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0没有人是无辜的

30没有人是无辜的

  “我想你还是不肯说实话啊。”党卫队来的第二个军官,也就是叫汉斯的军官同样已经抽出了手枪。

  他们奉命而来,而且可以说是奉了不同的人,内容却很接近的命令而来。

  如果说希姆莱可能搞错了,那么希姆莱和元首同时搞错了的概率是多大呢?

  所以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辩解,谁又能会在这种时候,在意一个同时被希姆莱和元首盯上的蠢货呢?

  约瑟夫·斯坦因·布林这个名字,注定要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哪里会有人知道,李乐推测这个人知道元首有暗疾的原因,是因为后世他为了出名胡乱编撰的一句话呢?

  或者说他并不是胡乱说的,可是李乐却不愿意让他继续说这个事实……

  也许希姆莱把布林带到柏林之后,他就会说出一些让李乐不愿意听到的事实——别怀疑党卫队的手段,他们让一个人说什么,八成那个人就会说什么样的证词。

  “呯!”一发子弹打在了地面上,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个冒着热气的窟窿:“快说!档案究竟藏在哪里了!”

  约瑟夫·斯坦因·布林被这一枪吓得肝胆俱裂,他胡乱的开口回答,只希望自己能够摆脱死亡的阴影:“在楼下,在楼下档案室!”

  “你胡说!你有没有藏起档案,快说,不然我们就打死你,然后去找你的家人!”汉斯的枪口冒着热气,大声的吼道。

  “不!求你!我没有胡说!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布林觉得今天自己简直就倒霉透了。

  “好吧,既然你觉得你说了你自己知道的一切。”为首的中年军官冷声说道:“那就保守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一切秘密吧。”

  说完,他手里的枪就响了,子弹这一次没有打向地板,而是打在了布林的胸膛之上。

  “呯!”为了表现的积极一些,汉斯同样跟着开了枪,子弹这一次同样打中了布林的胸口,让他抽搐着倒下。

  尸体躺下的时候,还撞到了带血的办公桌,然后改变了一个角度,侧翻在了地板上。

  “倒上汽油,烧了这里。”为首的中年军官用下巴示意自己的手下上前。

  两名拎着汽油桶的党卫队士兵,把汽油倒在了尸体和地板上,包括办公桌还有文件柜在内的所有地方。

  然后这些士兵就退出了屋子,向里面丢了几根点燃了的火柴。

  轰的一声,大火就蔓延开来,浓烟从窗口冒出来,引得监牢里的囚犯发出一阵阵欢呼。

  而这些党卫队士兵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他们闯进了监狱的档案室里,将所有的24年的档案都翻找了出来,在院子里烧了个干净。

  狱警们哪敢阻拦,他们等着党卫队的士兵们走了,才敢上前救火,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办公室,可是里面已经烧得什么都没剩下了。

  ……

  “请报告元首!约瑟夫·斯坦因·布林医生已经死了,所有档案都已经被烧毁!”打通了米施的电话,两个人算是完成了任务。

  他们详细的汇报了执行任务的全过程,连开了几枪,放火的时候倒了多少升汽油都详细的上报了数值。

  而马克·贝恩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遥远的巴伐利亚已经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好戏。

  他这个时候还在等自己的手下带回元首的牙医记录,好为他控制元首,把持德国大权做好铺垫。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乐竟然在他等在房间里做美梦的时候,召见了一个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人。

  巨大的元首办公室里,李乐一脸怒意的盯着希姆莱,冷声的呵斥道:“希姆莱!我最忠诚的希姆莱!真是可笑,忠诚的你竟然会第一个背叛我!背叛这个国家!”

  “元,元首……您一定是误会了,我并没有做出什么背叛你的事情。”看到元首大发雷霆,希姆莱感觉到自己亚历山大。

  这可不是他想摊牌的胜利时刻,这个时候他无论多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都必须承认他现在还是元首,那个呼风唤雨的元首大人。

  “你竟然调查那两具尸体,听信自己手下人的怂恿,试图把我当成假的推翻掉!”李乐拍着桌子吼叫道。

  你本来就是假的……希姆莱当然不敢当着李乐的面这么说,他没有相应的证据,知道元首暗疾的人并不多。

  “我的元首,那两具刺客的尸体,确实在我那里,可……可我并没有下令调查啊。”这个时候他必须给李乐一个解释,不给是不行的。

  质疑元首的事情,暗地里可以做,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可是李乐不守规矩,他直接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当面对质,所以希姆莱只能推脱,说自己并没有这么做。

  如果不这么说,他能怎么解释呢?难道对着李乐,冷笑着回答:“我怀疑你是假的,所以必须要调查你,你最好等死吧?”

