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72机械的轰鸣

372机械的轰鸣

  372机械的轰鸣

  海因茨巴尔尉驾驶着自己的战斗机,在天空抓住了他今天的第一个目标。

  他是一个真正厉害的飞行员,也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空杀手。他在1939年开始在高效的屠杀着盟军的战斗机,并且一直持续到了战争的最后。

  与德国空军很多超级王牌不同的是,这位驾驶过-109战斗机也换乘过bf-190战斗机的飞行员,击落的敌机构成例非常均衡。

  很多德国王牌飞行员,在东线与战斗经验较少,飞机性能不佳的苏联飞行员对阵的时候,获得了巨大的战绩。

  这种在东线击落超过一百架飞机,只在技术水平相差无几的西线击落过几架敌军飞机的飞行员,往往并不能代表其真实的战斗水平。

  即便是后世被奉为活塞战斗机之神的哈德曼,击落的352架飞机之,也只有寥寥7架,是来自西线的战绩。

  不过,海因茨巴尔不一样,海因茨巴尔尉在真实的历史时空,击落的飞机数量,是非常均衡的。

  他在西线击落过敌军79架飞机,在东线击落过敌机96架,还在非洲击落过敌机46架。

  拥有这样恐怖的战绩,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战斗机格斗水平,是非常非常厉害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哈德曼还没有击落一架敌机的时候,海因茨巴尔已经是击落过11架敌机的尉王牌飞行员了。

  而在布雷斯特空战,他驾驶的fw-190b战斗机,正在云端准备着,冲向脚下混战在一起的双方战斗机机群。

  那是一架喷涂着草绿色伪装的英国p-40型战斗机,虽然速度不快,可也算得是这个时代较不错的战斗机了。

  在混战,这架p-40战斗机咬住了一架德国-109e战斗机,不停的开火扫射,试图要击落这个对手。

  德国飞行员显然已经知道了p-40战斗机的特性,利用横滚试图摆脱这架飞机的追杀。

  曳光弹在天空穿梭,巴尔看着远处自己的友军战斗机灵活的翻滚,脸挂着淡淡的笑意。

  对于他这样的飞行员来说,天空的枪林弹雨,不过是他登场的时候,最华丽的舞台罢了。

  巴尔推动着自己前面的操纵杆,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因为俯冲的惯性,贴在了座椅的靠背。

  一股并不算强烈,却非常明显压迫的感觉推着他的前胸,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到了战斗来临前的兴奋。

  作为一名空军飞行员来说,海因茨巴尔喜欢空战,喜欢驾驶着自己的飞机,翱翔在天际的感觉。

  可能每一个优秀的飞行员都喜欢这样的感觉,那种挑战地心引力的爽快,是没有飞行过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到的。

  引擎的轰鸣声,在封闭的空间里显得单调。不过随着飞机的速度增加,转动往复的零件制造出来的声音,也在明显的发生着变化。

  德国机械那种完美的运动,最终构成的声音曲线,是一种让人愉悦的听觉享受。

  发动机线性的轰鸣声逐渐开始拉高,然后涌动出更加澎湃的力量,让人分泌出更多的肾腺素,这是男人独有的浪漫。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着f1赛场轰鸣而过的赛车高举起双臂,因为男人对机械原始力量带来冲击的敏感程度,有的时候甚至一个火辣的美女还要来的强烈一些。

  不得不承认的是,德国工人对于机械的把控和掌握,以及源自他们内心深处灵魂承载的对机械运动的痴迷,绝对是恐怖的力量。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德国汽车是日本汽车造的好,卖的贵!原因在于德国机械能够反馈给使用者的那种无法超越的体验。

  举个例子,单纯在汽车的底盘调教,与发动机变速箱的配合,德国汽车在时速100公里甚至120公里的时候,传递给驾驶者的感觉是:我可以再快一些。

  而同一时速下,日本汽车传递给驾驶者的感觉是:请您小心驾驶,我快要到极限了!

