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87他没说错

87他没说错

  潮湿狭小的走廊里,头顶上都是一些密密麻麻的管道还有已经掉漆的扶手。

  一个留着长长胡须的男人穿着背心靠在温热的机器上,享受着环绕在身边的那难熬的温度。

  他的身后是一台正在工作的柴油机,上面的几个转速表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而远处的机械,正在往复运转,节奏明快但是却略显单调。他松动了身边的一个小阀门,微微调整了一下机器的工作状态,让转数表的指针更加稳定一些。

  昏暗的灯光,让这个男人身边的一切都看上去有些模糊,电源是宝贵的东西,实际上这里已经比刚刚明亮了许多了。

  “航速10节,保持!”头顶上的一个喇叭里,传来了指挥官的命令,满脸胡子的男人看了一眼转数表,打了一个哈欠并没有再操作什么。

  这里是禁止吸烟的地方,空气已经污浊到让人窒息的边缘。男人许久不洗澡的体香配合上食物还有柴油的气味,让人每呼吸一次都需要莫大毅力。

  这里是炎热的撒哈拉沙漠,因为不论外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温度,这个地方都是常年三十度以上的高温。

  大胡子男人的头顶上,管道再继续向上延伸,就是已经排出了海水的舱室,然后这个舱室再向上,就是这艘潜艇的甲板了。

  现在,这段甲板正在波涛汹涌的北大西洋海面上乘风破浪,这里的海水依旧冰冷,并没有因为八月的气温变得温暖。

  u型潜艇那锋利的舰首切开了巨大的海浪,激起了一片白色的浪花,打在了潜艇的围壳上,在上面聚成小溪,沿着钢铁的缝隙向下流淌。

  已经被海水打湿的栏杆上,一只有力的手正握在上面,手的主人穿着皮大衣,略微斜着在头顶上扣着一顶来自德国海军的军帽。

  他的身边,一个军官正端着望远镜,搜索着附近的海面,而脚下的地方,一些水兵正坐在88毫米口径大炮的边上聊天。

  德国的潜艇围壳的正前方,有一门用来消灭低价值目标的88毫米口径高射炮。

  这武器在对空的时候可以作为自卫武器使用,遇到没有任何武装的商船的时候,可以用来炮击对方,节省宝贵的鱼雷。

  如此设计一直延续到战争结束的时候,毕竟这个时候潜艇只是一种可以下潜的战舰,而不是一艘潜在水下的战舰。

  德国潜艇在水面上拥有十几节的航行速度,可在水下的时候,往往只有4节左右的坑爹航速……

  这门88毫米口径大炮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打劫商船。在对方没有反击的能力的时候,德国海军可以用这个抢劫对方,获取一些宝贵的物资。

  在海上,现在的交战双方还没有意识到战争的残酷性。所以有很多有趣的事情,还在频繁的发生。

  比如说德国海军有的时候会发求救信号给英国,让他们设法营救落水的英国运输船船员。

  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德国潜艇也和海盗一样,会抢劫英国商船,把上面的食物还有其他有用的物资抢走,再击沉船只毁掉剩下拿不走的一切。

  1939年的10月,斯卡帕湾的幽灵u-47潜艇击沉了皇家橡树号战列舰,成就了一个叫普里恩的艇长。

  也是在这一天,德国潜艇部队进入到了高层的视野之中,凶狠的狼群还有一个叫邓尼茨的将领成为了德国海军新的希望。

  差不多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德国潜艇部队就开始谱写自己的辉煌。

  用千吨的战舰,击沉十万吨敌人的运输船和战舰,这是多么英勇,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

  先把那可怜的英雄主义还有男人的情怀放在一边,因为在二战之中,德国潜艇部队的官兵,是阵亡率最高的。

  第二高的是盟军空袭德国的战略轰炸机部队,可见任何写满了浪漫的战争童话,实际上都是用鲜血染红的。

  指挥潜艇在广袤的大西洋上寻找英国人的运输船,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枯燥的工作。

  出海的时候,潜艇内部堆放满了补给物资。舱室还有过道里都是食物还有其他补给品,而在出海之后一周,不易保存的东西就会被消耗干净。

  剩下的时间里,潜艇上的士兵只能享受那些难吃的风干食物,在如同沙漠一样的海洋上,寻找他们要攻击的目标。

  狼群战术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形成规模,邓尼茨还在开发他的那套群起而攻之的伟大畅想。

