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385缓兵之计

385缓兵之计

  “另外,告诉吕特晏斯,休息够了就出去转转,我等着他的好消息呢!”在鲍曼将要离开元办公室的前一秒,李乐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到了这个时候,鲍曼算是完全理解了元大人现在的行事风格了。他现在与其说是一个政客,更像是一个不讲究规则的市井无赖。

  碰巧,就是这种无赖的风格,可能算是最务实,也最符合德国利益的一种选择了。

  布雷斯特空战第二天的黎明,德国高射炮阵地上还能看见熬着黑眼圈,守在阵地上的士兵。

  而就在当天,也就是11月25日,一列火车驶入了布雷斯特军港的车站,带来了最后一车燃油。

  现在,吕特晏斯拿到了足够的燃油,布雷斯特港内的德国舰队,又一次做好了出海战斗的准备。

  用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替换了负伤的俾斯麦号战列舰,这支舰队依旧还是那个战力非凡的游击舰队。

  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吕特晏斯,在接到了元的命令之后,当天就拟定了一套新的作战计划,决定当晚就离开母港,进入大西洋。

  英国部署在法国的特工不少,这些间谍当然获取了不少的情报资料。英国本土的指挥部当然知道德国人正在补充布雷斯特的燃油,舰队随时都有可能再一次出击。

  可英国实在没有能力阻止德国舰队了,他们的海军已经返回驻地,他们的空军损失惨重,现在还没有恢复元气。

  “有新展的一个自由法国的情报人员,在昨天看见一列装满了油料的火车,开过了他所在的城市。”英国情报部门里,一个军官无奈的对上司汇报道。

  “昨天?昨天的情报,怎么今天才整理出来?”他的上司听到了这个情报,眉头皱了起来。

  要知道,昨天的火车,今天差不多就已经在布雷斯特港内了,这种可以佐证德国海军战备情况的消息,不应该被延迟这么多送来。

  手下军官听到了这个质疑,脸上的无奈更加明显了:“长官……最近部门内正在例行自查,文件堆积如山。”

  自从德国人的影子部队出现在英国境内之后,这种例行公事一样的自我检查,就定期在英国情报部门内展开。

  虽然根本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可因为是最高级别的命令,所以各部门都只能严格的执行。

  结果就是,大家手里的工作进度都严重被迟缓下来,文件堆积如山没有人管理,整个英国的各个部门,都乱成了一锅粥。

  也幸好英国人比起美国人来要古板一些,这要是换成是美国人,估计一些不部门早就要罢工崩溃了。

  “唉……”也不知道是在叹气文件的事情,还是在叹气自查的事情,反正这位情报部门的长官,最终叹息了一声,同样挂上了一副无奈的表情。

  德国海军这一次从布雷斯特出,直接进入到广袤的大西洋,英国海军已经没有多少办法阻止了。

  而同样的,这支德国舰队要在大西洋上搞事情,英国方面也只能忍着。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国王陛下也不会拿出下三滥的招数,找德国人玩什么求和这样的缓兵之计。

  因为有影子部队的存在,德国在境内干掉了大量的双面间谍和间谍,让英国的情报网络损失殆尽。

  这种规模性的破坏,直接影响到了法国占领区的情报输送。有关布雷斯特的消息少之又少,那里大部分区域都被德国人征用成了军事禁区,根本无从调查。

  空军的失败,就是这种情报缺失的最直观的反应。这名情报军官揉了揉鼻梁,只能无奈的对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

  那个“影子”部队一日不除,任何情报工作都无法正常展开。要怪就怪负责这件事情的秘密保安局,和他们这种对外的情报机构无关。

  就在英国本土的情报机构,为了一列火车运输的燃油耗费自己的脑细胞的时候,直布罗陀生了一次震惊英国本土的意外。

  法国空军出动了2o架轰炸机,对直布罗陀进行了一次报复性的轰炸!这是维希法国政府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反击,并且对外声称是报奥兰海战的一箭之仇。

  达尔朗的舰队在奥兰损失多少英国人不清楚,可英国人知道自己的决心号战列舰是沉在那里了。

  你们维希法国还好意思提报复?我们英国沉了一艘战列舰,你们屁损失也没有,你们报复个毛线?

