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09来自东方的解衣推食

109来自东方的解衣推食

  实际上,在u-47潜艇偷袭斯卡帕湾之前,连希特勒自己都不认为潜艇是一种可以抗衡巨型战舰的武器。

  可是,在u-47勇敢的驶向斯卡帕湾,最后在那里打出了震惊世界的战绩之后,潜艇部队就有了一个光环,一个延续数十年的光环——水中刺客。

  从前的潜艇,就好像是一个“蟊贼”,只能偷偷摸摸的活动,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

  而现在的潜艇,就好像是一个隐匿在黑暗中的杀手,可以在别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刺出他最致命的一击。

  依旧还在循环演唱的军乐队还在拨动他们的琴弦,旋律在港口的天空上回荡。

  雄壮的歌声似乎在努力,努力让德国海军重新拾起争霸大洋的信心。

  随着指挥手里的长长的指挥棒上下起伏,鼓点和长号交织成了美妙的音符,敲打在所有记者们的心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乐已经在海风之中站在了码头上靠近潜艇停靠部分的位置。

  他站在那里,任由海风吹拂他身上灰色的长款风衣,虽然是炎热的8月,可海港内的海风依旧不小。

  带着海鲜气息的风摇曳着李乐的衣角,他站在那里看着海面上的潜艇,带着久违的兴奋。

  李乐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普里恩,没有见过那个斯卡帕湾内的孤胆英雄。

  虽然他已经学会了冷静的看待那些鲜活在眼前的历史名人,可这并不妨碍他在心中燃起那种见到熟人的幸福感。

  对着这些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名字的英雄们,李乐可谓是神交已久,他们那逆天的战绩,为祖国战斗到最后的勇气,都曾经激励过李乐。

  u-47潜艇在海浪之中,一点点的靠在了码头上,军乐队的演奏依旧嘹亮,潜艇上面的人已经清晰可见。

  正是因为这些远洋归来的人已经可以清晰可见,所以让站在码头上那些穿戴着整齐党卫队军装的人,显得更加讽刺。

  潜艇专用的跳板被水手们搭在了甲板上,当第一名走到红地毯上的潜艇水手跳上了码头的时候,不少人极不舒服的吞了一口唾沫。

  气味,那有些让人作呕的气味甚至掩盖了海风带来的那股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让人胃部都不舒服的翻腾起来。

  已经肮脏到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衣服,穿在一个如同野人一样没有刮胡子的男人身上。

  他安静的看着码头上迎接他的人群,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欢迎你的归来!”一个士兵捧着鲜花上前,对方接过了那一捧鲜花之后,却没有张嘴说什么。

  长久以来在幽闭的环境里工作,他已经忘记了许多语言,除了那些每天都和自己战友说的工作词汇之外,他很久没有说一些日常用语了。

  “谢……谢。”这个可怜的水手最后挤出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惊讶的看见,一个面熟的男人,带着一大群军官走了过来。

  他那有些迟滞的大脑还没有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谁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就扶在了他的双臂上。

  “我最英勇的士兵!见到你们回来我很高兴!”他的眼中,一个嘴唇上留着整齐小胡子的男人,一双锐利的眼睛正含着笑意,和他打着招呼。

  抱着怀里的鲜花,这个士兵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激动的哭了起来。

  他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他宣誓效忠的元首,他看着对方把手抓在他那恶心的连自己都不忍直视的袖子上,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止不住的留下来。

  “我的元首!”他失声痛苦,如同一个撒娇的孩子,看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

  这是一个年代的信仰,这是一个我们现在根本不理解的情绪。当握着领袖的手,眼泪真的会止不住的流淌,那是时代造就的情感,抹杀不去。

  那些握着伟人的手哭泣的人,留下的一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并非是我们今天认为的造假或者摆拍。

  照片里都是真情的流露,他们崇拜自己的领袖,信任自己的领袖,追随着领袖的脚步,希望用自己的战斗,为自己的民族开疆拓土。

  为了这浓烈到如同美酒一样芬芳的情感,他们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愿意为了一个誓言直面地狱。

  这名潜艇士兵的白色海军军服上,到处都是机油留下的油渍和痕迹,带着雄性动物几十天不洗澡留下的恶臭。

  可是李乐依旧好不厌恶的抓着他的袖子,依旧面带笑容开口问侯道:“我最英勇的士兵,见到你们回来我很高兴!”

