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8欲练神功

28欲练神功

  纠结的李乐突然想起了一个金庸笔下著名的“英雄”人物:林平之……

  当林平之面对那本辟邪剑法的时候,是不是也同样面临着李乐现在的纠结?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这句带着莫名喜感的短句,让现在的李乐有些哭笑不得。

  看了看刚刚侍者送进来的午饭,那些翠绿的叶子还有黄颜色的土豆,李乐彻底没有了胃口。

  倒是摆放在盘子边上的餐具,让他挪不开自己的目光——那柄银色的餐刀,实在是像极了某种净身用的器械。

  切了吧……总是要比丢了性命强一些。虽然只有一个蛋了,可毕竟自己还能做元首……

  李乐在心中劝着自己,伸出手来犹豫着是不是要做第一个自宫的穿越者。

  他的手捏着那柄餐刀,突然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满身是血的怎么和别人解释?

  而且多了的一个血淋淋的蛋捏在手里,同样不好善后……难道还要自己吃了自己的蛋不成?

  胡思乱想到了这里,李乐直接把手术刀,呃,是餐刀丢在了桌子上,然后迫使自己继续想别的办法。

  想不到,真的摆在自己面前一本辟邪剑法,做选择的时候会这么困难。

  丢了餐刀的李乐叹息了一声,然后脑海里突然又出现了一句更有喜感的话来:“如不自宫,也能成功。”

  这就是莫大的讽刺了,让李乐觉得自己在这里考虑自残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么做不太靠谱。

  首先,就是大家会不会相信他的解释,当元首自己弄伤了自己,还是一个特殊的部位的时候,引起更多的人怀疑就成了必然的趋势。

  那个时候就不是希姆莱怀疑他了,而是整个帝国高层都开始怀疑他——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几天和各种各样的人相处下来,李乐发现这些能够身居高位的人没有一个是蠢笨的人。

  周旋在这些聪明人中间,李乐唯一能够仰仗的就只有元首这张虎皮。

  一旦让他这张虎皮的效果打了折扣,那就不只是现在这么一个希姆莱,而是会冒出三百个甚至四百个希姆莱。

  “不能这么做……”李乐摇了摇头,终于还是把练葵花宝典的心思给踢出了自己的脑海。

  别人穿越做元首,什么国防军的明日新星纳头便拜,什么新式武器海量生产,搞不好还有个什么基地穿越门之类的好东西。

  结果轮到自己穿越的时候,被一大群狡猾的手下逼得差点用餐刀切下自己的蛋,还要自己吃了。

  李乐感觉到了让他穿越的作者大人那深深的恶意,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欠了这位作者大人不少钱。

  可惜的是,即便是恶意满满,李乐还是要想尽办法坚强的活下去。

  俗话说的好,狗急了还会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那李乐如果急了,会做什么样的事情呢?

  他彻底的暴怒了,觉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对他充满了恶意。

  他觉得委屈,身为一个德粉,他想用自己的金手指带领德国上下走向胜利,结果一群德国高层的白痴却在努力的阻止他拯救德国。

  “我是元首!我是第三帝国的元首!你们竟然把我当成傀儡,当成随意拿捏的面团?”李乐拍着桌子大声的吼叫起来。

  然后他按响了呼叫用的电铃,等米施走进了屋子里,立刻吩咐道:“米施,你手下有信任的人选么?”

  “我的元首,您的卫队都是最忠诚的士兵,他们随时愿意为了您去死!”米施昂起下巴,立正回答了李乐的问题。

  “很好!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需要你安排人手去完成。”李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这一刻他凶狠的像一头豹子。

  也正是这个时候的元首大人,让米施感觉到了那份熟悉的狠厉。

  这几天的元首实在是太祥和了,祥和到让整个总理府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原来动不动就要咆哮吼叫发脾气的男人,如今变得博学而且平和。

  现在的元首可以不用长篇大论就让对方信服自己,虽然同样和工程师还有技术人员一开会就开一上午,却留给人不太一样的感觉。

  米施这几天甚至开始同样怀疑,那天夜里是不是自己判断出现了失误,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

  可是当李乐被烦乱的现实逼迫着狂暴起来之后,米施反而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这就是元首,那个真正的元首。

