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54再战拉巴特

54再战拉巴特

  德国伞兵占领了丁格利山的消息,很快就被正在准备防御德国和意大利人登陆的英国指挥官们知道了。

  他们这一次,才真正的意识到了,身后的伞兵才是他们的心头大患,而那些不知道在哪里的意大利舰队,才是诱饵。

  于是英国人觉得自己愤怒了,他们发现自己被耍了之后,立刻集结兵力,想要夺回丁格利山。

  毕竟那里是整个马耳他的制高点,控制了那里,就等于说可以俯瞰半个马耳他。

  2000名英国陆军开始向丁格利山方向发起反击,莱曼所在的德国伞兵部队,则从丁格利山附近向回收缩,争取攻占重要的中心地区拉巴特。

  同样的,英军也在拉巴特路过,2000名英国士兵奉命从这里切开德国伞兵的防线。

  然后把占领了丁格利山的德国伞兵分割包围,夺回这个岛屿上的制高点。

  现在,马耳他岛上的德国伞兵得到了补充兵力的加强,无数乘坐滑翔机的部队抵达了安全的着陆地点,并且可以随时投入战斗。

  整个岛屿上的德国伞兵总数超过了7000人,而且这些部队还在进一步被加强。

  李乐要攻占马耳他的决心可不是随便说说,他可能是德国人里最希望拔出这颗钉子的一个人了。

  只有他知道马耳他岛给轴心国的地中海航线带来了多大的灾难,也只有他知道,马耳他岛究竟有多么重要!

  夺取了这里,德国那强大的空军就可以将地中海真的一分为二,英国人的战舰进入地中海就必须要面对海空一体的攻击。

  同样的,只要有了这里驻扎的空军还有海军的保护,满载石油的运输船就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利比亚起航,为德国和意大利输血!

  比起并不那么可靠的罗马尼亚,捏在手里的利比亚显然更容易掌控一些。

  同样的,有了这条航线的支持,轴心国北非之战就能得到更多的补给,那也许隆美尔真的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德国在姆贾尔空降了伞兵……是的,人数超过了3000人。”对着无线电,英国指挥官一遍一遍请求着增援。

  他联络了亚历山大港,希望那里的英国地中海舰队可以赶来增援,可是却得到了不太好的消息。

  因为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德国人引诱英国舰队的圈套,英国海军无法出动加入战斗。

  奥兰海战的潜艇埋伏圈如同一个噩梦一样,老辣的英国地中海舰队司令官坎安宁可不愿意拿自己的舰队去冒险。

  实际上他说服法国海军的分舰队投降,并且将亚历山大港的危机解除,已经让英国上上下下松了一口气了。

  能够让一艘法国战列舰脱离轴心国的掌控,就意味着自己可以少对付一个敌人!

  现在,指望地中海舰队倾巢而出,对抗德国在马耳他岛的登陆,坎安宁心里可没有什么底。

  如果他的舰队被重创,那么整个苏伊士运河都将直面意大利海军的威胁,这绝对不是英国希望看到的结果。

  “我们在岛上有1万3000多名士兵……结果你们却被3000德国伞兵给打败了?”坎安宁有些难以置信的询问有关马耳他的战况。

  陆军的几个将领非常不好意思,他们也知道,自己手下们的表现实在是不太让人满意。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在1940年这个时间点上,陆地上的战争,有哪个混蛋敢打包票,说自己能打败德国陆军?

  这个时候,英国陆军的将军很想对自己的海军同僚们说一句:“法国那么大,也才撑了几个星期。”

  指望增援,马耳他岛上的英国指挥官们知道可能是指望不上了,他们能做的就只有依靠自己,把德国人赶下海去!

  要说英国人不重视马耳他,那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现在这场战斗完全可以看做是不列颠之战的预演。

