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57茫然

357茫然

  胡德号曾经是萨默维尔的旗舰,它曾经作为旗舰带着h舰队纵横驰骋在地中海上。

  可惜的是,这艘战舰现在瘫痪在了萨默维尔的眼前,让他突然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慨。

  整个舰桥还在冒着浓烟,不过烧毁了一切能燃烧的东西之后,舰桥的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

  虽然失去了九成的动力,可勉强维持抽水机运作还是可以做到的,这让胡德号的灭火工作井然有序的进行到了现在。

  “已经可以确认了么?”萨默维尔靠在君权号战列舰的栏杆上,看着远处依旧冒着浓烟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开口问身后走来的军官。

  “是的,长官……约翰?托维将军……确实阵亡了。”走过来的军官低着头,痛苦的回答道。

  这是他今天接到的第一封电报,来自胡德号的备用电报室。抢修工作依旧在进行之中,战舰的情况不容乐观。

  听到这个消息,萨默维尔在心中暗自感叹:那可是一名海军中将啊,在海战中战死一名海军中将,绝对是英国海军的重大损失了。

  跟何况,伴随着这名海军中将离去的,还有一艘战列巡洋舰。这场海战失败了,失败得让人哀伤。

  “给本土电报了吗?失去约翰?托维将军,绝对是皇家海军最重大的损失……”萨默维尔看着远处的胡德号,开口哀伤的说道。

  这绝对不是惺惺作态,因为他和约翰?托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就互相认识。

  那个时候他是一名无线电操作教官,而约翰?托维是一名英勇的驱逐舰指挥官。

  在萨默维尔还没有能够独自指挥一艘战舰的时候,约翰?托维就已经带着自己的驱逐舰参加了日德兰海战,并且因为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被通令嘉奖过了。

  萨默维尔还有约翰?托维以及坎宁安三个英国皇家海军杰出的指挥官之间的友情,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结下的。

  “长官……”对面的军官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犹豫着开口轻声的提醒了一下靠在栏杆上的萨默维尔。

  “嗯?还有什么事情?”萨默维尔疑惑了一下,然后推开了栏杆,回过头来,看向了自己的手下。

  “恐怕,我们失去了不止一位将军……”那名军官手里捏着一份电报,递给了海风中的萨默维尔。

  战舰依旧在摇晃,海浪拍打在战舰的侧舷上,溅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花。天空依旧掉着雨点,萨默维尔的帽子都已经湿透了。

  这位拦截舰队的指挥官伸出手来,在雨中接过了那份已经湿了大半的电文纸,看到了上面的字迹。

  电文纸上写着的内容并不复杂,却让萨默维尔呆立在那里,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

  是的,英国皇家海军的总司令,达德利?庞德上将,刚刚在职位上逝世。

  如果说将军的突然死亡,和舰队的惨败无关,萨默维尔自己都不会相信。

  对方显然是经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损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才就这样猝死在职位上的。

  雨水打湿了电文纸,萨默维尔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他们的这场失败似乎比看上去还要惨重一些,英国皇家海军似乎已经距离胜利越来越远了。

  猎猎的海风如同刀子一样吹过,扯烂了萨默维尔手中的那张纸片。站在起伏摇晃的军舰上,萨默维尔依旧站在雨中。

  “查尔斯将军正在向我们靠拢……他来电询问是否要继续追击德国舰队。”那名军官说出了刚刚收到的第三封电报,来自本土舰队的询问。

  当然……只能追击!如果他现在放弃追击德国海军舰队,那这场战斗究竟算什么?

  一场自导自演的儿戏吗?在损失了纳尔逊号和声望号之后,在胡德号和拉米雷斯号负伤之后,这场海战已经不死不休了。

  “命令舰队转向吧……让鹰号航空母舰留下接应胡德号,汇合附近的两艘驱逐舰之后组成一个临时舰队。告诉他们别大意,这里有德国潜艇出没。”给出了自己的命令之后,萨默维尔迈开了脚步。

  他走回舰桥的方向,头也不回的继续吩咐道:“给查尔斯电报,让他与我们汇合,一起向东搜索德国舰队。”

