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69异世界版本

369异世界版本

  当法国和德国甚至是美国日本都在高兴的掀桌子的时候,英国发现自己稳固的殖民地体系,正在崩溃之中。

  不过,当年的英国殖民地体系玩的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让这场崩溃,从1910年,一直持续到1997年还没有完全崩溃殆尽。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以钱为核心,怀柔发展为手段的殖民地体系,在当时有多么的强大和可怕。

  沙俄在这场民族主义革命里,高举着“泛斯拉夫主义”大旗,西进的同时,并且把更多的地方划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原来你也是斯拉夫人”——凭借着这一句话,沙皇俄国把大半个欧洲的血统都给解释了……

  同时沙皇本人还是东正教的教宗,于是在精神层面上,沙俄也有了扩张的根据还有资本——信东正教的,都归我管!

  德国此时此刻也是一百二十个激动,因为威廉二世摊开地图这么一看,我靠——半个欧洲都是我大日耳曼人的天下啊!

  什么丹麦比利时,什么卢森堡奥地利,什么波兰伏尔加河流域,这都是我大日耳曼家族的兄弟姐妹……

  想一下,希特勒给雅利安人攀亲戚的时候,都扯到印度西藏这么远了,顺便带上中国和西伯利亚,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意大利也在这个时候打了鸡血,因为意大利的国王陛下似乎看到了罗马帝国在向他招手。

  虽然比起德国沙俄来,意大利的罗马帝国梦想只是一个错觉,可错觉也算是感觉到了精髓嘛——不去试一试,又怎能知道结果呢?

  日本也在这个时期,开始扯出什么黄种人统治亚洲,共同繁荣昌盛的鬼话,刚刚发展起来两年,就俨然一副带头大哥的架势。

  加上人家日本帝国的大和魂,在民族主义自我强化上玩到了登峰造极,也算是别具特色感人肺腑了。

  美国这个时候搞的,和其他的国家有点儿不太一样。其中的原因,也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因为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如果真的追本溯源,那美国这个国家应该叫印第安联邦,还要再分出非洲兄弟会以及英国表弟同盟……

  按理说,民族主义觉醒,伤害最暴击的地方,就应该是在人种庞杂的美国大陆上。

  可美国高层立刻拿出了对策:别和我们讲什么民族主义了,我们这里讲的不是这个,是另外两个口号。

  两个口号也很简单,一个叫做美国梦,另外一个叫爱国——在这一场差不多抹杀了欧洲最后统一希望的民族主义革命中,美国就这样准备万全的安然度过了。

  与之相反的,就是另一个国家,彻底死在了这场革命之中的,原本还算强大的欧洲帝国——奥匈帝国。

  它没有做好任何准备,试图用钱来安抚自己的民众,却在最后把自己玩崩,在一战之后解体成了无数小国。

  碎片化的欧洲,也为德国扩张,积攒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本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英国是被这场席卷全球的革命给打成了筛子,可李乐发现自己面前摆着的,也同样是一桌子难吃的“欧洲全席”。

  在吞并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夺回了但泽走廊,德意志拿下了日耳曼人聚居的所有区域之后,继续扩张就必须要面对已经形成散落事实的欧洲各地。

  十里不同族的巴尔干地区简直就是一个烂摊子,让人头疼不说,还要牵扯海量的精力。

  法国占领区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这种军事占领并没有法理支撑,整合工业产能更是无从谈起。

  国内已经沸腾的犹太人乱局,李乐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的头大。他真的有点儿佩服希特勒了,这一摊子破烂事儿,他能熬到1945年,也是不容易了。

  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德国真的把欧洲这一团散沙,给捏合到一起去,形成一股可以如臂指使的力量呢?

  这个问题就成了困扰着李乐的关键了,他要做的事情是击败美国,成为世界最强的国家,而不是打下一片疆土之后,看着它崩溃散落回归原状。

  “还真是让人头疼啊。”有些无奈的捏了捏鼻梁,李乐有些痛苦的感慨了一句。

  希姆莱坐在李乐的旁边,也知道这个时候该他们这些心腹手下们为元首分忧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他看了看元首,又看了看对面的戈培尔,接过了话题道:“我的元首,净化才是维系欧洲血统纯洁的最好办法……”

  “杀光所有人?”李乐松开了自己的手指头,用锐利的眼光看向希姆莱这个最激进的手下:“你知道你的党卫队要杀多久吗?”

