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17难堪

117难堪

  “先生!我劝你冷静一下!审查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为首的空军军官看着已经暴怒的情报军官,开口劝说道。

  “冷静?你们在报复我们,却让我们冷静?”对方说话的时候,已经带着一股冲天的怨气了。

  情形似乎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失控了,空军军官身后的士兵已经因为紧张把手按在了武器上,而情报部门的军官也已经恼羞成怒的大骂。

  “请你们服从命令!”空军军官程式化的开口劝说,语气却有一些煽风点火的意思。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几天前他们还在空军的军官面前耀武扬威。

  “去你的服从命令!我们要维护自己的权力!”一边说,一个带头的情报军官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手枪,在手上挥舞着大骂。

  他的动作让那些从敦刻尔克回来,如同惊弓之鸟的英国士兵一下子紧张起来。

  于是空军军官身后的士兵,纷纷摘下了背后的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那个挥舞手枪的情报军官。

  “怎么?你们还敢向我开枪不成?我可是一名上尉军官!你们敢用枪指着我?”情报军官一脸的怒气,冷声对那些士兵喊道。

  这些可怜的陆军士兵一个一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

  作为普通步兵士兵来说,他们当然不敢把武器对准一个上尉军官。可是他们也是带着命令来的,执行的就是看押逮捕的任务。

  如果对方合作,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可如果对方拒捕,那他们带着武器难道只能看着?

  “怎么?你还敢拒捕不成?”空军军官冷笑着质问,手也按在了腰间的手枪上。

  情报科的科长这个时候也看不下去了,赶紧呵斥自己的手下:“混蛋!把手枪收起来!你疯了吗?”

  “我疯了?你把手下交给那些怀恨在心的人,你是不是疯了?”那军官看着自己的长官,开口问道:“他们会栽赃给我们的!”

  “你说什么胡话?把枪收起来!”科长上前一步,想要抢夺那支危险的手枪。

  可似乎他的手下并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对方退了一步,继续威胁道:“让我们回家!我们不需要什么审判!我辞职!让这场狗屁战争见鬼去吧!”

  审查这种事情,确实是很伤人的一种手段,如果审问的是别人的时候,这种伤痕还不那么明显。

  可一旦落在自己的身上,那就足够让人难受了。另一方面,把审问人交给被审问的人再审问一次,绝对是一个很让人崩溃的事情。

  “辞职也要等审查结束之后,先生!”带着几分看戏心态的空军军官,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补了这么一句。

  他可是围观群众不嫌弃事大,他可不介意闹出一些事情来,让曾经为难过空军指挥部的情报部门,出一些丑。

  听到他这么一说,对方果然更加愤怒起来,周围的一些情报军官也看向了他的方向,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打不到我的表情……这个时候的空军军官,脸上就是这样一副欠揍的模样。

  “交出你的武器!上尉!我命令你!”科长看到局势已经混乱起来,赶紧开口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长官!”那上尉情报军官看着自己的长官,捏着手枪一脸的不情不愿。

  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可英国方面还在为了找一些德国人的间谍,而搞的疑神疑鬼,不得不说是一个很让人悲哀的事情。

  “交出来!”伸出手,这个科长觉得自己就是秘密保安局历届官员里,最倒霉也最悲哀的一个科长了。

  他不得不强迫自己的手下屈服,好让局面看起来不那么失控,可他也知道,这场调查结束之后,他这个当头头的,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威信了。

  一个没有了威信,不被自己手下敬佩的领导,是管理不好一个团队的。

  更何况,还是这种情报机构了。大家都是做着最危险的工作,谁不希望找一个可以罩得住自己的好上司?

