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86月光曲

286月光曲

  10月22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党卫队的卡车,就冲上了柏林的街头。

  而在同一时间里,其他一些大城市或者乡间的公路上,也有党卫队的汽车在飞奔。

  自从水晶之夜行动之后,德国党卫队就再也没有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了,至少在柏林,是没有了。

  不过在今天,这样的行动又发生了,让街道上早起的人们,好奇的看着那一辆辆画着铁十字的卡车。

  这些卡车大部分都是军队淘汰下来的,圆头圆脑的,多数都是民用卡车。它们都是早期军队使用过的,现在有了替代品,这些不适合越野的早期型号,就都丢给了二线部队。

  党卫队,自然也属于二线部队。实际上大部分党卫队都不是武装党卫军,而他们手里的武器,比起国防军来更加陈旧。

  大部分的二线党卫队士兵,都是只有军队淘汰下来的毛瑟98k型步枪的。这些步枪都是使用过的二手货,是部队训练之后磨损的。

  在国防军都没有全面换装武器和装备的时候,想要让党卫队拿上威武的mp-38冲锋枪,给高级军官站岗放哨——那只是电影里的桥段罢了。

  实际上,站岗放哨的大部分都是背着毛瑟步枪的,冲锋枪这种奢侈的武器,多数都是分发到作战部队里面去的。

  “行动开始!执行月光曲计划!”随着带队的军官一声令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党卫队士兵跳下了卡车,他们的皮靴砸在地面上,发出了密密麻麻的闷响。

  然后,这些跳下了卡车的党卫队士兵们,就这样撞开了庄园的大门,冲进了巨大的,豪华的别墅之中。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的宅院!”一个头发花白的管家看到了冲进来的党卫队士兵,吓得把手里捏着的报纸都掉在了地上。

  而回答他的,并不是军官的回答。两支步枪指向了他的胸膛,更多的党卫队士兵没有理会管家的质问,端着武器冲过长长的走廊,继续前行。

  “啊!”一名打扫楼梯的女佣看到了成群结队冲进来的党卫队士兵,她刚叫喊了一秒钟,就别冲上来的党卫队士兵捂住了嘴巴。

  紧接着,这个倒霉的女佣就被匕首划开了喉咙,而更多的党卫队士兵踏着楼梯,冲向了二楼的各个房间。

  “嘿!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听到了喊声,一扇房门被推开,一个中年人穿着睡衣看着指向自己胸口的步枪,大声的质问道。

  “你父亲在哪里?”一个带队的党卫队的上尉,用手枪盯着对方的胸口,冷声开口问道。

  “怎么?我们给你们捐了300万马克!你们的靴子都是我买的,对我说话客气点!你这个小军官!”那中年人丝毫没有被枪口吓倒,反而挑衅着呵斥道。

  他笃定对方不敢开枪打他,因为他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贵族。在血统上,元首甚至都不如他们家显赫,按照他们平日里的说法,那个留着小胡子的傀儡,不过是一个奥地利下士。

  不过,他们在提起下士这个词的时候,语气多半是酸溜溜的。毕竟他们可达不到那个高度。

  但是这种人一般都会精神胜利法,他们认为希特勒不过是他们扶持起来的一个傀儡罢了,只是他们随时可以换掉的一个工具。

  “你们的长官是谁?威廉?还是托马斯?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现在不滚出去,我就要你们死的很难看……”这个中年人耀武扬威,如果不是身上还穿着睡衣,胸口上还顶着手枪,他的气焰还能再提升一倍。

  “你们疯了?敢冲到我的家里来!”在中年男人耀武扬威大声呵斥的时候,三楼也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吼叫声。

  “呯!”楼上带队的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所以看到了行动的首要目标,根本没有废话,直接就扣响了自己的手枪。

  听到枪声,卧室里的女人吓得尖叫起来,不过她的尖叫声没有持续多久,第二枪就响了起来。

  枪声响起的下一秒,女人的尖叫声就戛然而止。这个时候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中年人,才意识到大事不好了。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男人回身想要逃回自己的房间里,紧跟着枪声就响了起来。

  子弹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鲜血从弹孔中溢出来,一下子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色睡衣。

