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73王牌的空战

373王牌的空战

  373王牌的空战

  在攻击得手之后,老练的飞行员一般都要做脱离的动作,他们要在合适的位置摆脱对手的纠缠,然后尽可能的找回自己的优势状态。

  实际,空的战斗,在没有导弹这种新概念武器的时代里,拼的是飞行员对能量交换的一种理解和运用。

  相同的状态下,俯冲是把势能转换成动能,获得更快的速度进行更猛烈的攻击。

  而爬升的过程,是把失去的势能,用动能再补充回来。而至于说各种不同轨迹的机动,也是在有限的空间内,交替使用动能和势能的技术手段。

  所以,在失去势能的时候,如何发挥出动能优势来摆脱对手的纠缠;在拥有势能优势的时候,如何发挥出势能优势来尽快结束缠斗,是衡量一个飞行员高明与否的最直接的区别了。

  海因茨巴尔虽然无法讲出这样高深的理论,但他对自身战斗机的性能理解,还有对空战双方位置的判断,已经接近了正确的理解。

  更何况,他在爬飞机之前,早已经了解自己的敌人,甚至可以说如同了解自己一样的,了解那些对面的敌人。

  喷火战斗机的数据早不是什么秘密了,飞行速度甚至转弯半径,最高的爬升速度,这些数据堪称全面。

  在现代数据的支持下,德国飞行员对p-40与喷火战斗机的了解,驾驶这两种战斗机的英国飞行员,都要深刻的多。

  巴尔知道对方会用什么办法摆脱自己的纠缠,只要看到对方机动的方向,能猜出对方想要做什么。

  这种了解,让巴尔可以尽可能快的做出反应,让本来可以摆脱他追杀的猎物,再一次落入他的掌控之。

  “我们恢复高度!我们回复高度!”巴尔一边拉起自己的操纵杆,一边让飞机开始向急速爬升。

  他仿佛再做一个不完整的筋斗动作,让战斗机对准更高的地方。在那里,一架德国的-109e,正在被一架喷火战斗机追杀。

  僚机飞行员沉默寡言,他认真的跟在自己的长机后面,执行着他掩护的任务。两架飞机一前一后的冲蓝天,将机头对准了前方的目标。

  “你来攻击!”巴尔并不是一个吃独食的飞行员,可以说每一个能够取得两百架以战绩的王牌飞行员,都不是一个独行侠。

  跟在后方的僚机回答了一声好,然后开始锁定前方的目标,这同样是一次志在必得的攻击,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

  怀特驾驶着自己的喷火战斗机,在天空不断的爬升。他锁定了一架看去有些笨拙的德国-109e战斗机,准备把它击落下去。

  从对方的飞行动作来看,这架-109e战斗机内,八成坐着一名新手飞行员。对方的逃脱路线杂乱无章,看起来很紧张。

  是的,看去很几张。怀特作为一名英国老飞行员,见过了太多的新手飞行员——不仅仅是英国的新手,还有德国的新手。

  所以他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能够击落一架敌机的机会并不多。他驾驶着自己的飞机急速升,发动机同样发出悦耳的轰鸣。

  英国的发动机也同样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发动机,甚至在未来,它还有可能超越德国的发动机,成为这个时代发动机的王者。

  他的手指头已经摸到了开火的装置,对方的飞机在他的瞄准器里左右摇晃,眼看着要再一次进入到间的位置。

  只要对方继续保持这样的摇晃频率,他能在下一次锁定的时候,给对方沉重的一击。

  “好的!好的……”他口同样下意识的呢喃着,在这一瞬间,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他的脚底板一下子冲到了他的头顶。

  仿佛是飞机被击穿,寒冷的海风一下子涌进来一样,怀特被这种感觉给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诡异的危险来临前的那种直觉,让他果断的放弃了这一次攻击。

