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06入夜

106入夜

  上一次德国潜艇部队袭击英国的j-18运输船队的时候,手下人并没有急着叫醒这位熟睡的英国首相大人。

  毕竟德国击沉英国运输船这种事情,在1940年是非常的普遍的。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而已,所以手下人并没有急着汇报,把它当成了一次普通的事件处理了下来。

  后来,海军内部统一了口径,更是把这件事情作为一次平常事件处理,避免引起海军内部的恐慌。

  他们咬定了这是一次偶然事件,让丘吉尔都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力。

  所以,当这一次,海军的gh-67运输船队再一次出现问题之后,海军的相应官员一时间全都愣在了那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gh-67运输船队被袭击了?”一个海军军官在他的办公室里拍案而起。

  他原本应该是去休息的,可是因为关注着gh-67船队,所以今天夜里刻意加班,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原本他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巧的事情,会让德国人的潜艇连续袭击英国舰队两次。

  所以他虽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却没有去关心gh-67运输船队,而是在为自己煮着咖啡,惬意的回味着刚刚享用的晚餐。

  可是当他的电话如同炸雷一样突兀的响起之后,他的这份好心情就荡然无存了。

  “你给我说清楚一些!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不清不楚的汇报,会引起多大的恐慌?”他捏着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也不怪他这样的失态,那是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如果这件事持续发酵之后,英国海军高层面临的动荡。

  空军的好几个将领现在还在隔离审查之中呢,海军的规模可比空军大多了,要审查的人何止千百?

  放下了手中的电话,他踌躇了几秒钟,才重新抓起电话来,打给了自己的上司:“喂?长官……有一件坏消息要告诉你。”

  “你不是想要告诉我说,那个该死的gh-67运输船队被德国人偷袭了吧?”电话那边,英国海军的将领显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而是在自己的家中休息。

  并不是所有的军官都需要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的,也用不着这样做。最好的状态就是有些人在值班,而另一些人去休息。

  听到自己的手下说话的那种颓然的声音,在家里举着电话的英国海军将领随意的开了一句玩笑。

  很快他就觉得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了,因为打来电话的对方根本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回应他的玩笑。

  “……见鬼,你说话啊!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他后悔自己张嘴就开了这么一个没有营养的笑话了。

  可是对方的回答让他悔之晚矣,连抽自己嘴巴都来不及:“将军阁下!gh-67运输船队被德国潜艇袭击,损失惨重……”

  接电话的将军差点儿就把自己的电话听筒摔在地上,作为一个经历过h舰队决心号沉没事件审查的高级将领,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同时,他也知道,这一次搞不好,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就要换一个人来坐了。

  在他的任期内,英国被击沉的运输船已经多到不计其数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j-18还有gh-67两个重要的运输船队出了问题,他无疑是最直接的责任人。

  如此被动的局面下,自己急流勇退交出权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接下来的事件调查,自己没有了权力还有没有本事熬下去呢?

  “究竟是一次小规模的袭击……还是那种类似j-18运输船队的大规模袭击?”他脑筋飞转,开口问出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来。

  还不等自己的手下解释,他就自己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究竟是德国人有预谋的,还是仅仅只是一次偶然事件,你考虑好回答我!”

  “电话里只说这个运输船队损失惨重,并没有提到敌人的规模……”打电话来的手下开口,回答了自己所知的内容。

  这种时候大家都是把皮球往外踢的时候,谁会自己下结论给这件事情定性?那不是傻子,而是疯子了!