  本土舰队的旗舰英王乔治五世号战列舰的舰桥上,本土舰队司令官查尔斯脸上挂着厚厚的一层寒霜。

  就在过去的不长时间里,他也收到了一大堆要命的消息。这些悲催的消息比丘吉尔的还多,这让他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好脸色。

  ck-1运输船队被重创,纳尔逊号沉没,拉米雷斯号负伤,声望号沉没,胡德号瘫痪……

  再加上达德利?庞德司令官逝世,约翰?托维中将阵亡……这几个小时生的事情,似乎比过去二十年生的事情都更加精彩。

  这些知名的消息让查尔斯同样眼前一黑栽倒了下去,不过他比达德利?庞德的身子骨要硬朗一些,所以最终还是缓过气来。

  大家手忙脚乱的抢救出了这个也晕了过去的将军之后,终于避免了海军高层一天之内三个高级指挥官接连归西的尴尬命运。

  “萨默维尔将军回电了,他的舰队正在向东搜索,如果我们保持航,很快就会与他的舰队汇合。”一名军官汇报了最新的消息,查尔斯挥了挥手,并没有说话。

  德国舰队向东去了,这是已经被确认的情报了,毕竟在几十分钟之前,搜索舰队还在于对方的战舰交战。

  对方只要向东开去,就一定避不开英国驱逐舰和巡洋舰甚至是捕鱼船组成的巡逻网。

  从本土洒出来的搜索网络,已经在大西洋的东部铺开,想要避开这张大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知道了德国舰队的位置,也就有了追击的确切方向。不过,查尔斯依旧没有因此而欣喜。

  德国舰队那远远过英国舰队的航,让英国皇家海军主力舰队追击变成了一句笑话。

  越追越远,这追击岂不是一个笑话?德国舰队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最快的度冲向布雷斯特,英国主力舰队就会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唯一的变数,就是让英国本土舰队剩下的战列舰直接南下,挡在这条之间上。

  可问题是……剩下的战列舰,打不过德国的主力舰队啊!明摆着上去送死,这计划怎么可能有人批准?

  况且,一旦本土舰队最后的战列舰离开了英国本土,那德国人有了别的行动,怎么办?

  所以,不论怎么说,即便知道了德国海军舰队的具体航向和位置,英国主力舰队追上德国舰队,也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跟在德国舰队后面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要礼送德国舰队回到布雷斯特港去!

  因为如果主力舰队不跟着德国舰队的话,谁知道他们回不回布雷斯特港?

  要是对方的舰队尝到了甜头,再溜达一圈……那结果还让不让人活了?整个英国的大西洋运输线都会崩溃,英国本土上的民众会被活活饿死。

  查尔斯还有更前面的萨默维尔,现在想的已经不是在海面上堵住德国主力舰队歼灭掉对方了。

  他们现在想的问题,是把对方的舰队一路护送到目的地去。然后,等对方驶入布雷斯特港口,再想办法找回场子。

  法国的重要军港布雷斯特港虽然有很好的出海位置,却处于英国远程轰炸机的攻击半径之内。

  只要豁出去,不顾自己的损失,出动大量的轰炸机奇袭布雷斯特,那就能够瘫痪进入港口内的德国舰队。

  而瘫痪掉德国舰队,也就等于说是阻止了德国舰队继续行动,代价虽然巨大,可终究还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唯一让查尔斯觉得憋屈的,是身为一名皇家海军的高级指挥官,现在竟然满脑子想的是用空军去阻止对方的海军,丢脸都丢得前无古人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出差错了!我们这一次一定要保证德国舰队,回到布雷斯特去!”查尔斯站在舰桥上,开口对身边的军官吩咐道。

  而与此同时,在君权号战列舰上,萨默维尔也在说着同样的事情:“这一次再出什么问题,我们也不用回直布罗陀了,自沉在这里算了!”

  同样的,远在英国本土的海军指挥部内,刚刚送走了达德利?庞德将军的遗体的相丘吉尔,也说出了类似的话来:“不要再想着歼灭敌人的舰队了!让他们滚到布雷斯特去!”

  不要再出任何变数了!这是英国皇家海军的指挥官们,此时此刻满脑子里想的事情。

  就在同一时刻,英国本土的普利茅斯港口的码头上,坎宁安踏着悬梯,走下了运输船。

  抬头看了看祖国的天空,这位来自地中海舰队的指挥官,终于回到了自己久违的那个的故乡。至于回来之后,究竟要经历什么,他一脸的茫然.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458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