  对于现在的潜艇部队官兵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现在的英国海军,根本没有精力来管他们。

  这是一个好时代,英国海军没有像样的反潜手段,所以德国潜艇还没有面对真正的考验。

  “还没找到目标么?”站在潜艇的围壳上,看着脚下那些吸烟透气的手下,普里恩在大西洋上,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皮大衣。

  这种专门为潜艇艇长准备的皮制大衣,可以有效的阻隔海水,避免被海浪打湿里面的衣服,是很受欢迎的时髦东西。

  配上高倍的望远镜,以及斜戴着的德国大沿军帽,构成了一个典型的德国海军潜艇指挥官的形象。

  实际上,在作战之中,潜艇的指挥官穿戴可没有这么风骚,他们会斜着背上一个装海图的挎包,口袋里还装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显得邋里邋遢。

  不过有这么一句话说的好,叫做“陆军土,海军洋”,概括了所有国家军队内的实际状况。

  海军衣装再老土,也要比陆军大头兵身上的衣服洋气不少。更何况穿着这身行头的,是普里恩这样一个潜艇王牌。

  围壳边上,巨大的白色印刷字体涂在两侧,“47”这个编号赋予了这艘潜艇一个让人仰望的光环。

  “这一次我们的运气不太好,现在还剩下一半的鱼雷呢。”副官放下了望远镜,靠在栏杆上回答道。

  他掏出了一个精美的打火机,拨开了上面的火石,点燃了普里恩递给他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股浓浓的烟雾。

  从德国占领的港口出海,绕过英国的岛屿,最终到达伏击英国商船的航道上,这是一个复杂而且单调的过程。

  虽然这个时候盟军的反潜力量几乎为零,可如此远航之后再继续漫长的寻找,找到可以攻击的目标,的确让人心力憔悴。

  现实中德国海军潜艇部队是英雄悲歌,他们再最好的时候没有配套战术也没有合格的武器,却在拿到了合格武器有了强大战术之后,发现自己必须要面对掌握了反潜技术的敌人。

  “有别的潜艇发来的消息么?”普里恩同样点燃了自己的香烟,吞云吐雾道。

  “我上来之前刚去过无线电室,没有相关的消息。”副官擦了擦鼻子,对普里恩回答道。

  普里恩出海的时候,携带了一本大约一寸厚的书,现在这本书已经被看掉了三分之二,也预示着他们这一次返航的时间,已经快要临近了。

  “国内的广播倒是挺准时的,元首昨天发表了一片演说,我听着很受鼓舞,他说的真好。”又一个大浪掀过,水花打在副官身边粗大的通气管上,也打在了普里恩的脸上。

  u-47潜艇水下排水量才800多吨,在风高浪急的北大西洋,它就如同是一片叶子,在翻滚的海面上随波逐流。

  颠簸起伏,让潜艇上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晕眩。不过他们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种飘忽。

  在潜艇外面放风的水兵们,现在穿的衣服都是秋天的衣物,因为海面上是那么的阴冷。

  隔着几层铁皮的潜艇内部,执勤的水兵却穿着夏天的军服,炎热的程度就和沙漠一模一样。

  这就是潜艇官兵过的生活,这就是那些创造了大西洋破交战奇迹的德国潜艇官兵,真正的生活。

  伴随他们的就只有密密麻麻的旋转手柄,手柄后面是数以百计的精密阀门,阀门旁边是一个一个标满了数字的仪表。仪表镶嵌在无数粗细不同的管道之间!

  蒸汽朋克之类的艺术,在德国潜艇官兵面前不值一提,因为他们每天就在这种状态下工作,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如果是下潜状态下,德国潜艇内的灯光就和现在起夜用的夜灯差不多亮度。为了节约用电,潜艇官兵需要在几乎看不清的状态下,熟练的操作他负责的所有开关还有阀门。

  一旦出错,他们就要和这个巨大的钢铁棺材一起沉没,沉到数百米深的海底,永远不见天日。

  “元首说了什么?”普里恩端起望远镜,借着明媚的阳光,看向了远处的海面。

  “他说……”副官一脸回忆的模样:“我学不好,大概意思,就是说我们这些潜艇官兵,是非常辛苦,也为这个国家牺牲最多的人了。”

  “他没说错,现在德国海军,就只剩下我们还在战斗了!”普里恩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开口对自己的副官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