  李乐用手敲打了两下面前摊开的党卫队处置报告,指着上面的一行触目惊心的数字呵斥道:“这种杀法,你要杀到2005年,才能让欧洲成为日耳曼人的天下。”

  不等希姆莱开口,李乐就继续说道:“你想告诉我说,只凭借8000万人口,500万军队,就能横扫俄国,打败美国,屠杀1亿甚至更多人,对吗?”

  说到了这里,李乐冷笑了一声:“希姆莱!我亲爱的希姆莱!我给你100万党卫队,你杀到德国战败,我们都被绞死,也杀不完500万人,懂吗?”

  听到元首这么说,希姆莱低下了自己的头。他也知道元首说的是真实的数据,他无法用更高效的手段,来处置集中营里的劣等民族了。

  仅仅是数百万犹太人,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如果再加上高卢人斯拉夫人……那就无法预计后果了。

  屠杀,也是要成本的,即便是一发子弹打死一个人来计算,屠杀1亿人,也够德国全部的弹药工厂,加班加点生产七八天了。

  只是想一想,希姆莱这种杀惯了人的魔头,都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那可是德**队每一个人杀20个啊……

  “这也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李乐说到这里,看向了一旁的戈培尔:“依靠蛮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戈培尔点了点头,这是他最擅长的领域,这几天他每天都在宣扬德国海军的伟大胜利,早就已经有些腻了。

  此时此刻有一个新的,更加复杂更加系统的宣传素材,戈培尔当然很乐意听一听。

  “如果,我们……搞出一个比雅利安人更高一级的概念,会不会和之前的民族优胜宣传前后矛盾,产生抵触?”李乐尝试着开口,准备在纲领上,做一番动作了。

  敌视犹太民族换来的团结以及资金,现在已经压榨的差不多了,只要踢开这些犹太人,给他们一个出路,就差不多能够洗白在民族主义问题上的黑点。

  而洗白了这个黑点之后,扩张战争就有可能被妆点成更体面的样子,李乐也就有机会,真正意义上的整合整个欧洲。

  “首先,我的元首,您的这个想法,确实跟之前我们的宣传抵触。但是您经过反思,认为修改一些细节会让这套理论更完美,那也不是不可以尝试。”戈培尔斟酌了半天,终于对李乐回答道。

  一方面是因为李乐最近的一系列胜利,确实让他元首的光环更加耀眼了。携大胜之威,做一些事情就变得更容易一些。

  另一方面,在捞取了好处之后,针对犹太人的行动只剩下仇恨和满足病态心理需求这些意义了。

  基层被洗脑严重的人毕竟是少数,坚持对犹太人还有其他各国民族的压榨,实际上支持者并不多。

  高层又不是傻子,好处已经被榨干,剩下的渣滓杀掉也好,利用也罢,这都没有必要和元首争执。

  只是简单的一权衡,戈培尔就知道,李乐在舆论还有精神层面上开始进行欧洲大一统尝试的做法,是一种很有欺骗性的做法。

  宣传是什么?宣传就是对民众的一种欺骗!不管是善意的欺骗也好,还是恶意的欺骗也好,总归都是一种欺骗。

  戈培尔喜欢这种操纵的过程,喜欢欺骗取得效果的那一瞬间的爽快感。所以他只是随便想想,就觉得自己应该支持元首。

  “丹麦、比利时、荷兰、挪威、部分法国地区……”李乐伸出手指头来,一个接着一个数道。

  数过之后,他看向戈培尔:“这些地区和我们并没有多少仇恨,也有一定的历史联系,从这些地区开始示范,进行重点宣传。”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乐嘴角挂起了微笑:“凡是认同德意志‘进步、严谨、忠诚、勤劳’价值观,认同欧洲人应该领导世界观念的人,都是伟大的德意志民族。”

  “德意志民族超脱了狭隘的雅利安人、高卢人……这样的界定!哪怕是汉族人,日本人……只要维护德意志帝国的统一,只要维护德意志帝国的利益,就是德意志民族的一员!”李乐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一个后世出炉的解决方案。

  戈培尔听的云山雾绕,希姆莱听的心惊肉跳,李乐说的口干舌燥,其实无非就是“中华民族”,这个称呼的异世界版本罢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533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