  管家这个时候已经被人押着坐在了一楼的餐桌边,靠在了一张椅子上,不敢出声。几个女仆站在他的面前,捂着嘴不敢说话,眼角上已经挂满了惊吓的眼泪。

  “嘭!”一声闷响,中年男人仰面倒在了自己的卧室门口,党卫队士兵的枪口,顺势指向了男人身后大床上,用被遮挡着身体的女人。

  “不要!”女人看到有人瞄准了自己,顾不上再遮掩自己的**,挣扎着想要从床上下来。

  “呯!呯!”两声枪响,女人捂着胸口又倒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留下了一片迷人的曲线。

  “孩子呢?也不能放过!”拎着手枪,从三楼下来的党卫队军官,看了看屋子里的尸体,对身边的人命令道。

  ……

  柏林郊外,安尔文?冯?科林斯基的庄园内,党卫队的士兵拦住了开过来的车队。

  “长官!这里是希姆莱将军的朋友的庄园。”一个卫兵背着步枪,走到第一辆卡车的副驾驶席旁边,开口提醒道。

  “我知道,我是奉了元首的命令,来这里执行任务的!”军官把一张签了字的文件递给了门口的士兵。

  文件上写的很清楚,因为叛国罪,这里的主人还有全家,都要被逮捕起来审讯——签字是莱因哈特?海德里希,上面还盖着党卫队的钢印。

  事情变得非常简单,两个卫兵赶紧立正敬礼,然后帮忙拉开了沉重的铁门。

  一辆接着一辆的卡车冲进了庄园之内,最后停在了庄园正面的喷水池旁边。

  十几辆卡车上,跳下来了上百名党卫队士兵,所有士兵都背着毛瑟步枪,看上去威风凛凛。

  “包围这里!不要放跑一个!明白了吗?”为首的一名斜带着大檐帽的军官跳下汽车,挥了一下带着皮手套的手掌命令道。

  随着他这声命令,党卫队的士兵们两侧的开始包围起这栋庄园,而中间的部队,分成两排越过了军官的肩膀,冲进了装修豪华的建筑物正门。

  因为庄园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些部队进来的时候,就惊动了这间屋子的主人。

  安尔文这个时候正在三楼的会客室里抓着电话,他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一支左轮手枪。

  “我是安尔文!你的部队正冲进我的家里!”安尔文对电话那边,曾经收过他贿赂的党卫队领袖的办公室秘书说道。

  希姆莱这个时候已经被元首叫到了总理府,所以他的办公室电话,只能是留守的秘书接听。

  “希姆莱先生现在正在总理府,您需要我帮您转接么?”秘书那边开口,公式化般询问。

  “快!快帮我找到他!”安尔文预感今天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他当然知道这么多人冲进了他的庄园,并不是一场误会。

  这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太不把元首当回事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

  电话那边传来了接线等待的声音,楼下安尔文的一个儿子已经被子弹打翻在了地上。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一些佣人试图离开正门,被外面包围着建筑物的党卫队士兵给控制住了。

  可是借着混乱,几个科林斯基家族的男人找到了武器,和冲进来的党卫队展开了枪战。

  遗憾的是,很快他们就丢掉了自己防守的楼梯,几个人都被党卫队的士兵打中,死在了楼梯转角的地方。

  毕竟不是真正的战士,想要依靠几支手枪来抵抗数十名党卫队士兵,显然有些过于天真了。

  电话在这个时候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希姆莱的声音:“喂?我是希姆莱!”

  “我是安尔文!请你求求元首,给我们家留一条活路!”安尔文捏着电话听筒,苦苦的哀求着。

  “安尔文,我只能对你表示遗憾了……”还不等安尔文继续说什么,希姆莱就把电话挂掉了。

  听筒里的电流声结束了,对方显然已经挂了电话,可安尔文?冯?科林斯基还端着听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大儿子冲了进来,满脸是血捂着已经中枪的腹部,大声的对着他哭喊,他都没有做出丝毫动作。

  很快,党卫队的士兵们冲了进来,为首的一名军官对着还站在那里握着电话没有动弹的家主安尔文举起了手枪。

  “呯!”一声枪响,子弹飞过了老安尔文,打中了试图躲藏的大儿子。中枪的中年人倒在了血泊中,发出一声比一声微弱的呻吟。

  “呯!”又一声枪响,那个镶嵌着金属拉丝的昂贵电话听筒掉落下来,摔在了地毯上。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