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9误会

29误会

  “是!长官!我会亲自去执行这个任务!您的要求我会第一时间内完成……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巴伐利亚的党卫队分部,一名穿着党卫队军服的中年男人对着电话承诺道。

  挂掉了电话,他立刻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抽出了一支精美的鲁格手枪。

  然后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军服,把手枪塞进武装带上挂着的皮质枪套里。

  接着,他伸出手指头,扭动了两下领子,让自己的脖子更舒服一些。

  “汉斯!让你的人立刻集合!带上武器!”在这位中年军官看来,这是一次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任务。

  就和明朝的锦衣卫一样,如同天子亲军的缇骑捕拿朝廷要的罪犯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敢反抗的?

  这一次,出动数十名党卫队士兵,去抓几个监狱里的工作人员,当然一定是手到擒来了。

  楼下,叫汉斯的军官听到了自己长官的喊声,立刻下令让执勤待命的党卫队员们集合起来。

  40年的党卫队,和武装党卫军是两个概念。他们虽然也是准军事组织,配发了大量的步枪手枪武器,可毕竟不是正规军。

  很多时候,被后人诟病的党卫军内部,实际上是有很多种分类的。

  在前线打仗的,叫武装党卫军,装备和国防军一样,作战勇猛但是技战术一般,是很多制服控眼里二战经典形象。

  另一些党卫队,或者叫准党卫军,拥有更高级的武装,主要看守集中营,负责处理犹太人,是整个二战德国的“原罪”,名声烂到了极致。

  当然,剩下的党卫队身份就复杂了,他们是纳粹党员,服从国家的安排,是元首的爪牙,干着和警察类似,却部分违法的勾当。

  现在,巴伐利亚党卫队分部的这些准军事成员们,就要去干一些“违法的勾当”了。

  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对于党卫队来说,就和中午吃一顿饭一样容易,而且司空见惯。

  当地的警察也不会多事,因为在名义上来说,他们也属于党卫队,归海德里希管辖。

  “长官!人手已经安排妥当了!三十个成员,二十支手枪还有十支毛瑟98k。”汉斯准备妥当之后,来到中年军官的办公室汇报道。

  “我们这一次行动的任务,是要寻找有关元首被关押在巴伐利亚地区监狱的时候,相关的负责人和纸质记录。”中年的军官一边带头走出办公室,一边说出了任务。

  当他前脚刚刚跨出办公室的房门的时候,屋子里的电话突然又响起了铃声来。

  “见鬼,今天这是怎么了。”中年军官抱怨了一声,看了一眼汉斯,无奈的返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你好,这里是巴伐利亚党卫队分部……什么?”他抓起电话来,说了两句就皱起了眉头。

  电话那边的人,自称元首侍卫队办公室,虽然官衔不大,身份地位却很是压人。

  对方自称叫做米施,是元首的贴身侍卫。

  从来没有过先例,元首的卫队办公室向党卫队的分部下达什么命令。中年军官很是疑惑,他觉得对方一定是打错了电话。

  “米施先生,尽管我对您的身份没有任何怀疑,可是按照规定和惯例,您的任务……什么?元首的任务?”中年军官越听越是疑惑。

  对方显然也没办法说服他,只留下了一句让他等几分钟的话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中年军官站在办公桌前面,傻乎乎的等待着。一直等到他快要没有耐心的时候,电话又重新响了起来。

  当他抓起电话听筒的时候,是接线员的声音:“请您注意您说话的方式和语气,电话来自元首办公室。”

  还不等他惊讶,电话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元首那特殊的声音:“喂?是我……”

  “胜利!元首!”只用了一瞬间,不由自主的,这个分部的长官就并拢了自己的双腿。

  他的目光集中在了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元首的画像里,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身上:“中,中午好,元首!”

  “听着!党卫队里有一些人试图背叛我!就和罗姆当年做的事情一样!希姆莱被他的手下人蒙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李乐在电话那头,开口冰冷的说道。

  然后他问了一个让人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那么,作为巴伐利亚分部的长官,你究竟作何选择呢?”