  “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一直认为你是忠于我的,你是我的朋友,同志,从慕尼黑我们两个人就并肩战斗!”突然间,李乐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这让希姆莱感觉到了不适,他原本还在盘算着如何安抚元首,结果转身就发现元首竟然没有处置他的意思。

  “这完全都是你手下人的挑唆!他们试图谋害我,然后嫁祸给你……这是卑鄙的小人在陷害你我,这是一场战争!”转瞬间,李乐拉出了替罪羊,就看希姆莱上不上道了。

  希姆莱很不情愿拿自己的手下来当垫背的,毕竟有一句名言说的好啊: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啊……

  他试探着开口,对李乐说道:“我的元首,下面人做出了出格的事情,我们制止了他们就好了……毕竟都是忠心耿耿……”

  “不,希姆莱,他们的忠心已经被他们的贪婪超越了。”李乐打断了希姆莱的说辞,摆了摆手说道:“你知道是谁,来我这里告密的么?”

  对这个问题,希姆莱当然是很感兴趣的,他很想知道元首是怎么知道他在验尸的,也很想亲手处理掉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我不打算放过这个挑拨离间的家伙,所以你最好也拿出一点儿诚意来。”李乐想的是尽可能的交换一下,削弱党卫队里不安分的各方势力。

  希姆莱在心中权衡了一下,丢出一个够分量的替死鬼让他很肉疼,可是如果可以趁机除掉一个同样够分量的对手,那就不算吃亏了。

  他想到了这里,赶忙开口说道:“请元首放心,我回去就亲手处理掉威廉医生,还有那个乱出主意的秘书。”

  李乐点了点头,希姆莱拿出的条件非常有诚意了,至少短期内应该没有了要继续追查自己身份的想法。

  他微笑起来,拍着希姆莱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忠诚的,我也相信你的忠诚!让我们一起,为这个国家奋斗!”

  然后他就说出了一个名字,一个让希姆莱眼前一亮,并且很是满意的名字:“除掉马克·贝恩!你知道说的是谁!”

  希姆莱当然知道马克·贝恩是谁,他还知道贝恩是海德里希很重要的幕僚和手下。

  用自己的秘书交换掉海德里希的心腹,这件事显然是一个划算的生意。

  这一刻,希姆莱觉得,能够把利益交换还有人心玩的如此明白的李乐,其实就是真正的那个元首!

  短暂的错愕让希姆莱意识到,自己下结论似乎还是有点儿过早了。

  他应该潜伏起来,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而不是主动出击,如同今天这样让自己陷入被动。

  “元首,贝恩可是党卫队里的高官……即便是我,动手也是要讲证据的。”带着一分试探的目的,希姆莱开口问了一句。

  李乐斜着眼睛盯着希姆莱,把对方盯得浑身不舒服:“他竟然勾结我的牙医,试图编造证据要挟我,让我成为他的傀儡!”

  “他表面上忠于海德里希,实际上是要除掉你和海德里希,自己上位!这种事情……你如果认为可以算了,我可以当做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希姆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这个元首让他除掉贝恩的机会呢?

  “我明白了,元首。今天晚上,我会亲自布置,除掉贝恩!”希姆莱微微鞠躬,对着李乐开口保证道。

  “你可以陪我一起吃晚饭……”李乐对希姆莱说道:“我叫来了莱因哈特,我们三个人共进晚餐,关于党卫队内部的事情,我还有问题要请教你们二位。”

  希姆莱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元首的安排。而希姆莱的手下现在正在总理府门外等着,希望可以告诉希姆莱行动已经失败了。

  他们刚刚得到了消息,证实了巴伐利亚州的监狱失火,烧死了约瑟夫·斯坦因·布林……他们想要的资料,也已经成为了一堆灰烬。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