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289我也要去

289我也要去

  魏特曼在自己的坦克内,透过潜望镜看着远处的目标:“瞄准了么?时间可不等人。”

  新来的炮长眼睛靠在瞄准镜上,用镜头上面精确的刻度压着远处的目标,一点点的调整着角度。

  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的工作,可以说炮长对于一辆坦克来说,重要性仅次于车长了。

  “我在瞄准!就好像一只猎豹盯紧了自己的猎物!”这个炮长明显要比魏特曼还要年轻,他今年才刚刚20岁,是一个年轻的战士。

  不要看他年纪轻轻,可是在充当坦克射手这件事上,相当的有天赋。魏特曼很满意自己的这个炮长,他觉得自己和对方很合得来。

  “训练弹!装填!”随着一声命令,高大的装填手霍曼直接把弹药推进了坦克的火炮内。

  “开火!”魏特曼大声的喊出了口令,几乎同一时间,炮长也踏下了开炮的踏板。

  “轰!”88毫米口径坦克炮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炮口也喷出了一股炽烈的火焰。

  训练弹一瞬间就撞上了远处的标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毕竟这只是一场训练,使用真的炮弹有些太奢侈了。

  坦克的车体内,炮闩打开,一枚炙热的弹壳叮当一声掉落在弹壳储藏装置内,然后一股刺鼻的浓烟,也泄进了坦克车体里面。

  燃烧装药刺鼻的味道让魏特曼眯起了眼睛,整个坦克里面如同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下,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灰白色的烟雾。

  头顶上的吸烟机正在不停的工作着,把坦克里面的烟雾抽出去,可是毕竟这不是一个可以瞬间完成的工作,所以烟雾一时间还在弥漫着。

  不像今天的现代化坦克,在火炮的中间有一个自动抽烟装置。二战的坦克开炮之后炮膛内燃烧的气体,是会有一部分直接灌进坦克内部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坦克部队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潇洒的主要原因——谁如果不信,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上一挂鞭炮,就能体会到坦克兵究竟在什么条件下作战了。

  “第二个目标!平移炮塔!”魏特曼没有因为车体内的烟雾迟疑半分,他大声的下达作战命令,要求自己的手下们继续作战。

  通了电的电机开始帮助炮塔转动,因为炮塔的重量不小的关系,实际上新的豹式坦克的炮塔转速只能算及格,并不是特别的优秀。

  电机的声音吱吱作响,炮塔一点点转动,88毫米口径大炮的炮口,也就一点点转向了目标的位置。

  “我看见它了!”炮长的眼睛依旧顶在瞄准器上,他很快就从自己的瞄准镜里,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魏特曼没有耽搁时间,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通过车长环视潜望镜,去寻找下一个要开火摧毁的目标了。

  而与此同时,高大的霍曼又一次抱起了训练弹,把沉重的炮弹塞进了火炮的炮膛之中。

  炮闩自动闭合起来,火炮立刻完成了准备工作,进入到了待击发的状态。整个动作霍曼做得行云流水,没有一点点儿的迟滞。

  虽然这只是一次训练,可是他还是当成了一次战场上的试炼。忍受着车体内弥漫着的呛人的气味,魏特曼已经看到了下一个目标所在的位置。

  “吱……”炮长那边按着控制坦克炮塔的电钮,让坦克炮调整到了正对目标的位置。

  他看到了自己的瞄准器,上面的刻度又一次压在了目标的身上。就如同草原上的一只猎豹一样,他又一次盯住了自己的猎物。

  “准备好了就开火!”魏特曼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之后,开口对自己的炮长喊道。

  “轰!”新来的炮长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踩下了开火的踏板,一枚训练弹再一次被打了出去,命中了远处的目标。

  第二发炮弹也命中了远处的目标,监督训练的教官们满意的点头。豹式坦克的性能实在是让大家太满意了,以至于所有人都给出了超乎想象的评价。

  陆军方面已经决定派人来参观一次豹式坦克的营级规模表演,让将领们直观的感受一下豹式坦克的威力。

  古德里安现在已经在从东线回到柏林的路上了,作为德国装甲部队内的资深指挥官,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一眼传说中的豹式坦克了。

  随着第二枚炮弹打中目标,坦克内的烟雾再一次浓郁起来,那呛人的味道让人觉得有些不爽。

  随着头顶上风扇得不停转动,这些带着刺鼻气味的轻烟,一点点的被抽出到坦克车体之外。

  也因为这个风扇的原因,二战的坦克都没有三防能力。豹式坦克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当然也不可能有这方面的应对措施。

