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7去帮我杀了墨索里尼

17去帮我杀了墨索里尼

  “不过是一个空许给我的好处而已,我信了才是白痴。”戈林比李乐晚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了自己在柏林郊区的大庄园内。

  他一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一边自言自语的讽刺了李乐的许诺。

  作为帝国空军的元帅,戈林显然也不是一个政治白痴,比起他那个略显肥胖的躯体来,他的头脑比看上去的要灵活许多。

  实际上在短时间内的激动之后,美好愿景刺激大脑皮层的舒爽消散开来,戈林就意识到了刚才李乐的许诺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罢了。

  齐柏林号航空母舰是实实在在的短期利好,对于空军来说,或者说对于戈林来说,这代表着一个缺口。

  李乐打开了这个缺口之后,那空军就不再是一个整体,而是一个有了缺口的不完整的存在了。

  这才是戈林争夺齐柏林号航母的根本理由,他必须捏住所有帝国会飞的东西,谁也别想插手!

  可是李乐将航母和航母上注定会有的飞机,划给了海军。那未来陆军要侦察机部队,戈林给是不给?

  更可怕的是,如果陆军再要斯图卡攻击机部队,戈林又有什么办法拒绝呢?特例一旦打开,那就是无休无止的麻烦。

  戈林最担心的,还是另外一个事情。轴心国的另一边,日本可是没有空军的。有这么一个例子就在眼前,由不得戈林不谨慎万分。

  一个不小心,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这点儿家底,就变成“海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忍了婶也不忍!

  “一个停工的东西,你想这么快让它动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戈林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睿智了,于是腆着肚子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美酒。

  他的庄园华美程度可比总理府还要更甚,毕竟抡起明目张胆的搜刮来,戈林认了第二,第三帝国里少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在元首大人天天吃糠腌菜、做苦行僧的时候,戈林可是名画金条的各种往自己家里搬。

  如果不是元首容忍了他的贪婪,仅仅是这间庄园里的东西,就够让戈林因为贪污等罪名死上个千八百回的了。

  当然,在戈林身上,吃水不忘打井人的美德是没有的。他可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记下元首的好,他这个时候只惦记着,元首正在打他的齐柏林号航母的主意。

  “拖着,我就这么拖着,就元首那三天热乎的劲头,最多一个月,就得忘记个一干二净……哼哼。”戈林摇晃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对自己的决定很是满意。

  一边自我肯定着,戈林一边欣赏着墙壁上的名画。他这里的艺术品可都是有来历的好东西,很多应该挂在卢浮宫里的作品,都成了他私人的珍藏。

  至于卢浮宫里挂什么,那就不是他戈林需要过问的事情了。去巴黎参观的那些大头兵们又没有什么艺术鉴赏细胞,有赝品看就算不错了。

  ……

  李乐还不知道他的忽悠政策并没有打动所有人,他这个时候正在看着自己巨大到让人恐慌的办公室发呆。

  他虽然了解一些有关元首的喜好和疯狂,但是当他看到这个巨型的办公室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理解不了希特勒的变态和……变态。

  这要多么心理扭曲,要多么固执刻板并且强迫症严重的人,才会想要一个天花板高32英尺的办公室?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李乐看着空空荡荡宛如酒店大厅的办公室,第一次领略到了一个人如果中二到一定程度,神仙也没办法挽救的事实。

  有那么一瞬间,李乐甚至因为这里太过空旷,感觉到了一丝的寒冷。这才是6月份的时间,当然不是因为身体上的感觉,而是因为视觉上的空旷。

  好在他快要被这间可以组织40个大爷大妈跳广场舞的办公室折磨疯的时候,房间那厚重的大门被门口的警卫推开了。

  这两扇巨大的房门即便是让姚明搂着奥尼尔肩并肩走进来都不会觉得局促,上面刻着柏拉图所说的四种美德。

  “智慧、公正、节制、坚韧”李乐看到这四个单词的时候,发现其确实肯定了德意志民族美好性格的一面。

  “我的元首!”米施在门口站定,立正敬礼然后出声打断了李乐的神游状态:“里宾特洛普部长到了。”