  “长官!”对方再一次喊了一句,他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给自己争取,也是在给这个部门争取一丝尊严。

  “你们都有自己的家,我想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比较好。”一个上了年纪的军官笑着突然开口,吓了大家一跳。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才发现这个50多岁的老男人,同样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手枪来。

  几个陆军士兵吓得赶紧把手里的武器对准了这个新增的危险方向。

  而这个老男人一脸的笑容,看着自己的领导:“我儿子在敦刻尔克战死了,我爱人在轰炸里死去……我一个人本来就没什么意思。”

  “老约翰!别开玩笑!”科长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一个愣头青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原本沉稳的老特工……

  “长官……我最后为这个部门做一些什么吧,免得让别人把我们这个部门看扁了。”叫约翰的老特工笑着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武器。

  不过他没有指向别人,而是指向了自己的脑袋:“如果我死在这里,空军那边想必也要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什么人最可怕?就是那种宁愿自己死,也要给你找麻烦的人最可怕。这种人都有成为恐怖分子的潜质,是最让人头疼的那类人。

  “嘿!别激动!我们只是普通的盘问,没有那么严重!”看到有人用枪顶着自己的脑袋,空军来的那个军官也慌了起来。

  他不怕别人抵抗,也不怕别人不配合,因为对方越是难受,就越满足他报复的成就感。

  可是他害怕对方给自己找麻烦,就好像空军那个自杀的参谋长一样,用自己的死让情报部门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任何一个时候,被人扣上一顶逼死自己战友的帽子,都是一个人洗不掉的耻辱。

  这才是针对情报部门调查展开的第一天,就有人因为调查自杀,空军方面必然要对此负责,这绝对会让眼前的空军军官前途尽毁。

  说起来,姜还是老的辣啊……看着那个举枪对着自己脑袋的老约翰,空军军官脑海里想起的就是这么一句感叹了。

  “老约翰!冷静!你最好放下枪!”科长虽然真的很想找机会泼空军一盆污水,可却真的不想让多年共事的老同事出什么乱子。

  老约翰可是一个老特工了,在他当上科长之前就在这个部门里任职。他经验丰富,是一个非常好的特工。

  两个月前,老约翰唯一的儿子阵亡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过程中,而他的妻子几天前同样死于德军的轰炸。

  这样的打击让老约翰最近都有些消极,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人会在这种时候突然暴起发难呢?

  “你放下武器!我们有话好好说!”空军军官也开口劝道,浑然没有了刚才看戏的那种傲慢。

  拎着手枪,刚才还激动不已的上尉,一脸懵x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直没有搞懂——刚才不都是在劝我吗?

  “我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给我深爱的秘密保安局……留一丝尊严吧!”老约翰根本没有放下枪的意思,他的话让所有人更加紧张起来。

  最危险的,不是那种拎着手枪咆哮的人,这样的人距离开枪还有很长一段思想距离。

  那种拎着武器却表情平静的人,往往是已经做好了开枪思想准备的人,这样的人才更危险。

  果然,还没等大家开口再劝,老约翰就对着自己的脑袋扣下了扳机。

  “呯!”一声清脆的枪响,回荡在办公室里,一下子让所有的吵闹都终结了下来。

  因为距离的关系,科长的衣服上溅满了老约翰的鲜血,让他一时间都忘了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事情。

  “我的上帝!”随着老约翰那具脑袋都已经残破的尸体倒在了地板上,发出咕咚的一声闷响,终于有人发出了惊呼。

  “找医生!快!叫医生来!”有人慌乱中大喊,似乎忘了这种自杀根本已经不需要医生了。

  现在,躺在地板上的老约翰,显然需要的是一个牧师,而不是一个医生。

  “现在,你还打算要继续下去?”带着一身的鲜血,科长回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空军军官,开口问道。

  “真见鬼!你们这是有预谋的!我要向首相,汇报这个事情!”那空军军官,现在的表情,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我们要打电话回家!如果你不反对的话。不过我们可以临时确定一个电话内容,随机的!如何?”科长开口建议道。

  “可……可以。不过你们不能再提其他的要求了,明白吗?我已经违反纪律了,希望你们不要再出什么问题!见鬼!”空军军官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他只是来执行命令的,闹出了人命绝对是一件让他难堪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