焗蜗牛呢?说好的鱼子酱鹅肝罗宋汤呢?

  好吧,罗宋汤还是有的……只不过凉透了而已。终于,李乐还是决定暂且饿上一顿,来纪念自己即将绝望的舌头和胃。

  深夜,当李乐所在的车厢终于在柏林火车站的站台上停靠下来之后,走出华美车厢的他,才终于感受到了元首福利带来的那一丝温暖。

  站台上,两排整齐的党卫队士兵穿着黑色的军服,在站台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挺拔威武。

  当李乐的脚底板刚刚踏上站台的瞬间,差不多有两百人同时抬起了自己的右胳膊,如同森林一样密密麻麻。

  “嗨!希特勒!”这句口号李乐在后世的电影里看见了无数次,不过震撼的程度还是要比身临其境差了不少。

  要知道现在元首受到的支持程度,可不是日薄西山的1945年,而是真正如日中天的1940年。有无数人幻想着元首如果在这一年停止战争,会是多么伟大的德意志领袖。

  从另一个侧面,有这种想法的人越多,也就证明在1940年的时候,这位元首在第三帝国内,受到的支持程度有多高。

  他就好像是神明,是一个带领着战败之后的日耳曼民族,从新崛起的伟大神明。他在这一年积累下来的光芒,甚至让他在1945年5月还有人真心追随。

  当戈培尔的妻子在地下室里毒死自己的孩子,并且哭喊着不愿意让自己的后代生活在一个没有元首的世界里的时候。除了扭曲的灵魂还有死不悔改的魔性之外,或许真的有那么一丝叫做信仰的东西存在吧。

  穿着风衣的李乐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随意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对着站台上的人随意的举了一下。

  然后在站台上的风中,他就钻进了特意为他准备好的汽车。而他的身后,那些已经礼毕的党卫队士兵们,还在用看上帝的眼神看着他。

  此时此刻,李乐才重新找回了自己是元首的感觉。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可能之前他的那些软弱和忍让,实在是有些过于“心虚”了。

  “米施!”已经坐进了汽车后排的李乐,叫来了自己的贴身侍卫:“虽然很晚了,但是我要见里宾特洛普。”

  米施点了点头,然后在元首的汽车发动起来之后,看了看自己的怀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了,召见外交部门的重要负责人,显然有些太过随意。

  不过元首一直都是这么的任性和随意的,作为一个很感性的人,元首大人一直生活的很有艺术感。

  之所以要找里宾特洛普这么一个人,是因为李乐想起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孤臣”,现在可以拿出来使用了。

  所谓的孤臣,就是古代皇帝手下那些和所有大臣关系都不太融洽,被孤立的大臣。这类人除了有皇帝陛下的支持以外,就没有多少政治资本了。

  里宾特洛普成为元首的亲信之后,有太多的人不喜欢他了。戈林还有戈培尔都看不上他,甚至连泡沫经济专家沙赫特也同样认为他不怎么样。

  如果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不喜欢,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可如果差不多是整个第三帝国高层圈子都不太喜欢这个人,就足以证明这个人有些不太合群了。

  显然,里宾特洛普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合群的人。所以李乐很喜欢这样的外交部长大人。

  为什么?因为这样的人除了听元首的话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继续活下去的办法了。而此时此刻的李乐,需要的就是这种听话的人。

  鲍曼在这一晚上联络的人可不少,首先就是刚刚回到柏林不久的陆军大佬勃劳希契,还有战斗机设计师谭克,现在又多了一个里宾特洛普。

  “难道说今天元首不想要睡觉了么?”看着来传递消息的米施,鲍曼皱着眉头开口抱怨道。

  米施因为和鲍曼经常见面,所以也对这种事情不以为意。两个人乘坐后面的车辆跟上了元首的汽车,保护的部队密密麻麻如同示威游行的队伍。

  毕竟元首在法国遇到刺杀的事情,已经传回到了国内。一时间闹的人心惶惶,希姆莱甚至对党卫队还有盖世太保的高层都发了脾气。

  陆军那边似乎也紧张非常,很多人害怕元首怀疑到陆军的头上,影响已经传出风声的晋升仪式。

  7月的柏林,陆军内部要对波兰之战还有法国战役论功行赏,早早就有内幕消息传出,不少人都会得到晋升,这可是大事情,容不得半点疏漏。

  很多将军正在眼巴巴的盼着元首可以给自己一个好前程,至少元首之前就是这样做的。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被刺杀事件给“搅黄”了,那可就是天大的罪过了。所以陆军内很多有资格爬上一爬的将领都对刺杀事件很敌视,内部气氛也更加紧张。

  当元首的列车回到了柏林的时候,似乎一块巨大的乌云也被带回到了柏林的上空。气氛压抑得仿佛要凝固起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忘记了笑容。

  混世魔王一般的存在,说的可能就是带着愤怒的元首了。当他1945年的时候把铅笔摔在地图上发泄的时候,可能早就忘记了在1940年他发泄的方式可比掀桌子更狠辣一万倍。

  “元首万岁!”帝国总理府的门前,卫兵们抬起了自己的胳膊,对着停下来的元首座车敬礼,李乐钻出了汽车,抬起头看着总理府门前上方那个巨大的鹰徽。

  比起影视作品里看到的影像,比起那些用其他建筑物改装过的模样,真正的帝国总理府,要更加宏伟壮观。

  只可惜这里在1945年的时候插上了苏联的红旗,而那一年,这栋建筑物满是弹孔,门前是弹坑还有瓦砾。

  那个时候的它,已经谈不上美感,它只是倔强的屹立在那里,倔强的不愿意倒塌而已。

  李乐看着那个巨大的雄鹰徽记,看着下面高大耸立的石柱,许久都无法收回自己的目光。

  这个在二十一世纪无数次幻想过的帝国,现如今就是他口袋里的东西。他和别人争论过无数个昼夜的事情,现在他正在亲手改变。

  我不是在拯救别人,而是在拯救自己的思想!李乐在心中如此对自己说道。

  比起说什么各种各样的大道理,他更愿意的是用这样宝贵的机会实践自己多年以来的学识,完成自己曾经只能假设的东西。

  然后,他才会拯救自己的生命,尽量不在1945年的最后关头给自己来上丢人的一枪。

  富丽堂皇的总理府,我李乐来了!这一次的元首,可不会坐以待毙,他有着不一样的知识,对时局不一样的理解。

  等着吧,历史要在这一刻被颠覆!在心中发出了呐喊之后,迈开了自己的脚步,李乐一脚踏进了帝国总理府。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