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83越野

283越野

  “注意!你们是第一批驾驶这种坦克的乘员,所有人都要了解坦克本身的性能特点!感受!明白吗?用你们的身体去感受!”站在坦克旁边,一名来自工厂的技术工程师在大声的喊着。

  他的旁边,一辆豹式5号坦克正在缓慢的前进着,扭杆悬挂在有些起伏的训练区道路上颠簸着,驾驶坦克的驾驶员小心翼翼的操纵着这个德国从来没有过的大家伙。

  豹式坦克重41吨,比4号坦克多出十吨,控制这种坦克是需要技巧的,可要比开一辆卡车艰难多了。

  坐在炮塔内车长席位上的魏特曼还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军士长,并且成了这辆豹式坦克的车长。

  他的身体随着坦克在人工堆砌成的颠簸路面上摇晃,感受着这辆坦克带来的震动感觉。

  中尺寸的六对负重轮配合上现代化坦克普遍采用的扭杆悬挂,让新的坦克越野的时候平稳性比起3号和4号来,要略微平稳一些。

  不过魏特曼没有感觉到舒适,因为坦克内所有的座位都是木板钉成的,根本没有减震的功能。

  就好比坐在一个坚硬的弹簧上,不断的震动让人有一种舒筋活血的酸爽感觉。

  为了缓解这种问题,大家把一些衣服还有其他东西堆在座位上,用来当坐垫使用。最受欢迎的是冬季的棉衣,效果非常不错。

  反正在闷热的坦克内部,车组成员也不会感觉到寒冷,所以发放下来的棉衣,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坐垫。

  “前面有障碍!昨天你就卡在那个地方了!这一次小心一些!”魏特曼按着坦克上的喉部通话器,开口提醒自己的司机。

  “我知道!我知道!见鬼!你不要干扰我!”司机操控着坦克的变速箱,把档位向下调整了一个位置。

  减档,增加扭矩,他要让自己的坦克更有力量,好冲上那个水泥墩,越过这个看上去并不如何复杂的障碍物。

  昨天的训练过程中,至少有一半的坦克车组最终被这个水泥墩给挡了下来,大家都亲切的叫这个水泥墩“路霸”。

  这个路霸在昨天模拟了敌军大约一个千人左右的阻击部队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它成功的让20多辆坦克被迫停了下来。

  “当啷当啷”坦克的履带随着不断的循环,碰撞摩擦发出金属的响动,这辆豹式坦克在减慢了速度之后,前面的导向轮最终顶在了水泥墩上。

  实际上这个水泥墩并不高,只不过大家才刚刚拿到新的坦克,对坦克的操作和性能都不熟悉,才出现了被水泥墩卡住的问题。

  “加速!加速!我们要冲过去!”魏特曼感觉到自己的坦克速度已经减慢下来,开口提醒自己的驾驶员道。

  “闭嘴!我正在调整!别干扰我!”驾驶员再一次拉了一下变速箱上的档位杆,然后这辆豹式坦克的前端就开始缓慢的上扬起来。

  还没做好准备,魏特曼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向后倾斜起来,他伸手抓住了一边的绳子“扶手”,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虽然这个扶手看上去有些寒酸,不过效果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与钢铁扶手的功能差不多,并没有让魏特曼感觉到不适应。

  “我就知道你能行!”魏特曼一边感受着自己的坦克已经向上扬起了一个不小的角度,一边大声的通过通话器对驾驶员喊道。

  驾驶员没有做声,看起来他现在正全神贯注的驾驶着自己的坦克,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魏特曼的调侃了。

  要知道,魏特曼可是一个老司机,他在去波兰参战之前,就驾驶过装甲车,实际上他是一个驾驶员出身的装甲兵。

  有了这样的经历,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魏特曼这么喜欢调侃自己的驾驶员了——老司机都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坐在副驾驶上的时候,会经常“好心”提醒正在开车的司机……

  当然,这实际上是一个坏习惯,至少是一个不应该被提倡的毛病。魏特曼正在努力的改正自己的毛病,因为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好。

  为什么他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呢?因为他下午的时候要去单独参加坦克车长的指挥教学课程。