  所以英国士兵在拉巴特坚定的迈出了自己进攻的步伐,而他们在城外不远的地方,就遇到了前来攻击的德国伞兵。

  双方很快就激烈的开火,如同斗牛一样打了起来。德国伞兵没有意识到英国人的反击如此坚决迅速,英国人也没料到德国人敢继续进攻拉巴特。

  所以双方接触了一下之后,立刻就同时后撤,然后挖掘战壕布置防线,等待对方的进攻。

  和传统的步兵有些区别,毕竟德国伞兵没有携带重型武器,他们的阵地遭到了英国人的炮击,不过规模却并不大。

  忍受着又一次炮火的摧残,德国伞兵们在自己挖出来的简单防御工事里,抱着武器等待着英国人的进攻。

  他们有耐心继续等待下去,可是英国人明显已经没有了等待下去的资本,如果任由德国伞兵在岛屿上肆虐,那马耳他也就距离丢失不远了。

  果然,英国士兵们在炮击之后,就发起了一次试探性质的攻击。

  mg-34机枪咆哮起来,把这一次装模作样的攻击给扫了回去,对方丢下了十几具尸体,狼狈的窜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莱曼探出半个脑袋看了看倒在双方阵地之间的英国士兵尸体,对机枪阵地如此快的开火有些不满。

  他还没来得及开一枪,敌人就撤退了回去——这让莱曼有些无聊,却又不得不躲藏好,迎接下面的炮击。

  英**队不负众望,习惯性的在攻击之后,用火炮来敲打对手。一轮炮弹落了下来,把刚刚开火的机枪阵地附近犁了一遍。

  这是他们的光荣传统,作为经历过战火的莱曼等人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刚才开火的机枪阵地早就转移了,连带着周围的伞兵们也早就撤离。那里现在空无一人,所以也就任由英国人狂轰滥炸。

  “还真是学不聪明的笨蛋们。”莱曼可不知道,几年后他的祖国就这么被如此笨蛋的对方击败。他嘴上不留一点情分的吐槽,带着一丝不屑。

  这一次,25磅炮的支援炮火还没有停歇下来,英国人的正式攻击就开始了。

  端着李·恩菲尔德步枪的英国士兵对着莱曼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看上去有数百人那么多。

  莱曼检查了一下手里武器的弹匣,确认了里面的弹药之后,靠在散兵坑上,等着自己身边的步枪射手开火。

  在400米远的距离上,还轮不着他开火。伞兵部队里还有茫茫多的毛瑟98k步枪射手,这个距离上是他们表现的机会。

  “呯!”很快,毛瑟步枪那清脆的射击声响了起来,双方的距离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近。

  “两百米!”随着一名德国射手打光了弹舱里的子弹,蹲下身子来为自己的毛瑟步枪装填弹夹,一名军官大声的提醒了所有人敌人的大概距离。

  这些已经打老了仗的德军们,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准确的判断出,敌人距离自己阵地的距离来。

  “机枪小组,开火!开火!压制射击!”给自己武器装填子弹的班长大声的下达了机枪开火的命令。

  不远处听到了命令的机枪射手,立刻扣下了手指压着的扳机,让mg-34机枪开始工作。

  “哒!哒哒!”副射手用手掌托着的弹链,随着机枪的咆哮声被用力的抽入枪身,剩下的部分在副射手的掌心跳动着,仿佛拥有生命一般。

  弹壳被抛出机枪的枪身,落在泥土上的时候还冒着热气。

  曳光弹从枪口飞出,帮助开火攻击的人,让他更容易瞄准自己想要攻击的目标。

  一个接着一个的英国士兵被打倒,德国伞兵坚韧的防御让这些没有经历过真正血战的对手吃尽了苦头。

  对方显然没有意识到和自己交战的敌人究竟有多么强悍,这些可怕的士兵在数年后,把安齐奥变成了铜墙铁壁。

  可以说,德国伞兵部队算得上精锐之中的精锐,他们在山地还有复杂地形之下组织防御的能力,在44年甚至45年都让盟军头疼万分。

  然而,这是1940年,已经布置好了防御的德国伞兵部队,怎么可能被兵力并不占优的英国人击溃呢?

  英国人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们还在试图突破德国伞兵的防线,希望可以击溃对手,夺回丁格利山。

  莱曼也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端起自己的突击步枪,在150米的距离上给他的对手们来了一下狠辣的突袭。

  他没有选择连续射击,而是用突击步枪点射,一个接着一个的打翻正面的英军。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他每一次扣下扳机,贴在枪托上的脸颊都能感觉到武器传来的震动。

  每一次震动,都代表着枪机在来回运动,都代表着有一枚子弹飞出了枪膛,都代表有一个敌人被打中。

  透过枪身上的准星缺口,莱曼在钢盔冰冷边沿下的眼睛看见自己的枪口压在敌人的身体上,随着他扣下扳机,对方就被巨大的力量扯动,仰面反倒在地上。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