  “我在慕尼黑组织运动的时候,曾经被捕入狱过。”李乐盯着米施,语气里充满了怨毒:“有一个人编造谎言试图诬陷我。”

  一双鹰一样的眼睛,会让人感觉到非常不适。元首那双锐利的双眼,散发出来的寒光,让米施觉得自己如同猎物一样。

  “把监狱里关于我的所有记录烧掉,执行人不能看里面的内容,同时……杀了那个叫约瑟夫·斯坦因·布林的医生。”毫不犹豫的,李乐下达了命令。

  他在赌,用自己的穿越生涯做赌注。如果他失败了,那就要死在这个自己曾经喜爱的帝国里了。

  如果他成功了,那事情就会向有利的方向发展,至少他证明了,自己的身边还是有一批追随者的。

  “现在,党卫队里有一些人,试图勾结这个造谣的医生,利用他的谎言来推翻我,这是叛国,这是政变!”李乐越说越觉得气愤,声音甚至有些走调。

  “他们利用巴黎的刺杀来做文章,试图诬陷我是一个假元首。然后他们堂而皇之的除掉我,偷走德国人民的胜利果实!”

  “这是对我的背叛,也是对德国人民的背叛!想想他们会怎么对你?我亲爱的米施……他们会说你失职,甚至栽赃你和我这个假元首同流合污!”

  “所以我不能相信党卫队里那些盖世太保还有别的什么人了,我只能让你来安排这件事,有困难么?”李乐说完之后,就看向了自己的护卫。

  如果对方选择相信他,执行他的任务,那么就有可能永远掩盖一部分事情的真相。

  可如果对方不相信他,或者没有能力执行他部署的任务,那么他作为元首的日子,也就彻底到头了。

  刚才听到元首让他去安排杀手,米施还有些不太愿意。毕竟他是元首的护卫,而不是盖世太保那样的杀手。

  可随后元首的解释让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必须要做出行动,为自己和元首做一些什么。

  李乐说的其他事情,米施当然是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的。尤其是当元首和党卫队之间出现了争端的时候,他一个小小的护卫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吧。

  可是元首有一点说到了米施的心坎里,那群人搬倒了元首,假戏真做的过程中,自己将会是一个被“殃及”的“池鱼”。

  到时候为了把戏演得漂亮圆满,自己也会被牵连进去,甚至被杀人灭口。

  真到了那个时候,面前的元首已经败了,又有谁还会帮自己解释呢?

  所以,对于米施来说,至少在这件事上,揭穿元首真伪这场大戏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不是看客,而是戏份里一个重要的陪衬角色。

  “是!我会亲自安排可靠的人手,除去目标。”米施点头同意了这个命令,他觉得让别人闭上嘴巴,比自己永远闭嘴要好一些。

  他也是得过且过,因为如果有一天元首真的被证明是个假冒的,他不会因为多这么一条罪名,而多受到什么惩罚。

  审判他的人如果有心处理他,那他就是什么都不做,也会因为元首刺杀事件被绞死;如果对方不想让他死,多出的罪名也可以算到假元首的头上去。

  想到了这里,米施似乎找到了一条属于他的求生之路。

  他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坚决执行元首的命令就可以了。

  “还有,在我的私人牙医那边安排人手,如果有人试图绑架他,你们就动手!生死不论,全部干掉!毁掉一切这些人伪造的证据!”李乐见对方答应了下来,多加了一些筹码。

  米施再一次立正说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

  几乎是同一时间,希姆莱也下定了自己的决心。

  他刚刚调查清楚,元首在啤酒馆暴动之后,元首被关进了巴伐利亚州的一所监狱里。

  入狱的时候,元首必然要进行体检,虽然因为身份特殊,体检可能会被取消,可依旧还是有可能留下什么记录。

  所以他下令给自己的手下:“你,立刻打电话去慕尼黑……安排人手,把知道元首秘密的人都控制起来。”

  “是!我这就去办!”那名手下办事效率倒是很高,从希姆莱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之后,就去给部署在巴伐利亚州的党卫队分部打了电话。

  “喂?分部吗?我是总部的拉姆恩上校,我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去办,对,老规矩,不允许记录,你听好!”捏着话筒,他开始交代起希姆莱的命令。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