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7身体健康有时候不是好事

27身体健康有时候不是好事

  在李乐想起了自己的伙食,并且心情变得低落起来的时候,上帝显然很符合规律的落井下石,给他增添一些新的麻烦。

  “我的元首!”鲍曼敲响了李乐巨型办公室的房门,然后立正敬礼说道:“海德里希的手下求见您,说盖世太保方面,已经查到了您感兴趣的线索,有关英国人的。”

  海德里希想要告密,自然会选择一个冠冕堂皇的求见借口,不会让希姆莱在总理府的耳目,听到任何消息。

  李乐最先是楞了一下,不相信海德里希这么快就查到了相关的情报。

  当初他信口胡诌的有关刺客在临死的时候,说了英语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快的有了反馈呢?

  要是盖世太保这类的情报部门,这有这么恐怖的行动效率,德国怎么会在情报战上,输的如此干净彻底呢?

  “呃……让他进来吧。”在脑海里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李乐最终还是决定让海德里希的人进来。

  对方在门口毕恭毕敬的敬礼,然后看了一眼鲍曼,有些不太情愿开口。

  李乐挥了挥手,让鲍曼出了屋子。

  然后这个海德里希的亲信才看了一眼闭合的房门,开口说道:“元首,希姆莱正在动用自己的力量调查您,海德里希长官这才让我来提醒您。”

  调查我?听到这个消息,李乐吓得差点没有站起身来,不过他还是坐在那里,仿佛很是镇定。

  之所以他还如此镇定的坐在椅子上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脚软了没办法站起来……

  这个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甚至里宾特洛普都已经动身前往了罗马。

  李乐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份已经永远的隐藏了下来,没想到狡猾的希姆莱竟然还在留心那天夜里的古怪。

  “希姆莱……调查我……”李乐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破绽,毕竟他不是一个搞刑侦出身的人。

  “希姆莱找到了威廉医生,他是党卫队里最好的验尸官。”这位军官开口随意的说道:“他们在检查死在您卧室里的尸体,两具。”

  “尸体?”指明了大方向之后,李乐轻易的摘出了最重要的信息。

  作为后世喜欢二战,喜欢德国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在二战之后,为了确认元首的尸体,盟军动用了一切他们能够动用的力量。

  包括找到了元首的牙医,确认了元首的牙齿还有骨骼之类的事情……为了确认元首真的死了,他们做了无数工作。

  所以当对方提到了尸体两个字的时候,李乐就意识到了自己终究还是漏算了很多事情。

  比如说——对着面部开枪,并不能完全遮掩一个死人的身份。

  科学发展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用缜密的分析和对比,来确认一个死人的真正身份了。

  想到了这里,李乐突然觉得自己胯下一紧:实际上,证明他是不是真正元首,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

  元首大人可能患有隐睾症……这个事情李乐是知道的,可是他这个和元首长得一模一样的替身,却实实在在有两个蛋蛋。

  这是真的……不知道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还是为了他未来的夜生活幸福,在穿越和蜕变的过程中,他保留了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健康。

  比如说他的牙齿非常洁白,而且并没有什么牙病;比如说他刚刚还上了厕所,并且对自己胯下的本钱很是得意了一番。

  “希姆莱!希姆莱!叛徒希姆莱!他竟敢质疑我?质疑我是假的?”即便是内心再如何紧张,已经做了三天元首的李乐,还是拿出了他的伪装。

  当着别人的面,他当然不愿意,也不敢承认,自己是一个冒牌货。

  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自己竟然是一个假的元首,那即便对方是温和万分的党卫队军官,也会毫不犹豫的绞死他。

  “元首!海德里希长官还有我都是您忠心耿耿的部下,我们相信您并且愿意支持您。”原本就是来做政治投资的,这名党卫队军官当然乐于表态。

  李乐点了点头,多少镇静了下来。他还有元首的这张虎皮,还有很多很多人愿意支持他。

  不过希姆莱如何怀疑他,对方都只是一个手下人而已。他不能也不敢当面拆穿元首的真假,除非对方拥有真正致命的证据。

  “他愿意怎么调查,就去怎么调查就好了。”故作镇定的李乐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有办法命令自己的手下去毁灭证实自己身份的证据,因为他能调动的力量无非也就是希姆莱手里的力量罢了。

