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84最伟大的外交家

384最伟大的外交家

  384最伟大的外交家

  “副元首先生……这是来自英国汉密尔顿公爵的电报。”赫斯的副官有些尴尬的把手里的电,递给了忙的焦头烂额的赫斯。

  赫斯从元首李乐那里接过了命令之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振兴德国农业经济的事业之。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可他确实体会到了元首对他工作的支持!那可是近似于有求必应的承诺,只要他要的东西,很少有不给的。

  连负责工业生产的施佩尔,都没有拿到这样的支持——元首恨不得把整个德国都变成农场,见缝插针的那种态度,真的是让人感动。

  主导农业生产这个位置听起来没有那么风光,可赫斯确实在这份工作,找到了他久违的那种为祖国奉献一生的感觉。

  投身纳粹党的大部分人,可不是为了杀人或者战争,他们不是疯子,而是怀揣着振兴祖国梦想的爱国者。

  请不要怀疑大多数人的出发点,可能带着复仇的情绪,可大多数时间里,人们工作的动力,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祖国的明天更加美好。

  和当年第一代老无产阶级革命者一样,德国的纳粹党人们,也正处在奋斗开拓的创业期。

  杀人是为了让德国人有更多的业机会,扩张是为了子孙后代可以掌握更多的资源。

  至少在为了祖国这一点,所有的侵略者都是爱国者。可惜的是他们爱的是自己的祖国,却不打算给其他的国家人民,留一条活路。

  李乐给了赫斯巨大的支持,包括紧俏的农业需求,都大笔一挥,尽数拨给了他。

  如说至关重要的尿素还有其他种类的化肥,李乐都给了赫斯很高的优先权。德国本来不重视这方面的生产,可李乐直接批准,在波兰划给了赫斯3个集营生产工厂。

  最近,赫斯是在忙这件事情,为了让这三家新的生产工厂开始生产第三帝国急需的化肥,李乐甚至命令希姆莱暂停了对其他种族的迫害工作。

  “任何人才都要让赫斯甄别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处置!”这是李乐给希姆莱的原话,让希姆莱听后哭笑不得。

  更让他哭笑不得的还在后面,在昨天,李乐再一次追加了命令,直接规定:“凡是可以搞农业生产的犹太人,都可以免除针对犹太人的迫害待遇!”

  给出这样的命令来,让赫斯真的体会到了自己位置的重要性。元首甚至给了他更多——包括驻屯的二线部队,任其调配,加入到开垦播种工作。

  已经差不多快三个月了,赫斯都没有感受到自己被如此重用的那种舒爽感觉了。

  结果,现在……刚刚感受到春风得意的他,竟然接到了来自汉密尔顿公爵的电报!

  坦白的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汉密尔顿公爵,是赫斯心底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在战争状态下,赫斯感觉到了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汉密尔顿公爵身,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英德议和。

  也只有凭借一己之力,促成元首最感兴趣的英德议和,赫斯才觉得,自己可以保住那个根本没有半点实权的纳粹党副元首的位置。

  可是现在,他刚刚抓住了权力的尾巴,感受到权力带给他的快感。汉密尔顿这个时候送来一封电,真的让他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往好了说,这叫心系祖国,为祖国实现永久和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往坏了说,这叫什么?这他么的是里通外国,吃里扒外!

  作为跟在元首身边的高层,赫斯当然知道,最高统帅部有一个叫艾德里安的新贵。

  这个艾德里安他的前身卡纳里斯厉害得多,他不仅仅对国外渗透的无孔不入,对内也是半个全知全能。

  任何事情想要瞒过艾德里安,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些东西被神话过后,尤其是被大多数人一起神话过后,会变得恐怖起来。

  德国新的情报部门神神秘秘,又得到了陆军还有空军海军等部门的一致认可。

  最重要的是,这个神秘的部门还掌管着部分生杀大权,连卡纳里斯那个级别的高官,说处置也给处置了……

  想到了这里,自己吓唬自己的赫斯吞了一口唾沫,然后把电递给了送电进来的副官:“那个……把这个,抄送给艾德里安……还有元首吧。”

  刚刚在农业部混的风生水起,并且执掌着整个第三帝国农业经济的赫斯,终于还是断绝了真实历史,飞往英国的想法。

  这里有元首不再每天念叨着与英国媾和的原因,也有德国对英国的军事行动胜利在望的原因,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赫斯不再无所事事虚度光阴。

  当然,也没有完全断绝——赫斯希望借着这份抄送,让元首意识到自己在外交方面的天赋。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可以把针对英国的外和安排负责起来,争取早日实现德国与英国两兄弟的永久和平!