  正是因为在机械无法超越,或者说无法真正做到有感受的超越,日本汽车才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舒适、性价、低油耗、模糊轻巧的驾驭感受……

  从日常的角度来看,居家使用可能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巨大,有的时候更多的人甚至喜欢日本汽车多一些。

  可从机械带给人的那种驾驭感和对人类自身力量的延伸感觉,日本汽车实际是规避了与德国汽车的正面较量的——原因也很简单,对不起,较量不过……

  当奔驰和宝马汽车也用高档沙发,追求起舒适之后,面对德国的奔驰s600还有宝马7系,日本汽车剩下的唯一卖点,也只有廉价一个词汇了——是不是猛然间想起了国产车的无奈心情?

  所以,当摒除了那些花哨的附加值之后,在战争单纯拼机械的实际性能的时候,德国机械的强大之处,被体现的淋淋尽致了。

  现如今最好的柴油机汽油机动力解决方案,依旧还是在欧洲,依旧还是在德国,而日本能做的,无非是把省油二字延续下去罢了。

  在布雷斯特外海的空,进入到了俯冲阶段的fw-190b战斗机带给驾驶员海因茨巴尔的,是这种来自机械的美妙感觉。

  他喜欢这种刺激,喜欢发动机带给他的那种可以拥有无限可能的感觉。当他驾驶着飞机冲向目标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对方无路可逃的那种绝望。

  “别跑……别跑……我来了……我……来……了。”缓慢的嘀咕着,海因茨巴尔将自己的机头对准了选定的目标。

  驾驶舱前面的透明瞄准器,刻度已经压在了对方战斗机的机身之,巴尔一点点的接近着自己的猎物,耐心的等待着自己的机会。

  对方浑然不知危险的来临,还在喷吐着火舌进攻。巴尔已经把距离拉近到足够他开火的地步,然后他又让飞机更近了一些。

  击落过11架飞机的巴尔,已经摸索出了很多的习惯。他喜欢在一个很接近的距离开火,这样可以节约弹药,让他可以在天空飞的更久一些。

  二战的时代,制约战斗机滞空时间的,除了油箱里的油料之外,弹药也是致命的问题。

  安装机炮之后,这些飞机平均携带的弹药量,实际只有几百发而已,飞行员可以在十秒钟之内,打光自己飞机携带的弹药。

  新手飞行员,稍微紧张一些,只要扣住扳机不放,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弹药消耗一空。

  这也是为什么,在二战初期大家都使用小口径机枪作为战斗机主要武器的原因——口径小,但是携带的弹药多啊。

  起机炮那100多不到200的携带弹药量,7.92毫米口径的机枪可以保证飞机一次携带千发子弹。

  只可惜,后期的时候,指望用7.92毫米口径的弹药击落一架b-17,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距离拉近到了极限,巴尔这才不慌不忙的扣下了开火的扳机。于是翼根处装备的两门20毫米口径机炮喷出了火舌,曳光弹喷涌而出,冲向了不远处的目标。

  巴尔在瞄准器里,看到了自己的炮弹打进了那架p-40战斗机的机身,还有的撞进了机翼之。

  他甚至亲眼看见了,自己的炮弹撕开了对方的机翼,让对方的引擎燃烧起来。

  然后,因为速度太快的原因,他的飞机已经失去了视野,再看不见那架已经被打起火的目标敌机。

  fw-190b战斗机与它的目标擦肩而过,起-109e战斗机来有些臃肿的机头,还有那标志性的短小尾巴,让它看去并不那么好看。

  实际,fw-190b战斗机并不是一款好看的飞机,可是,平心而论,它却是德国战斗机里面,最适合发展后续机型的战斗机。

  被20毫米机炮打了机翼还有座舱的那架英国的p-40战斗机运气并不怎么好。它被炮弹打之后,直接在天空炸裂开来。

  爆炸让它的机翼扭曲变形,机身也发生了断裂。机舱瞬间被爆炸淹没,飞行员都没有跳伞出舱。

  “打了!第12架!”在口嘀咕了一句之后,巴尔驾驶着自己的战斗机,开始急速的爬升过程。

  在速度接近650公里的状态下,让飞机从俯冲的状态下改到爬升,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僚机在他的身后掩护着他,让巴尔可以专心的完成这样的一个过程。

  随着fw-190b战斗机的加入,这场空战变得更加血腥起来。要知道fw-190在对手之可是有“屠夫鸟“外号的飞机,一般来说,能被称作屠夫的,自然也是一个难缠的角色了。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571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