  原本真正元首在的时候,这些力量当然是嫡系的,而且是如臂指使的。

  可是当他的身份遭到质疑之后,这些力量每一次调动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并且落下更明显的口实。

  李乐只是害怕,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听到海德里希表了忠心,就傻乎乎的让他带着人上门去杀人灭口。

  如果他这样下了命令,海德里希还有希姆莱互相印证一番,就可以直接判断出李乐的身份是假的。

  到了那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暴露了。

  所以他只能先打发走面前的这个党卫队的军官,然后自己静下心来想对策。

  “牙医方面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理好,请元首您放心就是了。”不知道是看出了什么来,这名军官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李乐挑了挑眉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给出一句模糊的回答来:“我已经记住了你们的忠诚,这让我很欣慰……去吧,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我明白怎么做了。”这军官显然已经拿定了主意,立刻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李乐突然很好奇,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他没有意识到,他这么一问,似乎回答了一些问题,又似乎没有说明任何问题……

  不过在聪明人的眼里,这一切都已经尽在不言之中了。

  “我叫贝恩,马克·贝恩。”那党卫队的军官轻声回答了这么一句,语气里没有任何波澜。

  对于一个急于要上位的人来说,他用不着为已经认定的事情再犹豫彷徨。

  希姆莱还有海德里希可能谁也没有想到,在他们的身后,一个叫贝恩的年轻人,同样想着要走上权力的巅峰。

  “我累了。”李乐觉得论起心机来,自己还是和这些鬼精的人有相当大的差距。

  对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立正敬礼,然后转出了元首的办公室。

  能够站在海德里希的身后,自然不是蠢笨的废物,他走出了总理府之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汽车之中。

  “制造一个意外,让元首的牙医彻底闭嘴……”他对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手下吩咐道。

  既然选择了站在元首这一边,他就必须要做一些什么来表现自己的忠诚。

  希姆莱想要的东西,一定不能让他得到。至于说元首那边,想来不会对失去一个牙医恼羞成怒吧?

  “烧掉所有的医患记录,不要留任何案底,懂了么?”他吩咐完之后,就闭着眼睛靠在了汽车后排的靠背上。

  副驾驶上的人回过头来,用嘶哑的口音问道:“您不留一些证据么?直接全都毁掉?”

  “当然,要留下来。”贝恩没有丝毫的犹豫,开口回答了自己的手下道:“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样我们才好掌控那个和元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比希姆莱要激进的多,也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确定了李乐是一个假货的事实。

  “干净利落一些,不要留下什么尾巴。”既然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他就要掌握起李乐真正害怕的东西来。

  在他的心思里,要么就不做,要么就要做得非常隐蔽。

  这是他超越头顶上希姆莱还有海德里希的机会,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

  如果他真的成功了,那么通过李乐这个假元首,他贝恩就可以成为暗影下的“真元首”,通过李乐来发号施令。

  李乐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同样在满脑子想着刚才那个军官的话。

  他知道希姆莱已经非常怀疑他的身份,可刚刚走出去的那个军官,显然已经坐实了他假元首的身份。

  比较起来,还是这个军官更有威胁一些,他必须要及时的判断出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才能够提前想好自己的对策。

  “不好办啊。”想起自己的身份就要被揭穿,李乐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发出了呻吟来。

  他没有办法去致使自己的手下去做事,却又有人在调查他。更致命的是,对方的调查方向是正确的。

  这对于现在的李乐来说,差不多已经是个死局了,希姆莱还有莱因哈特,已经让他陷入到了无比纠结的情形之下。

  “我应该怎么做呢?我应该如何去选择呢?”纠结的李乐站起身来,在空如大厅一般的办公室里,自言自语了一句。

  满脑子都是逃走或者放弃的念头,他发现自己可能要被自己逼死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