  现在,就算是英国海军总司令,或者是海军大臣,在描述这件事的性质上的时候,都会谨慎的选择自己的词汇,何况是一个经手的小军官了。

  他斟酌了半天的用词,好不容易开口形容道:“现在,长官,我们能确定的,就只有舰队被袭击这一件事情。”

  “你最好赶紧祈祷,祈祷这一次袭击只是一次偶然事件,或者说德国人的潜艇数量,一定要在三艘之下!明白了么?”这个海军将领对自己的手下说道。

  不等对方回答,他就挂掉了电话,颓然的坐到了自己的沙发上,看着面前穿着体面睡衣的贵妇人。

  这是他的爱人,也是一个英国的传统贵族。对方本来是给他送咖啡来的,可是却被他打电话的状态给吓到了。

  “亲爱的,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英国贵妇可是见过世面的人,她的父亲是一个男爵,她年轻的时候经常出入宫廷宴会。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亲爱的……这海军司令部的天,估计都要变了……见鬼,也许我也会被隔离,你自己要注意安全。”他看着自己的老婆,开始嘱咐起来。

  一边穿上自己的军装,这个将军一边对自己的妻子安排道:“听到防空警报的时候,一定要带着孩子们躲藏到防空洞里去,不要有什么侥幸的心理……”

  他看了看窗外那还响着火灾警报的城市,叹息了一口气之后,开口继续悲观的说道:“我也许会被隔离起来,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有可能被放回来。”

  “天啊!他们怎么敢这样对一个海军将领?难道他们已经不顾自己的风度和脸面了吗?”他的妻子仿佛被踩到了脚尖,尖锐的叫了起来。

  将军的儿子在海军服役,儿媳妇是一名护士,因为伦敦轰炸的关系,正在加班。

  所以家里的几个孙子辈的孩子都交给了他们照料,家里还有一个保姆,所以也没有感觉到捉襟见肘。

  可当这个家的顶梁柱,身为海军将领的男人要离开的时候,女主人立刻就感觉到了压力。

  “脸面?风度?”男人带上了海军的军帽,怜惜的摸了摸妻子那已经有些皱纹的脸颊,冷笑了一声。

  “几乎可以确定,在海军高层中,有一个德国人的间谍……不把他找出来,那说什么脸面和风度,都是戏言罢了。”他收回了自己的手,带着等候在门口的副官,离开了自己的住宅。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一个守在丘吉尔卧室外面的军官,看着赶来的另一个海军将领,开口轻声说道:“这一次,我们不好解释了。”

  “也不用解释了。”赶来的军官一脸的疲惫,不过却释然的说道:“我们已经确认了情报方面的泄漏,说明间谍依旧存在。”

  那守在丘吉尔门外的军官提到这个,显得不耐烦起来:“见鬼!这个级别上怎么可能有德国人的间谍?你?还是我?”

  刚刚赶来的海军将领看了一眼身后,发现没有其他人在附近,才回过头来低声呵斥道:“闭上你的嘴巴!如果被情报部门的人听见了,你和我会有麻烦的!”

  “难道说,我们还要经历一次那样的审查?你不要忘了库伯先生的事情……”那军官依旧在喋喋不休,他害怕的是又一次无休止的大规模审查行动。

  那种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只能一次次被人审问的灾难过程,想一想就让人绝望。

  他提到的库伯,就是那个在审查的时候受不了怀疑,自杀身亡的官员。现在他的死大家讳莫如深,给整个英国海军高层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一会儿,达德利·庞德也走进了房间,他把自己的外套递给了侍从,然后看着已经在屋子里的两个手下。

  他苦笑了一下,带着那种失败的表情,开口问道:“还没有叫醒首相吗?”

  他的问题让屋子里的两个人摇了摇头,于是达德利·庞德走到丘吉尔的门外,敲响了首相的房门。

  “首相先生,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有要紧的事情。”帮庞德敲响了房门的侍从,谨慎的轻声对屋子里喊道。

  丘吉尔很快拉开了房门,看着等候在门外的海军顾问,还有海军第一海务大臣等人,明显愣了一下。

  “首相先生,我不得不通知一个坏消息给您……德国人袭击了我们的gh-67运输船队,具体的消息还没有统计出来。”

  “舰队护航编队的指挥官来电,说整个船队损失惨重。”另一个知情的将领如此解释道。

  这个时间丘吉尔并没有睡觉,他只是在房间里休息而已。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看向了达德利·庞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什么?gh-67运输船队,被德国人袭击了?”间隔了两秒钟,他突然惊声尖叫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