  ……

  “这个赫斯啊……还真是个直肠子!”李乐拿到赫斯抄送给自己的电之后,气的笑出了声来。

  他不屑的把电丢给了一旁的鲍曼,鲍曼捡起那份电,仔细的看了看,然后脸明显挂起了笑容来。

  仿佛是古代的太监一样,这位有些肥硕的元首秘书,笑着对面前的假希特勒说道:“恭喜元首,这英国人是被打怕了,这一次八成是要真求和了。”

  之前英国显然也和德国眉来眼去了一段时间,这也是敦刻尔克德国没有全力进攻的部分原因之一。

  那时候,包括德国军队将领,还有希特勒本人与赫斯这样的高层,都满怀信心的等着英国人的妥协,还有那份永远不可能到来的和约呢。

  他们幻想着,如同羞辱法国人那样,在英国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甲板,摆一张桌子,与英国人签一份苛刻的和约。

  让人遗憾的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随之而来的是英国人的翻脸无情,还有真实历史不列颠空战的惨败。

  “你可真会开玩笑!”李乐看了一眼鲍曼,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他的话让鲍曼脸挂着的笑容凝固了,后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说元首已经不愿意和英国人媾和了?脑海飞快的转换着念头的鲍曼,有些疑惑的想道。

  脑海想到了这里,鲍曼赶紧转换了自己的态度。能够给变化无常的希特勒做秘书,鲍曼当然是个八面玲珑的牛人。

  只见他停顿了半秒钟,换了一副五体投地的敬佩模样,对李乐恭维道:“难道说,元首您认为,英国人的求和是假的?”

  看到眼前这个变脸翻书都快的秘书,李乐也不得不佩服能够身居高位的人,那份独有的境界。

  微微点了点头,李乐算是认可了鲍曼说的话:“英国人又在拖延时间,这是老把戏了,我们没有必要当。”

  别说李乐知道英国人不可能投降,算他不知道历史,现在自己已经算准了英国人之前诈降,这一次当然也不能轻易相信对方。

  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面前的电,李乐对鲍曼吩咐道:“这个事情交给你,你亲自和这个汉密尔顿联系……”

  在李乐看来,联系这个汉密尔顿公爵,也不失为一个麻痹英国人的好办法。他安排一个人去和对方拖延时间,可该做的事情,他可不会手软半点。

  换成是5个月之前的元首,鲍曼知道元首要用他的那套民族血统兄弟论,真的和英国搞什么狗屁的和平条约了。

  “您的意思是?”遗憾的是鲍曼现在可摸不准元首究竟在想什么了,所以为了不办错事情,只能低声问出一个交代来。

  “很简单,和汉密尔顿公爵先生玩玩,不给承诺也不提条件,只是玩一玩。”李乐一边敲打着桌子,一边对鲍曼吩咐道。

  说到了这里,元首顿了顿,然后抬起了眉毛:“当然,如果英国愿意割让伦敦以南地区给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谈……”

  鲍曼吞了一口唾沫,显然自己家的元首,是不打算和英国人谈了。割让伦敦……这他么的还谈个毛线?

  “怎么?你觉得我要多了?再等两个月,我要的是整个不列颠了!让英国的皇室,继续在苏格兰当他的国王陛下吧!”李乐冷笑了一声,对鲍曼说道。

  说完了处理的条件,李乐又补充了一句,让那个可怜的副元首彻底死了与英国人和谈的心思:“你顺便告诉赫斯,如果他愿意谈,也可以按照这个条件,找英国的公爵,或者国王去谈嘛。”

  “呃……”鲍曼内心是崩溃的,他真的很想告诉面前的元首大人:谁能用一张嘴让英国交出伦敦,放弃英吉利海峡,那这个人完全可以凭借这一次谈判成果,被称为人类历史最伟大的外交家了——绝对没有之一……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641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