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177一个真正的赌徒

177一个真正的赌徒

  没有让英国人等太久,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让英军等待,隆美尔就在占领了马特鲁几天之后,带着他的部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在他身后马特鲁港口设施还没有完全修好,手里的补给并不充足的前提下,让自己手里的非洲军团投入到了进攻当中。

  进攻开始的当天,德国先头部队就占领了扎维耶哈龙,而随后隆美尔自己,就到达了那里。

  这是一次隆美尔自导自演的豪赌,非洲军团决定用他们根本就不足够的弹药还有油料,吓退在阿拉曼驻扎的英军。

  如果此次行动成功,德国将兵不血刃的占领阿拉曼,距离尼罗河三角洲只剩下短暂的90公里距离。

  90公里距离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从这里出发,德国装甲部队一天之内就能打到亚历山大港城下!

  对于英国来说,对于埃及内的英**队来说,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如果德国人拿下了亚历山大,那一直困扰着德军和意大利军的港口装卸能力不足的问题,就消失不见了。

  北非的德军将得到充足的补给物资,英**队将兵败如山倒,失去苏伊士运河以及开罗……

  这些地方都丢了,那战争还有什么必要打下去么?这个答案在所有人的心中,只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第15装甲师的1团100多辆3号改进型坦克在战场上展开,带着翻滚的沙尘,一口气扑向了富凯。

  几个小时之后,先头部队的装甲侦查连就进入富凯,在这个只有千八百人口的小城上,插上了第三帝国的万字大旗。

  当地的房屋看起来简陋无比,甚至有些已经因为失修倒塌,德国装甲部队大部分都没有进城,就沿着公路杀向了更远方的目标。

  仿佛是一股来自沙漠的沙暴一般,德国机械化部队前进的速度和英国侦查部队后撤的速度几乎大致相当。

  当坎宁汉得知对面的敌人进攻已经越过了警戒线富凯的时候,隆美尔的大军实际上已经杀到了代巴附近。

  绝对不是开玩笑,隆美尔装甲部队的坦克还有装甲车,前进的速度几乎就是行军的速度,没有任何的停顿。

  “见鬼!隆美尔真的疯了?还是他拿到了真正足够的油料物资?”坎宁汉守在无线电设备的旁边,已经几个小时没有离开了。

  在这几个小时之内,他得知了隆美尔的军队竟然没有在富凯地区停留休整,而是风卷残云一口气杀到了代巴。

  代巴是什么地方?代巴是距离阿拉曼只有几十公里的地方!上帝保佑,从那里一口气打到坎宁汉现在站的地方,也就需要一次突击而已。

  看到隆美尔这样气势汹汹的铺开了决战阿拉曼的架势,坎宁汉这一下心里反而没有低了。

  之前他一直确定隆美尔是不可能从马特鲁拿到足够的补给物资的,可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又实在不像是假象。

  “不会!不会的!隆美尔虽然疯狂,可他不是疯子!一定,一定是事情有了什么变化!”坎宁汉慌乱的在口中念念有词。

  他看向自己身边的澳大利亚第6步兵师的师长,开口问道:“你……确实摧毁了马特鲁的港口设施?”

  “千真万确,将军阁下!”虽然心中充满了鄙夷的情绪,这位师长却还是一脸郑重的回答。

  坎宁汉也觉得自己有些太紧张了,从马特鲁撤退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着港口被炸掉的人,这个时候怀疑自己的手下,简直可笑极了。

  “是啊!我亲眼看着工兵炸掉了港口,马特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坎宁汉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现在多少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意识到即便是马特鲁完整无缺的交给德国人,对方也不可能短时间内从马特鲁那坑爹的码头上得到足够的补给物资!

  毕竟那里是马特鲁,是一个同样吞吐能力不足的港口。这一点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想到这里坎宁汉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能。

  于是他又开口问道:“你觉得,会不会德国人秘密改造了拜尔迪?”

