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2弃子

32弃子

  现在,李乐已经知道巴伐利亚州监狱的事情,他已经处理干净了。现在即便是希姆莱自己跳出来指正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难道戈培尔还有戈林等人,会相信希姆莱说的一切,认定元首是半个太监并且把事情闹大么?

  他倒是相信,戈培尔、戈林还有赫斯等人,甚至会倒打一耙,用这件事除掉希姆莱。

  只要过了今晚,贝恩还有他的同伙会被希姆莱干掉,牙医的事情也会由米施处理干净。

  所以只要他坐在这里,陪着两个党卫队的头子吃这场晚餐,那一切就都会回到李乐的掌控之中。

  “希姆莱,去选两瓶红酒,算是我送给你们两位的礼物。”随后,李乐选了一个好时间,支开了希姆莱。

  然后看着桌子上脸色依旧不太好看的海德里希,开口说道:“你难道就不仔细想一想,我为什么要除掉贝恩么?”

  “如果他执行了你的任务,只是通风报信,那我会把他当作可以信任的盟友,怎么会让希姆莱除掉他?”李乐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他现在说的是实话,所以语气咬的也更狠,更坚定。海德里希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李乐确实没有任何必要除掉贝恩。

  “贝恩正在打我的牙医的主意,这难道也是你的命令?”李乐紧接着落井下石,说出了一个自己的推测来。

  海德里希果然脸色大变,他可没有让贝恩搞什么小动作。坑一下希姆莱是顺手而为,自己主动出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看来元首说的是真的,自己的心腹果然在这个时候背叛了自己。他自己采取了危险的行动,却让元首看破了一切。

  “还记得我说的情报部门么?海德里希,他做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杀他的原因!”李乐再一次强调了那个看不见的情报部队,给海德里希压力。

  果然,海德里希相信了面前的元首。他当然知道如果自己的手下来表达的是他的善意,那元首一定不会是这样一个态度。

  “我信任你,海德里希。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一番信任!下一次,你的心腹最好是忠诚你的,当然,他也必须忠诚于我!”李乐训斥了一句之后,就闭上了嘴巴。

  因为希姆莱已经回来了,手上拎着两瓶非常不错的法国红酒。

  自从德国装甲师用一场漂亮的迂回包抄,打败了强大的法兰西之后。德国高层就很喜欢法国的红酒。

  “我没想到,总理府内也有这样品质的好东西。既然元首慷慨,那我们就只能感谢了。”拿到了好东西的希姆莱心情不错,让他更开心的是,他刚刚出去得到了一个让他兴奋的消息。

  “我的元首,就在刚才,柏林警察局局长汇报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希姆莱把一瓶红酒递给了海德里希,然后对李乐说道。

  “您的牙科保健医生家里发生了劫案,身份不明的劫匪与元首护卫部队的人发生了枪战。”这件事可不是希姆莱授意的,所以他幸灾乐祸的看向了海德里希。

  海德里希当然不知道贝恩自己会发动这样的袭击,脸色立刻变得灰白。他看向李乐,随后更加相信了李乐的说法。

  他的手下背叛了他,并且私自行动妄图对元首的牙医做什么事情——如果成功了还好,可是现在看来,贝恩做的一切都在元首的掌控之中。

  理所当然的,希姆莱说出了结果:“住宅发生了火灾,牙医还有身份不明的匪徒都被击毙了。大火失去了控制,烧掉了好几间房子……”

  “真该死!”海德里希嘴里念叨了这么一句,希姆莱还有李乐都知道他所说的该死,是指昨天还在党卫队里很有权势的贝恩的。

  ……

  “快开车!我要离开柏林!不要停车,直接开出去!”钻进了自己的汽车,贝恩紧张的对自己的司机吩咐道。

  他刚刚得到了消息,自己派出去的心腹,已经在元首牙医的府邸被党卫队的人全歼了。

  这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同时也发现自己考虑的一切,还是太过天真了。

  现在,贝恩才真正了解了元首的恐怖,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不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而是一头噬人的妖怪。

  妖怪,可不是好惹的啊。

  于是贝恩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应该跑路了。他可不想正面和元首打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对方能动用的资源,他连想都不敢想像。