  在豹式坦克服役的差不多同时,德国因为自己开发出了磁性反坦克炸弹,也在努力的研究所谓的“反磁性炸弹装甲”。

  虎式坦克装甲外面的那一层带着规整纹路的厚涂装,实际上就是这种防磁涂料。

  不过李乐没有要求部队装备这种复杂的防磁装甲,因为李乐知道这种东西在二战之中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压缩成本在李乐的建议下,已经成为德国装甲车辆的一种惯例。细节上的简配,已经成为了德国重型装甲车辆的通病。

  所以,比起二战德国坦克外表那整齐划一的波纹,现在的德国坦克在外表上更加光滑一些,不过却并非“规整”。

  为了增加坦克侧面的防弹性能,新的豹式坦克的炮塔上,挂满了装杂物的收纳箱。

  这些收纳箱同样用铁板焊接,在外面形成了又一层额外的保护。所以在外表看来,德国坦克的四面八方并不是倾斜的“防弹倾角”。

  从远处观察,新的豹式坦克侧面是垂直的!只不过这些垂直的铁板,只是一些装满了杂物的箱子罢了。

  坦克的核心装甲,是略微向内倾斜的设计,这种两层设计提高了坦克的防护性能。

  如果有必要的话,德国车组成员可以在里面装一些东西,来提高自己坦克的防护力。

  实际上,训练用的坦克上就有一些备选的方案:坦克炮塔侧面的箱子外面挂上备用的负重轮,或者里面干脆装上水桶或者铁板。

  炮塔后面配重用的储物箱内也放满了东西,包括一些拆卸坦克用的扳手还有工具,以及帐篷和备用的机枪弹药等等。

  怎样一来,坦克的炮塔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小零碎,看上去并不规整。但是比起“裸奔”的炮塔来,这样妆点一下,防护力提高了不少。

  坦克在颠簸的地形上起伏着,很快魏特曼的炮长就瞄准了第三个目标。比起前面两个目标来,这个目标就要小了很多。

  它模拟的是一辆隐藏起来的敌方坦克,所以面积只有标准坦克标靶的三分之一大小。

  可是魏特曼的年轻炮长还是瞬间就锁定了倒霉的靶子,他稳稳的操纵火炮,轰碎了那个面积很小的标靶。

  “三次开火都命中了目标,魏特曼的车组还是很有水平的嘛。”一个军官放下了望远镜,对身边训练营的上校军官说道。

  上校军官看着远处已经被打碎了的标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三个目标都是在1000米左右的距离上设置的,能够全部命中确实不太容易。

  “魏特曼车组的炮长叫什么名字?”上校突然回头,问身后正在记录成绩的副官。

  副官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自己捧着的名单,开口回答道:“卡尔!卡尔?韦格纳!”

  “真是一个好苗子!”上校满意的赞扬了一句,然后开口吩咐道:“等到古德里安将军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安排魏特曼车组做开火展示表演,用实弹和标准的测试钢板标靶!”

  “明白了!”副官听到上校这么说,立刻开口答应道:“安排几次射击?”

  “三次……不,还是五次吧!总要让将军看过瘾了,才好证明我们的训练成果不是么?”上校提起这个,笑着说道。

  而与此同时,在柏林市区,总理府内,李乐把最后一份文件合上,疲惫闭起了眼睛。

  他靠在椅子背上,扭动了两下脖子之后,叫来了鲍曼:“听说古德里安将军明天就到柏林了?”

  “是的!我的元首!是您批准他和曼斯泰因以及几个将军,一起回来参观新的坦克演习。”鲍曼开口回答道。

  李乐点了点头,没有睁开眼睛,却开口缓缓的说道:“明天替我安排时间,我也要去看一看新的豹式坦克……”

  “明天有最新的经济报告会,要推迟么?”鲍曼是元首的秘书,自然对元首的行程安排了若指掌。

  “推迟,到晚上……”李乐听到鲍曼的问话,开口回答道:“顺便帮我安排一下,我要单独召见一下勃劳希契。”

  “明白了,元首!我会通知陆军方面,让勃劳希契也出席明天的演习的!”鲍曼赶紧点头,转身出去安排明天的事情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5678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