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54胡德

354胡德

  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还击了,因为它正在很快的失去自己的航速。

  重要的动力舱这个时候大部分已经损毁,甚至一些地方已经被水淹没了,再不脱离战斗,它真的要停下来,被德国海军干掉了。

  所以,即便是身后有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在朝它不停的开火,它也没有半分要停下来的意思。

  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这个时候打出的炮弹,直接撞在了胡德号的尾部,巨大的冲击过后,胡德号的尾部被命中了一发炮弹。

  幸运的是,虽然德国战舰成功的命中了,可这枚炮弹因为角度的问题,并没有贯穿胡德号的装甲。

  这发炮弹角度太倾斜了,所以直接在舰尾的垂直装甲上弹飞了出去,掉进了不远处的海水之中。

  大难不死的胡德号,这个时候的航速已经下降到了12节,俾斯麦号战列舰已经失去了它的射击角度。

  德国舰队航速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是在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上,这支舰队依旧跑出了25节的超高航速。

  当然,刚才双方的舰队航速都要更快一些,可随着海况越来越糟糕,双方的航速都下降了一些。

  骤然间减速的胡德号,算是避过了正在向他开火的俾斯麦号,而紧跟着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提尔比茨号战列舰,这个时候打出了一轮齐射。

  可惜的是,提尔比茨号和格奈森瑙号一样,之前都把攻击的目标,放在了声望号战列巡洋舰上。

  它没有格奈森瑙号那样逆天的运气,在转移火力之后,第一轮射击就命中远处的目标。

  提尔比茨号的第一轮齐射没有能够集中目标,炮弹在胡德号的左舷落入水中。

  “无论如何!要保持航向!”约翰?托维郁闷的开口,他的舰队这一次可以算是损失惨重了。

  声望号战列巡洋舰的沉没,让英国舰队又少了一艘可以快速机动的战舰。面对德国快速舰队的时候,英国的处境更加被动了。

  “舵机还好用!只不过……动力舱室受损实在太严重了。”负责损管的军官,对约翰?托维将军汇报道。

  “能保住胡德号,已经是万幸了……”约翰?托维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看到自己的战舰转向差不多完成了一半,长出了一口气。

  他知道,德国人的舰队不可能为了击沉他改变航向,在这里纠缠的最后结果,会直接导致与英国主力舰队遭遇。

  那可不是战列巡洋舰那样薄皮大馅的战舰了,那是数艘真正的战列舰。德国海军无意挑战,也根本没有能力挑战那样的战列舰舰队。

  所以,现在来看,虽然狼狈了一些,可胡德号算是保住了。想到了这里,约翰?托维略微松了一口气。

  约翰?托维松了一口气,不代表德国海军真的打算放过胡德号战列巡洋舰。至少林德曼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走就在眼前的英国战舰。

  “报告舰长!尾部xy两座炮塔装填完毕!随时可以开火!”负责火炮指挥的军官,大声的对林德曼报告道。

  林德曼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几乎在视线尽头的黑暗中,那一团燃烧的火光。

  “瞄准调整完毕之后,就开火,不用齐射,自由射击即可。”林德曼给出了自己的命令。

  对方命中了他指挥的俾斯麦号,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这就是林德曼脑海中想的东西,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战舰复仇。

  “轰!”“轰轰!”“轰!”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尾部,四门大炮分别发出了巨响,一团团的火焰喷涌而出。

  y号炮塔的左侧火炮打出的一枚穿甲弹,用很平直的弹道,飞向了远处的英国战舰胡德号。

  转瞬间,这枚炮弹就撞上了胡德号战列舰的指挥塔,在那里完成了一次可怕的穿透。

  钢铁的碰撞,发出让人肝胆俱裂的刺耳响动,胡德号那漂亮的舰桥,包括司令塔在内,一瞬间都淹没在了火光之中。

  巨大的爆炸,吓坏了正在甲板上抢修的英国损管员们。他们抬起头来,就看到被炮弹命中的司令塔,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一瞬间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到有人喊出了声音,才有人赶紧跑过去,希望可以救援一下舰桥内的人员。