  “我的元首!效忠您是所有党卫队成员的誓言!”中年军官赶紧开口回答道。

  “很好!听我的命令……直接处死巴伐利亚州监狱内任职的医生约瑟夫·斯坦因·布林!销毁一切他伪造的记录!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电话里,假元首发布了一个非常直白的命令。

  “是!我的元首!我会亲自去执行这个任务!”这中年军官赶紧保证道。

  一边保证,他一边在心中想道:这巴伐利亚监狱还真是倒霉,竟然卷入了一场针对元首的阴谋之中。

  这在他看来,就和找死差不太多,长刀之夜行动才过去了几年,罗姆的血还没干呢!

  至于那个叫什么约瑟夫·斯坦因·布林的倒霉蛋,自己一枪毙了他,也算是给了他一个解脱了。

  如果要是按照党卫队柏林总部的命令,把他送到那里去,那才叫一个生不如死呢。

  “重复我的命令,然后让你的副手来接电话。”李乐不放心,又直接吩咐了一句道。

  中年军官一愣,然后只好重复了一遍李乐的命令,让汉斯听了个通透。同时,他无奈的把手里的电话递给了汉斯。

  两个人很快就被命令互相监督,然后去执行任务。挂了电话之后,这两个巴伐利亚的党卫队干部,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

  如果忠于元首,势必有可能影响到自己在希姆莱那边的印象。可如果自己不执行元首的任务……好吧,这事儿他们两个想都不敢想。

  “出发!无论如何,先到了地方去再说!”他下达了出发的命令,然后钻进了属于他自己的那辆小汽车。

  然后他摇下了自己的车窗,对想要上后面那辆汽车的汉斯喊道:“带上两桶汽油!不要忘了!”

  德国国防军大量使用的代步汽车,是一种叫“桶车”的越野小汽车。备用的车轮胎安放在前面发动机舱盖上,很有设计特色。

  而后方部队用的汽车种类可就杂了,基本就是民用车辆,还有一些工业设计精美的奢侈品。

  生在德国对于喜欢汽车的人来说是一种幸福,毕竟奔驰和宝马等汽车公司都在这里,随便找一辆看上去精美一些的汽车,都有可能是某位大师的世界名作。

  于是三十个党卫队的士兵,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巴伐利亚州的监狱。那里曾经是元首奋斗过的地方,现在那个著名的房间,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

  “吱!”一辆卡车还有一辆汽车就这么停在了监狱的大门口,车上开始跳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党卫队士兵,这吓坏了门口执勤的狱警。

  “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我,我要汇报!”那狱警拎着自己的警棍,开口说话的时候明显被党卫队的气势压迫得很紧张。

  “不关你的事,我是来找约瑟夫·斯坦因·布林医生的!如果你知道他所在的位置,给我们带路!”汉斯一只手按着腰间的手枪,另一只手拨开了拦路的对方。

  同样按着手枪的党卫队士兵,就涌入了监狱的大门。其他的狱警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哪里敢上前阻拦?

  约瑟夫·斯坦因·布林的办公室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带着眼镜的布林这才意识到自己看来成为了党卫队的目标。

  可是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他摘下了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带着两分蔑视开口说道:“我不是犹太人,你们找错人了。”

  他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个才被党卫队误会了,开口解释了这么一句。

  而那两分蔑视,是他觉得对方一定又是哪个环节搞错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约瑟夫·斯坦因·布林医生,你把元首入狱的时候做的记录留在哪里了?”按着自己的手枪,中年军官开口问道。

  “什么记录?元首入狱的时候,典狱长视为贵客,根本就没有进行体检啊……”约瑟夫·斯坦因·布林一脸疑惑的反问道。

  当时他并没有给元首做什么体检,这也是他安然活到现在的一个原因。

  可惜的是,这个事情希姆莱不知道,李乐也不知道,只有死了的真元首,心里有数罢了……

  “没有记录?你撒谎!把元首的档案交出来!不然你和你的家人都要被送到集中营里去!”中年军官按耐不住,已经掀开了手枪套上的盖子。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给元首做什么检查记录,我发誓!”知道事情可能不对,布林医生极力的为自己辩解道。

  “这是误会!这一定有什么误会!”看到对方已经抽出了手枪,布林医生带着哭腔喊道。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