  拜尔迪是利比亚和埃及边境上的那个小港口,当年意大利的军队还在这里被韦维尔上将和奥康纳中将指挥的印度第4步兵师包围过。

  “虽然没有看过拜尔迪,可是地图上说那里比起马特鲁来还要小一些。”澳大利亚第6步兵师的师长开口,又回答了一句道。

  虽然没有参加过罗盘行动,没有见过拜尔迪,可是澳大利亚的第6步兵师见过马特鲁。

  既然地图上说马特鲁这种小港口比那个拜尔迪还要大,那就可以想象拜尔迪究竟小得多么可怜了。

  坎宁汉又把自己需要担忧的港口,向利比亚境内移动了一段距离——托布鲁克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随后,这个尼罗河集团军的指挥官摇了摇脑袋,自己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托布鲁克距离前线那么远了,即便是有吞吐能力,也不需要任何担心。

  除非,德国人能够说服上帝,让上帝帮忙一夜之间修一条托布鲁克到马特鲁的铁路出来。

  开什么玩笑,如果德国人真的能够求上帝修铁路,那还费事打什么仗?求上帝让丘吉尔死掉不是更简单一些?

  话说回来了,可能德国的那位元首大人现在每天都在祷告,求上帝让丘吉尔立刻死掉吧?

  既然丘吉尔没死,就说明上帝并不站在德国人那一边——那当然上帝也不会帮隆美尔修铁路了。

  不知不觉,在脑海中完成了一次逻辑推导的坎宁汉,再一次思考起来:难道说,隆美尔真的疯了不成?

  回忆了一下敌军开始进攻的步骤,一路上从扎维耶哈龙杀到富凯,又从富凯杀到了代巴……

  似乎没有一点儿心虚的征兆……等一等,没有一点儿心虚的征兆?征兆!坎宁汉突然想起了昨天,他在办公室里看几个军官在休息时间里打牌的事情!

  拥有一手好牌的人,虽然是很强势的——可是另一方面,拿到了一手烂牌的人,也同样会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来。

  不要让你的对手知道你在想什么,用凶狠的下注来吓退你的对手,在扑克牌游戏里,这就叫偷鸡!

  隆美尔在偷鸡!坎宁汉在脑海之中冒出了这个念头之后,就再也挥散不去了。

  “隆美尔在偷鸡!他在尝试用恐吓的方式,让我们放弃阿拉曼!”坎宁汉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似乎在这一瞬间,找到了敌人的破绽!

  “让所有的士兵进入战斗状态,准备迎击隆美尔的进攻!”坎宁汉背靠着亚历山大港,防御的底气十足。

  这也是被身后的亚历山大港拖累,实在是退无可退的原因了。如果这个时候坎宁汉身在马特鲁,他可能就不会如此坚定了。

  他会毫不犹豫的丢下马特鲁,就好像几天之前他毅然决然做的那样——那个时候他甚至违背了丘吉尔的命令,也没有半点留下的坚持。

  这一次,背靠亚历山大,坎宁汉已经没有撤退的资本了,他只能依靠距离,还有背后的亚历山大港,和正面的非洲军团打一场。

  “将弹药分下去!立刻!我要在阿拉曼,和隆美尔决一死战!绝不后退一步!”他似乎忘记了之前的撤退和避战,露出了一脸坚定的表情来。

  而就在坎宁汉正前方十公里都不到的地方,意大利的炮兵部队们正在展开他们的大炮。

  几十门105毫米口径的野战炮一直排开,黑漆漆的炮口一点点的指向天空。

  而更靠近英国守军阵地的地方,德国和意大利的步兵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他们的前面,是已经发动了引擎的坦克。

  隆美尔端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英国阵地,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参谋长阿尔弗雷德中将捏着怀表,时不时的在看时间。

  “将军阁下!您规定的时间到了,是否真的要发起进攻?”看到时针和分针指向到了位置上,阿尔弗雷德中将开口不情愿的问道。

  “试探攻击!开始!”放下了望远镜,隆美尔面无表情的下达了命令。

  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他,也很紧张。因为声音太小的原因,谁也听不清楚他口中在嘀咕着什么。

  也许是在向上帝祈祷,也许只是在计算着一些战术的时间和实施方案——反正他在嘀咕着。

  这个时候祈祷,也未免太晚了一些吧?阿尔弗雷德中将看着隆美尔的样子,心中有些无奈的想到。

  “攻击开始!”抓起了手边临时铺设好电话线的电话,阿尔弗雷德中将发出了开始攻击的命令。

  几秒钟的停顿过去,身后的意大利炮兵阵地上,大炮就发出了一声声的怒吼。

  然后,英国的阵地上就腾起了炮弹掀起的烟雾——9月16日,非洲军团一路从拜尔迪杀到了阿拉曼,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作战行动。

  ------------------

  有人问龙灵读者群,龙灵就厚着脸皮再宣传宣传:374198569喜欢的朋友可以加进来聊天,龙灵会经常参与的。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