  他必须想办法活下去,然后潜伏起来,等待一个时机。无论是投靠希姆莱或者其他什么人,能让他活下去就好。

  战争时期,有很多机会可以伪造一个不存在的身份。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今天这份情还回来,该死的!”在汽车的后排座椅上,贝恩抽出了自己的手枪,检查了里面的子弹。

  夜已经深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贝恩甚至都没敢回家去找自己的妻子还有孩子。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家里会不会有很多党卫队的杀手正在等待着他回去。

  已经极度紧张的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看见家里的模样:自己的妻子孩子倒在地板上,鲜血擦都擦不干净。

  “我会让你死!死!”他嘴里念叨着,同时看到自己的手枪里满是子弹,这才觉得稍微心安了一些。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汽车似乎还没有发动起来,然后一股浓浓的危机感,就涌上了他的心头。

  “开车!”他捏紧了自己的手枪,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司机身上。

  他不会背叛了我吧?他不会是元首派来杀我的人吧?

  在心中,满是这种疑惑的贝恩,已经隔着汽车驾驶员的座椅靠背,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司机。

  汽车可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结实,实际上这种只有薄薄铁皮的交通工具,除了发动机的方向上有一定防弹能力之外,任何一个角度都会被子弹轻易的贯穿。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人可以相信了,所以他也没有相信任何人的打算。

  “我们……被包围了。”司机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绝望。

  因为他的视野更好,所以他在发动汽车之前,就发现了周围有些不太对劲。

  所以当周围的角落里,走出了十几个端着武器的党卫队士兵的时候,司机已经放弃了任何挣扎的打算。

  “开车!撞死他们!”贝恩也看到了侧面围上来的人,他大叫着,举起自己的手枪希望可以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可惜,对方明显没有打算给他继续顽抗的机会,两侧端着冲锋枪的党卫队士兵直接扣下了扳机。

  “突突!突突!”漂亮的德国p-38冲锋枪拥有不俗的射速,密密麻麻的子弹立刻打在了这辆漂亮的汽车的车门上。

  然后在上面留下了窟窿,贯穿了轻薄的铁皮,在后排的空间里横飞。

  棉絮还有皮革的碎片飞扬起来,伴随着殷红的鲜血。贝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打中了,他颤抖着坐回到座位上,脑袋随着子弹的敲击来回摆动。

  前排的司机被子弹打中,脸已经砸在了方向盘上,按响了汽车的喇叭,于是冲锋枪的声音配合上喇叭的鸣响,让这个角落变得更加热闹。

  打光了手里的弹匣之后,这些党卫队的士兵扬起了自己的冲锋枪,在他们身后,拎着手枪的军官走上前来。

  然后这些带着皮手套的军官拉开了汽车的车门,看着里面已经成了筛子的贝恩,对着尸体又补上了两枪。

  “目标确认已经死了。”一名军官放下还在冒烟的枪口,开口对身边的人说道。

  “是的,已经死了。”另一名军官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带着所有的党卫队士兵离开了。

  他们走后没用三十秒的时间,这里就被柏林的警察接管了起来。

  今天夜里,注定是柏林警察局忙碌的夜晚,因为至少有两名来自党卫队的高级官员被杀死。一名是海德里希的亲信贝恩;一名是希姆莱的心腹伯维尔。

  至于同时跟着倒霉死掉的,一个叫威廉的党卫军验尸官,那就只能算是一个小角色了。

  总理府的餐厅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米施走到了李乐身边,俯下身子对李乐耳语道:“我的元首,刚刚传来的消息,贝恩还有伯维尔都已经死了。”

  李乐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坐在那里的希姆莱,笑着说道:“我很高兴,党卫队的行动还是那样的迅速!”

  “你们还是我最忠诚的朋友,党卫队还是我们对付敌人最锋利的刀剑!”李乐赞扬道:“晚餐还不错,不是么?我突然胃口不错,再帮我上一些土豆,多放一些乳酪和盐。”

  听到元首这么说,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行动顺利。虽然损失掉了心腹,可毕竟这种损失,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有好处。当然,只是对于李乐来说,好处更大更多罢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