  现在,这名水兵的眼神里,都是甘愿为这个国家,为这个领袖去死的表情。

  他并拢了自己脚上穿着的一双已经磕碰到破旧的皮靴,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元首万岁!一等兵约瑟夫向您致敬!”

  跳板上紧跟着他走上陆地的水兵听到了他的喊声,抬起头来才看见元首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

  这个水兵明显也愣了一下,然后他把行李丢在了地上,双手在自己肮脏的裤腿上使劲蹭了蹭,然后才立正站好,抬起自己的胳膊敬礼:“嗨!希特勒!”

  李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那么拘礼,有他的带领,身后的那些海军高层将领们,也只能委屈了自己的鼻子,继续跟在元首的身后了。

  “不要看他们身上的衣服破旧,不要嘲笑他们的气味难闻。”李乐回过头来,对自己身后的海军将领们说道。

  他指了指还在不停从潜艇上走下来的官兵,对邓尼茨说道:“他们,都是我们最伟大的同志!都是为祖国无私奉献的勇敢士兵!”

  “他们如今这幅模样,是为了伟大德意志的复兴。他们值得我们尊重,也值得我们学习!”李乐拍了拍面前的潜艇士兵的肩膀,又向下一个士兵迎去。

  第三个士兵已经有了精神准备,他正在用自己那根本脏到不能看的袖子擦自己的眼睛。

  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流下来,可能没有比现在还要幸福的时刻了:他们活着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并且被元首亲切的接见了。

  “不要让眼睛感染了……你们都是帝国宝贵的财富!”李乐掏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一脸受宠若惊的士兵。

  身后的邓尼茨已经被李乐的做法震惊了——眼前的这些士兵,现在怕是已经成了最忠心的战士了。

  哪怕现在李乐命令他们去送死,他们也会心甘情愿的留下遗书然后出海吧?

  没想到元首对鼓舞士气的手段,已经把握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邓尼茨一边跟着往前面走,一边在心中感叹道。

  要知道,在欧洲并不流行那种东方式的收买人心的桥段,并非是没有,而是说能够学会并且愿意把这种安抚收拾人心的手段应用出来的人,是非常少的。

  李乐的灵魂来自东方,所以他玩起这种解衣推食的手段来,那简直就是在本色演出。

  所以当他脱下自己的风衣,盖在了普里恩的肩膀上的时候,邓尼茨才恍然大悟,原来元首在并不炎热的天气里披了一件外套,还有这么一个作用。

  普里恩也许久没有刮他的胡子了,他眼角湿润的看着元首为自己披上了风衣,颇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

  普里恩要比他的手下们看上去正常多了,因为他有一身比较合体的皮大衣,因为防水而且颜色较深,让他看起来还保留着最后一丝体面。

  不过艇长普里恩也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清理他的胡须了,所以远处的人们完全认不出眼前这位野人就是这艘潜艇的艇长。

  和出海之前或者在岸上休假的海军官兵完全是两个样子,在法国休假的潜艇官兵有钱又绅士,是法国女孩喜欢的男人。

  他们出手阔绰并且懂得享受生活,所以当他们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总是会吸引当地的法国女人。

  显然,如果普里恩能刮刮胡子,然后把他的头发好好整理整理,他也属于那种可以吸引美女并且和她们共度良宵的类型。

  如果不是李乐经常看到普里恩的照片,也差点儿认不出这个德国潜艇王牌。

  “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普里恩艇长!你又一次完成了最危险的任务,为帝国延续了胜利的辉煌!”李乐笑着对普里恩说道。

  上一次击沉皇家橡树号战列舰,元首亲自下令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把u-47潜艇里所有的人都接到了柏林,并且亲自给普里恩颁发了勋章。

  这一次,元首守在港口上等待,并且亲手把自己的风衣披在了他的身上——如此殊荣,怎能不为之效死?

  “元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看的我都要热血沸腾了。”带着圆形眼镜,最近一直在打酱油的希姆莱侧过头来,悄声问一旁的戈培尔。

  戈培尔头也没回,带着无限的崇拜,一边鼓掌一边对希姆莱说道:“你只是没发现,元首一直都这样厉害!”

  他说完之后还嫌自己说的不够好,又补充了一句:“他是一个天生为媒体而生的男人,他适合站在演讲台上,让所有人都热烈起来!”

  ----------------

  龙灵在这里打滚卖萌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收藏!今日第9更,各位看的爽不爽?爽就把票都给龙灵吧……拜谢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