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0跳伞

50跳伞

  ju-52是德国二战之中应用范围最广的一种运输机了,就可靠性和省油等优点来说,这种飞机的设计非常成功。

  它采用了类似集装箱一样的波纹机身蒙皮,结实实用。固定式起落架让它看上去有些落后,却可以粗暴的降落,维修性也很好。

  在40年的角度来看,这种飞机已经略显过时了,可是因为性能超群,在拥有制空权的情况下,ju-52依旧在前线大规模的服役。

  实际上,就德国那悲催的产能来说,不将就着用ju-52,也没有什么精力去生产“没什么卵用”的运输机了。

  这种运输机罕见的安装了三台发动机,提供了很稳定的动力。因为引擎分散且数量较多,所以它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怪异丑陋的外形,让它在德国士兵之中有了一个“容克大婶”的绰号——你看,不是容克美女,不是容克贵妇,却偏偏选了大婶这个词汇……

  颠簸的ju-52运输机那独特的方形舷窗外面,云朵已经被刚刚升起的阳光照亮。

  壮观的云海在机翼附近萦绕,也让透过舷窗看着如此壮丽景象的德国伞兵们心情开朗起来。

  他们奉命去夺取一块新的土地,为自己的祖国开疆拓土赢得战争的胜利。

  这些士兵完全有资格骄傲,因为他们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士兵。

  在荷兰,他们从天而降,成百上千的击溃自己的对手,夺取大桥占领要塞,一路上无坚不摧。

  同样,在比利时,还是他们,攻占了盟军的要塞,阻断了对方的撤退,让德军快速占领了比利时的各个要地。

  和自身损失比较起来,他们建立的功勋,打出来的战绩,都值得后人津津乐道。

  正因为有了这些战役之中,作为伞兵先驱的他们惊艳的表现,才有了后来英国和美国著名空降部队更加辉煌的胜利。

  “太阳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准备好,

  谁知道明天它是否还会对我们微笑?

  引擎启动了,满功率工作。

  起飞,带我们上路,今天我们去面对敌人!”

  不知不觉间,有人在嘈杂的机舱里,唱起了属于他们的战歌,这歌曲伴随着他们走过最恶劣的战况,伴随着他们赢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到达预定空域!我们已经核对了地面目标!准备跳伞吧!孩子们!”飞机的驾驶员回过头来,对驾驶舱后面等待的伞兵队长大声的喊道。

  飞机在气流里不停的晃动,听到了喊声的所有伞兵都站立起来。

  “检查自己的装备!注意降落伞的状态!先生们!我们要下去教训那些该死的英国人了!不要让我失望!”站在第一个的伞兵班长喊得歇斯底里。

  所有人都在检查身上的装备,把身上的乱七八糟的降落伞设备都系牢了一些,飞机上红颜色的灯不停的闪烁,提醒着所有人,距离他们跳出机舱去体验降落过程的时候就快到了。

  按着自己腰间手枪的班长大声的最后询问自己的士兵:“都检查好了么?报告!”

  “一!检查完毕!”“二!准备完毕!”“三!检查完毕!”……“十二!我准备好了!”……一声挨着一声的回答,在噪音满满的机舱里回荡。

  突然间,机舱内代表着准备就绪的绿灯闪亮了起来,伞兵班长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拉开了飞机舱门。

  寒冷的风一下子灌入飞机的机舱,高空略显稀薄的空气让所有伞兵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扶着飞机上的扶手,避免自己在颠簸的飞机内跌倒,看着前面人的钢盔后脑勺,每一个士兵都做好了跳下去的准备。

  刚才虽然环境嘈杂,却还能听得清楚的歌声,现在已经变得如同在天边一样的遥远了。

  “来,不要失魂落魄,来!

  引擎轰鸣,伴随着个人独自的思索,

  每个人的思绪想着家里的亲人。

  刹那间,战友们,传来了跳伞的信号,

  我们飞向敌人,在那儿点燃烽火台的警火。

  快速降落,快速降落!”