  “让他进来。”李乐赶紧让米施把里宾特洛普找来,至少在这里站着,多一个人也能减少这样一个巨大的房间,对自己精神意志上的摧残。

  很快,里宾特洛普就走进了这间巨大的办公室。很显然,就外形来说,很多德国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着党卫队的制服的里宾特洛普,让李乐看上一眼就觉得很是帅气。

  眼前的这个外交人士身材不错,就好像一个衣服架子一样,李乐是非常喜欢党卫队制服的,觉得其军装看起来真的是很帅很帅。

  黑色搭配红色点缀,这种颜色搭配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即便是拿到70年后的二十一世纪,红与黑也绝对是街头巷尾经常看到的主旋律。

  当然亚洲人不适合党卫队制服这个悲催的事情,也让李乐这个花了大价钱购置了一套党卫军指挥官军服的人大感遗憾。

  说句实话,因为国内很多保安服装长期以来的摧残,尤其是对德**帽样式的摧残,让亚洲人穿上党卫队的衣服,总是带着一股莫名的喜感。

  所以当年在cosplay活动中,李乐遇到同好都会一起感叹时运不济,穿不出这套党卫队制服的精髓。

  但是,今天!李乐看到了里宾特洛普之后,一双眼睛终于感觉到了舒爽——养眼这个词的精髓,李乐终于算是感受到了。

  最开始的时候,海德里希就让李乐惊艳了一番,再看到里宾特洛普之后,李乐终于确认了,这时代和这衣服,真的是让人兴奋的绝配。

  “胜利!元首!”站在那里笔挺得如同标枪一般,里宾特洛普立正敬礼,并拢脚后跟发出了鞋跟撞击的脆响来。

  因为知道里宾特洛普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只依靠元首宠信担任要职,所以李乐完全没有了见戈林时候的那种紧张感。

  同时李乐也没有多少因为熟悉不得不装腔作势的那种拘束,这和鲍曼还有米施等近臣在的时候还是不太一样。

  如果硬要相比的话,会见他更像是回见施佩尔一样。你只要对着他发布命令,就足够了。

  李乐隔着宽大到让人有些无奈的办公桌,看着里宾特洛普,也没有浪费两个人的时间,直接就开口说道:“你亲自去一趟意大利,必须要完成一个秘密任务。”

  里宾特洛普一听要去意大利,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他不太喜欢墨索里尼,而且墨索里尼同样不怎么喜欢他。

  可是李乐说的郑重,里宾特洛普看着元首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同样不敢有半点拒绝或者讨价还价的心思。

  他只能开口,缓慢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我的元首,您需要我去完成什么样的秘密任务呢?”

  “干掉墨索里尼。”李乐脱口而出了一个让里宾特洛普差一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惊人命令。

  “您……没开玩笑吧?”里宾特洛普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已经慌乱到了颤抖的声音自己都能听得出来的程度。

  到联盟的国家去,然后干掉这个国家的首脑。里宾特洛普觉得只要脑子没有问题,就不会随便下达这样的命令。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听到的那些有关元首被刺杀的传闻,这样大的消息,只需要一天的时间,流言蜚语绝对可以传递到每一个角落。

  不要太迷信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在没有它的年代里,人类八卦的天赋一点儿也没有被埋没掉。

  相反,八卦的**让人们充分发挥出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并且将其当成了一项类似新闻传播的事业,“****一样的坚持了下去。

  “我命令你,想办法去意大利,运作暗杀墨索里尼。能做到么?”李乐盯着里宾特洛普,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这个孤臣,最终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不需要你立刻动手,你去物色人手,准备计划,在未来的一个月之内,干掉他。”元首一字一句的缓慢确认,让里宾特洛普更加紧张起来。

  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在一次确认了元首真的要杀掉墨索里尼,里宾特洛普已经后悔自己连夜赶来的愚蠢了。

  眼前的元首疯了,或者说就和传闻说的一样,可能是敌人的间谍!里宾特洛普几乎就确认了这个说法,因为他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元首,确实正在做着根本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我没有开玩笑!里宾特洛普!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李乐冷冷的开口说道:“墨索里尼要杀我!我在巴黎被人刺杀,杀手是意大利人!”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