  这个课程都是由真正的坦克战术专家,已经身经百战的坦克车长们授课的。

  德国坦克的战术体系非常依赖于车长的指挥,所以一般战斗情况下,车长都是没有时间去和自己的驾驶员浪费口水的。

  还没等魏特曼从自己的回忆之中回到现实来,他所在的坦克就因为重心驶过了水泥墩,车头猛然从高空中砸落。

  仿佛做在过山车上一样,魏特曼迅速从向后仰倒的姿势,一下子变成了前倾的状态。

  他用力拉进了自己身边的绳子扶手,脸差一点撞在正前方的车长用前视潜望镜上。

  幸好他前面在战斗的时候,还应该坐着一名操控火炮的炮长,要不然真的没有那么大的空间让他来回腾挪。

  因为车头重量相当大,上下两块厚度达到100毫米厚度的防护钢板并不轻巧,所以这辆坦克改变自己车头仰起的方式非常粗暴。

  随着一声闷响,坦克车的履带前方再一次落回到地面上,撞起了一片尘土。而这辆豹式坦克竟然保持着前进的状态,继续向前驶去。

  “哦!耶!”坦克驾驶员,一个叫做杜克的21岁年轻人在耳机里面大叫道。

  原本,李乐是希望真的给魏特曼凑齐梦幻的虎式坦克车组的,可惜的是,车组里面有三个人在1940年才年仅16岁……

  所以,魏特曼现在的驾驶员,并不是叫拉梅尔,而是换成了这个叫杜克的军士。

  “真是一个好宝贝儿!我爱你!亲爱的!”一边夸奖着自己的坦克,驾驶员杜克一边按照路线,开始调整自己坦克前进的方向。

  他让一边的操纵杆保持不动,然后推动另一侧的操纵杆,让坦克沿着规定的路线前进。

  两边的履带速度有了些许差异,所以在行驶的过程中就不再走直线了,很快将头扭向了规定的方向。

  “很好!停车!停车!”在行驶到相应的停车位上之后,早就等待在那里的工程技术人员指挥这辆豹式坦克停在相应的位置上。

  “感觉怎么样?”魏特曼爬出坦克,跳到地面上的时候,几个工程人员拿着统计本走到了他的面前,开始询问起来。

  “动力相当充沛……越过障碍物的时候真的太过瘾了。”魏特曼看着身边的坦克,开口回答道。

  “左侧的扶手需要适应,抓过去的时候会被柔软的感觉吓到,会下意识的认为没有抓到扶手。”随后,他提了一个刚才遇到的情况,作为意见反馈给了对方。

  两名工作人员正在快速的记录着魏特曼提供给他们的改进方案,豹式坦克现在还在修改生产的阶段,任何一个使用意见都是非常宝贵的。

  因为和过去的德国坦克有着本质的不同,豹式5号坦克还有追猎者坦克歼击车,有着更加先进的统筹思考模式。

  这种武器开创了德**工产品的一个新纪元,也算是开创了这个时空的军工生产新模式。

  作为一个合格的武器系统,这两种武器开始从设计到制造,再到使用完善一系列的环节统筹思考问题,而不是仅仅针对使用者做开发。

  如此诞生的武器,是一个全面平衡的产物,包括原材料妥协,工业组织生产,运输维护保养,一线部队作战使用在内,全面平衡的产物。

  “你好!魏特曼军士长!很高兴见到您!”一个背着简单行李的士兵走了进来,身材魁梧看上去就像一头狗熊。

  他瓮声瓮气的站在那里,对着魏特曼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自我介绍了起来:“我叫霍曼,是您的装填手!”

  “你好!”魏特曼笑着回了对方一个随意的军礼,然后就开口问道:“之前在坦克部队服役过?”

  “我在4号坦克上做过5个月的装填手,参加过法国战役。”霍曼开口回答了魏特曼的问题。

  魏特曼点了点头,他知道能够来到这个柏林郊外的秘密基地参加训练的人,大多数都是有实战经验的精英。

  至少在他看来,远处还在通过障碍的那些坦克,上面的车长和驾驶员,都是一样厉害的角色。

  他们很多人都参加过波兰之战,甚至有些人还在早期参加过吞并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行动。

  这些军士们都身经百战,他们要在这里努力的学习如何使用最新的豹式坦克作战,高效的屠杀敌人的坦克,撕毁敌人的防线。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了。”两个负责记录改进提议的工程技术人员笑着对魏特曼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魏特曼看了一眼身边的霍曼,然后对身后刚跳下坦克的杜克吩咐道:“杜克!带我们的装填手去看看他的寝室。”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