  仅仅只用了一瞬间,不超过千分之一秒,怀特双脚错开,让飞机翻滚起来,脱离了原本飞行的轨迹。

  而在他的飞机翻滚开来之后不到半秒钟,曳光弹划出的耀眼直线,覆盖了他的飞机原本所在的轨迹。

  “我x!”大骂了一句,怀特来不及看究竟攻击来自哪里,驾驶着自己的飞机开始做大规模的机动动作。

  他先是调整了自己的机头,让飞机进入到了水平飞行的状态,然后没有停留一秒钟,翻滚而下,开始了俯冲。

  作为一名很有经验的飞行员,怀特知道自己的这一套摆脱的动作,会让他甩掉百分之九十以的德国飞行员。

  并非说这一套复杂的摆脱机动,有多么的有效,而是说一般情况下,追求效率的德国飞行员会去寻找更容易干掉的目标去了。

  当然,那说的是在德国飞行员处于护航状态的时候——毕竟这样大范围的机动,怀特的飞机已经脱离攻击的范围,也谈不所谓的威胁了。

  不过,这一次,追杀他的德国飞机,显得有些特别棘手。怀特在俯冲的过程,依旧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从飞机的后视镜里,他看到了追杀自己的敌机。那架敌机在特定的角度一晃而过,只留下了一瞬间的影子。

  对方的速度很快,而且并没有放弃追杀。怀特在心暗自骂娘之后,突然改变了自己的飞行方向。

  在垂直机动,fw-190b拥有喷火更强劲一些的性能。爬升速度双方不相下,可俯冲速度,fw-190b要快很多。

  所以,怀特现在做的事情,是尽可能的用连续俯冲来让自己和对方同时损失大量的势能。

  然后,再利用爬升性能双方的不相下,来在重新夺回势能的较量,找回自己的优势。

  现在,唯一让怀特有些郁闷的是,少了掩护自己的僚机,在这种对抗下,他无论做什么,似乎都并不占便宜。

  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追来,说明对方也不是菜鸟。在飞机性能不占优势,自身的技术特点却早被对方熟知的情况下,怀特知道自己的胜算很小。

  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好让对方觉得猎杀自己太耗费时间,然后主动放弃这一次追杀。

  驾驶自己的战斗机,在俯冲之后快速的改回平飞状态,然后再继续俯冲,连续两次之后,他终于从后视镜看到了离开的敌机。

  “呼!好险!”直觉在最后关头救了怀特一命,他长出一口气之后,驾驶自己的飞机,开始急速的爬升。

  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德国两架已经转向离开的战斗机,海因茨巴尔的僚机,破天荒的开口:“对方很有经验。”

  对于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僚机飞行员来说,这样的一个评价,已经算是承认对方非常优秀的词汇了。

  巴尔看了看远处正在同样爬升的那架英国喷火战斗机,皱了一下眉头,开口说道:“他没有僚机,我们回去!”

  自己僚机飞行员的评价,让巴尔生出了争胜的心思。他虽然并不是那种容易激动的人,可他依旧是一个年轻人。

  既然对方是一个老练的飞行员,那更应该去挑战一下,看一看究竟是自己厉害,还是对方更优秀了。

  “一会儿我会咬住对方,你掩护我的身后。”虽然打算与对方试一下,但巴尔可没有为了公平让僚机不要插手的自负。

  这是在战场之,任何一次大意都有可能丢掉自己的小命。所以巴尔从来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优势,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那种看对方手枪没有子弹了,把自己的手枪丢开的傻x,按照现在流行的话来评价,那是这种角色“活不过两集”。

  “等高度恢复到6000之后,如果对方继续爬升,我们改平!”他给僚机下达了一个命令之后,操纵自己的飞机,提升起了自己的高度。

  刚刚他救下的那架-109e战斗机这个时候已经飞到了更高的地方,同样把机头对准了正在爬升的英国喷火战斗机。

  有仇不报显然不是德国飞行员的性格,这架新手战斗机飞行员在被巴尔掩护摆脱了对方的纠缠之后,也升起了一丝火气。

  至少现在,他有了一次俯冲攻击对方的机会,显然一秒钟14米的爬升速度,可不-109e每小时超过600公里的俯冲速度。

  还在爬升之的怀特,此时此刻还不知道,已经有三架德国战斗机,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了他的飞机身。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这个,他能做的也只有爬升,用爬升来摆脱两架fw-190b战斗机的追杀,争取一个和-109e战斗机单挑的机会。

  “别着急!别着急!对方高度超过6400米了!还在升高!我们不要急着继续爬升……他总是要降低高度的!”看着越飞越高的英国喷火战斗机,巴尔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头顶,那架刚刚被追杀的-109e战斗机,急速的冲向了远方的目标。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571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