  空袭基本上没有造成直布罗陀多少损失,只是一个储油罐被炸毁,罐子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燃油爆炸飞上了天。

  包括人员损失在内,直布罗陀都称得上是损失轻微。可法国人的袭击生在这个时间点上,让敏感的英国人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扶植自由法国,在很多法国殖民地内搞风搞雨,袭击法国舰队等一系列作死行为,终于让维希法国,开始全面倒向德国仇人了。

  一旦在土伦军港内的法国舰队加入战争,那对于英国来说,可就算得上是灭顶之灾了。

  比起意大利在地中海上,适航性不好又短腿,无法进入大西洋的舰队来,法国的舰队可对英国更有威胁性一些。

  不管怎么说,拥有大西洋和地中海两条海岸线的法国,舰队适航能力和航程,都要比意大利的短腿舰队靠谱的多。

  如果这支舰队开始配合德国舰队行动,那么无论是进入大西洋作战,还是彻底牵制死直布罗陀的萨默维尔的h舰队,都会让英国人陷入绝境。

  没有h舰队夹击布雷斯特,德国人的舰队单独面对英国本土舰队,那可真的能说一声旗鼓相当了——这玩笑可开大了。

  丘吉尔给出的对策,是一方面安抚法国维希政府,一边让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最近尽量收敛一些。

  刺激暴走了法国维希政府,除了让直布罗陀成为战场,最终丢掉这个至关重要的地中海阀门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另外一个致命的消息,来自萨默维尔。这位h舰队的指挥官,送来的一个问题,让丘吉尔和查尔斯,都无法回答……

  “说说吧……如果布雷斯特的德军舰队再一次出海,萨默维尔的h舰队,究竟能不能出动?”丘吉尔看着新上任的海军总司令查尔斯,开口问道。

  要是有选择,查尔斯是真的不愿意接手海军司令这个烫屁股的位置。他的前任庞德可是被气死在岗位上的,这怎能不让人心有戚戚焉?

  可他确实已经上任,而且相的问题,也确实是他这个海军司令要面对的问题。

  于是,查尔斯摸着自己的下巴,开口有些不情愿的回答道:“萨默维尔的舰队,可能是不好再动了……”

  法国人在直布罗陀捅了这么一刀,看上去不痛不痒,可实际上带给英国的压力并不小。

  现在,h舰队的主力如果离开直布罗陀,万一法国舰队和意大利舰队联手杀到……这基地可就彻底完蛋了。

  不说6军占领这种事情,单单是在飞机的掩护下,对着海港倾泻两小时的弹药,就够把那里炸成废墟了。

  真的不用全面占领,只要轰掉部分港口设施,就足够让那里变成一处废港了。

  直布罗陀是布置了不少炮台,看上去也很坚固……可这些炮台要么很老旧了,要么就数量严重不足。

  换几年前,就算英国的高层再怎么脑洞大开,自己也想不到,直布罗陀可能要面临敌人海军五六艘战列舰的炮击啊……

  “那你再说一说,仅凭借本土舰队,我们要怎么对抗德国人的舰队?”丘吉尔听到了查尔斯的回答,又开口问道。

  听到相大人的问话,查尔斯真的有想哭的冲动——老子不干了行不行?你这么一句接着一句的问我,我他么的问谁去?

  心中感慨,表面上还真的不能掀桌子罢工。查尔斯斟酌了一下语言,开口对丘吉尔说道:“只能,看汉密尔顿公爵,能不能把德国人的舰队,留在布雷斯特了。”

  没想到查尔斯会这么回答,丘吉尔明显一愣。然后他点了点头,表示了赞同——事到如今,也只能依靠汉密尔顿公爵这样的诈术了。

  查尔斯叹息了一声,表示自己真的是累觉不爱。堂堂大英帝国世界第一的海军,竟然要靠诈术拖延时间,来拖住对方的舰队,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同样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的,还有一旁的丘吉尔。几个月之前,就是他自信满满的叫停了汉密尔顿的议和,与德国撕破了脸皮。

  此时此刻,除了感慨一句造化弄人,丘吉尔也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了。他尝试了所有击败德国的方法,可命运玩弄了他,让他的所有尝试,都归于失败。

  就在英国本土指挥部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一个缥缈虚无的汉密尔顿公爵的缓兵之计上的时候。

  当天夜里,德国舰队缓缓的开出了军港,冲向了近在咫尺的大西洋。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642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