  虽然有250毫米左右的装甲护卫,可胡德号战列巡洋舰的司令塔还是比战列舰上的司令塔脆弱的多。

  命中了舰桥的这一发炮弹,穿透了厚重的装甲,炸飞了舰桥上面的前主炮瞄准仪,瞬间破坏了整艘战舰的指挥系统。

  还没有完全从动力舱室被击中的震动之中缓过气来的约翰?托维将军,这个时候正用手臂撑着海图桌站着,他正在努力的想要恢复自己的神志,好继续指挥胡德号脱困。

  可上帝似乎没有给他重新振作的机会,就在他想要开口继续下达作战命令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

  然后他就看到不远处的钢铁发生了扭曲,碎裂的铁屑瞬间到处横飞,仅仅用了一秒钟不到,就打中了指挥室内一半以上的军官。

  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在他眼前膨胀,然后他的眼前就变成了一片漆黑,身体上的疼痛感觉,也随之远去了。

  有那么千分之一秒的刹那,他甚至感觉到了天堂就在自己身边。他想要咧开嘴笑一声,却发现他似乎找不到自己的嘴巴了。

  “向主动力舱注水!阻止里面的锅炉再一次发生爆炸……启动备用的小型柴油机,为其他设备供电!快!”负责指挥抢修的损管指挥官,大声的命令道。

  他站在一扇被封闭了的舱门前面,脚下冰冷刺骨的海水早就灌满了皮鞋。话音还没有落地,一声遥远的爆炸,又带来了轻微的震动。

  “怎么回事?有副炮的弹药舱殉爆了吗?”他转过头来,大声的问船舱另一边正在忙碌的手下。

  “没有!长官!”对方从几个正在借着昏暗的灯光在战舰图纸上勾勾画画的士官中间抬起了头来,大声的回答道。

  “刚才的震颤感觉到了吗?那是一次爆炸!不是锅炉车间,也不是发动机舱!”损管指挥官经验非常丰富,直接否定了许多地方。

  而且他还确定了震动的性质,排除了其他原因的震动。凭借着如此优秀的经验,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主动力舱室的进水。

  “长官!刚才的震动崩裂了我们堵上的裂缝……9号舱丢了!”一名穿着救生衣,浑身都已经湿透,冷的直哆嗦的军官涉水过来,汇报了9号舱进水的消息。

  “那就退守到10号舱!守住那里!我们不能再丢舱室了!战舰已经开始发生轻微侧倾了。”损管指挥官皱着眉头,命令自己的手下道。

  “这里交给你指挥了!我上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名损管指挥官吩咐了一句,然后就转身向回走去。

  当他的脚迈上钢铁焊接成的楼梯的时候,那股难受的潮湿还有冰冻感觉,让他的脚都变得麻木起来。

  “真见鬼!这水至少有令下二十度。”他抱怨了一声,然后扶着楼梯扶手一路向上,还没走到一半,就看见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下楼。

  对方也看见了他,赶紧立正敬礼:“长官!舰桥刚刚被命中了……那里失去联系,一时也上不去,我们没有办法确认损失。”

  “什么?”听到对方的话,损管指挥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令塔被命中了?这怎么可能?

  他推开了来报信的手下,三步并做两步,冲上了楼梯,推开了通往甲板外面的舱门,侧过头去看到了正在冒烟的舰桥。

  “我x……”即便是身为贵族一直都不怎么讲脏话的损管指挥官,看到眼前的景象,也不由自主的骂出了声来。

  胡德号的前火炮瞄准仪已经不见了,它下面的舰桥,这个时候也已经淹没在了火焰之中。

  “快!还等什么!救人啊!救人!快!”他伸出手来,指着正在翻滚冒烟的舰桥,大声的对手下人喊道。

  顾不上脚下冰凉的感觉,他推开了拦路的几个士兵,走得更近一些。虽然依旧是夜晚,可头顶上的燃烧爆炸,依旧把甲板照的如同白昼。

  “托维将军呢?托维将军有没有找到?”看到登上顶层的道路已经被扭曲的钢铁还有浓烟堵死了,损管指挥官大声的质问道。

  “长官!托维将军没有找到,舰长也是……我们能找到的最高军衔的军官,就是您了。”一名年轻的军官开口回答道。

  上千名官兵,在一艘起火冒烟失去了动力的战舰上群龙无首,这还真是一个让人难忘的糟糕情况。

  “关闭不必要的电源,我需要节约动力……让战舰保持航行状态,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他看了看远处正在喷射着火焰的德国战舰,焦急的下达了他接手之后的第一个命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445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