  一句一句的歌词模糊不清,也根本没有人去在意了,现在飞机里的人们都看到了地面飞上来,穿过机群的高射炮炮弹。

  敌人的防空火力显然并没有被之前的空军轰炸完全摧毁,大量高射武器正在朝着德国的运输机疯狂的开火。

  “跳!跳!”飞机内,伞兵班长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命令。

  “跳!跳!跳!”所有的伞兵都跟着喊道。

  没有一丝犹豫,第一个伞兵一步就跨出了机舱,伸展开自己的身体。

  这是德国伞兵跳伞的标准动作,为了避免身体撞到什么东西,或者影响降落伞的打开,他们在跃出机舱的时候,都要尽可能的打开自己的身体。

  耳边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仅仅只过了零点几秒钟的时间,跳出舱外的伞兵,就能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了一下。

  这是挂在飞机上的降落伞挂钩,在飞机飞行的力量,还有伞兵下坠的力量作用下,拉开了降落伞的感觉。

  感觉到了这个,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同时感觉到自己的上半身被什么东西拉扯着缓慢下降,这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了。

  因为只有这样,跳下去的伞兵就知道自己的降落伞打开了,自己面对的第一个致命的环节,算是安全的闯了过去。

  第二个伞兵跟着一跃而出,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天空中白色的花朵一朵接着一朵盛开,然后连成了一片,一个接着一个,密密麻麻。

  气流很快就把人吹得来回乱晃,同时降落的还有装满了武器的弹药箱。

  如果这个时候不闭上眼睛可以看见自己的双脚吊在空中来回的晃荡,脚下还有时不时飞上来的曳光弹以及高射炮的炮弹划出的痕迹。

  “见鬼!驾驶轰炸机那群混蛋什么时候能真的完成过一次任务?”抓着肩膀上扯着自己的降落伞绳索,伞兵科斯?莱曼在心里叫骂道。

  每一次,他在空降之前,开会确认目标任务的时候,都会听到班长大声的交代:地面防空火力,已经基本被空军轰炸机瘫痪掉了。

  可惜的是,无论是在荷兰还是在比利时,这一次在马耳他,敌人的防空火力就从来没有消失过……

  比起44年诺曼底登录的时候,美国的82还有101空降师的同行们,德国伞兵纵横天下的年代里,还没有能够做到武器和士兵一同空降。

  这个时候,武器是单独丢下去,等着伞兵在落地之后,冒着枪林弹雨去寻找的。

  现在的科斯?莱曼,手里唯一的武器,是用来割断降落伞的匕首,还有腰间在战前配发给上等兵的自卫武器系统。

  呃,自卫武器系统是比较高大上的说法,它还有一个更耳熟能详的名字——手枪。

  降落的地方,是清晨的一片带着微微海雾的草地,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直接跪倒在地面上,然后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然后还没等他爬起来,巨大的降落伞就罩了下来,让他手忙脚乱,好半晌才割断了身上的绳索。

  等他爬出降落伞,仔细的观察周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差到了极点。

  不远处就有英国人大声喊叫,显然他降落的地方距离敌人非常的接近。

  更让他郁闷的是,周围没有自己的战友,甚至连一个武器箱都没有——他只有一支手枪,却要面对敌人可能有的各种武器。

  “我x!”莱曼低声的骂了一句,从腰间的武装带上,抽出了自己的手枪,然后他一只手捏着自己的匕首,一只手拎着手枪,向英国人声音传来的相反方向,迈开了自己的脚步。

  他希望找到自己的班长,或者找到其他的同伴,最好找到一支真正的武器,回头再去找英国人的晦气。

  然后他没走两步,就被一个东西绊倒在地,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就看到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德国伞兵的尸体。

  对方显然被高射机枪打中了,降落伞都没有来得及割,落地就已经死掉了。

  莱曼看到对方腰间没有手枪,只能蹲下身子,在这个士兵身上收刮一些随身携带的弹药。

  如果一会儿找到了步枪,他就能拥有更多的弹药,这是之前空降作战中积累的宝贵经验。

  很可惜,这个伞兵应该是一个新补充来的倒霉鬼,他身上只有毛瑟98k的弹药。

  而莱曼是首批装备stg-44突击步枪的士兵,所以毛瑟98k步枪的子弹,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除非,他的运气太差,只能找到毛瑟步枪作战……莱曼苦笑了一下,还是把口袋塞满了弹夹,才离开了这具尸体。

  身后,猛烈的机枪扫射的声音,断断续续却从未停歇过,莱曼在草地上蹒跚而行,寻找着自己的大部队还有武器箱子。

  这个时候,他开始羡慕起那些乘坐滑翔机的机降部队了——至少,他们在落地的时候,是抱着自己的步枪的……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