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00可能会被血染的沙滩

400可能会被血染的沙滩

  临时改装的渡轮上,海风正吹拂着每一个德国士兵的脸颊。有呕吐的声音,伴随着海浪的起伏,让人烦躁的不明所以。

  所有士兵都抱着自己的武器,为了应付未知的危险,上级军官为他们准备了堪称有史以来最好的装备。

  有人抱着刚刚生产出来,还带着油香的sTg-44突击步枪,有人抱着毛瑟98k步枪,还有人肩膀上扛着mg-42机枪。

  大家都很紧张,任由飞溅的海水,落在自己的脸上。他们顶着前面被改装的吊板,等着那东西被放下的时刻。

  “尽快散开!集中在一起,会立刻被对方的机枪当成目标!保护好你们的武器,那是你们用来保命的唯一手段!”站在士兵中间的军官,大声的提醒着自己的手下们。

  注意事项太多太多了,以至于根本就提醒不完。德军没有塑料袋防止海水浸入枪械,也没有呕吐袋给那些旱鸭子们。

  所有人都背负着大量的物资,有工兵起爆用的爆破筒,也有为机枪手们携带的弹药。

  即便是最普通的战斗步兵,身上也装备着尽可能多的手榴弹还有弹夹。大家还携带着吃的东西,以及帐篷担架等一大堆破烂。

  “滩头有敌人的交叉火力,阻止我们抢滩登6的障碍物,就是我们能够找到的唯一掩体……注意快移动!不要停下来!不要停下来!”军官依旧不厌其烦,他的声音如同破轮胎开在碎石路上那么凌乱。

  然后,船只的航开始慢慢减缓,最终停泊在了海上。随着面前的吊板突然被放下,里面的德国士兵大叫着开始冲下登6穿。

  “为了元!”“冲啊!”士兵们踩在松软的沙滩上,东倒西歪的蹒跚向前,他们的喊声倒是嘹亮,可进攻的度实在算不上快。

  然后,一枚信号弹落在了他们的脚下,所有人都看着这枚信号弹停下了脚步。

  远处,捏着喇叭筒的军官大声的叫喊着,下达着命令:“信号弹周围的士兵,你们已经被子弹击中了!就地躺下,就地躺下,禁止交谈!”

  “见鬼!我们还在跑着呢,怎么就能全部被机枪打中了?”一个士兵把手里的毛瑟98k步枪丢在了沙滩上,郁闷的抱怨了一句。

  而他的身边,另一个士兵已经抱着自己的sTg-44突击步枪坐到了沙滩上,一脸木然的看着远处依旧在叫喊着进攻的同伴们。

  倒霉的是,这些逃过一劫的士兵也没有能够向前走出多远,他们很快就被判罚,必须留下2o个士兵作为伤员,再继续前进。

  “嘿,要我看,如果真的损失这么多士兵,那登6战根本就不可能获胜……我们都死光了,还有谁能继续进攻?”抱怨的士兵不止一个,声音也已经不再刻意压着。

  他们身边的军官看着远处腾起烟雾的地方,眯着眼睛叼着嘴里的香烟。那些烟雾是模拟伞兵空降破坏的,只可惜这些东西看上去并不逼真。

  虽然有惨烈的判罚,在登6的时候就被判罚损失了整整三分之一的兵力。可这里没有硝烟,没有枪声炮火,所以无论如何都让人找不到战场的气氛。

  “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想的,我们都见识过真正的战火,可他们这样训练我们,有什么作用么?”一名军官抽着烟,问自己的同伴道。

  “我听团长说过,是元认为,在取得了制空权和制海权之后,登6战斗依旧会损失惨重。”听到问话,另一名军官无奈的回答道。

  他一边回答,一边看了看远处冲上了沙滩的新部队,他们的损失就小了许多,可能是刚刚进攻的部队,对滩头防线造成了部分消耗。

  “元确定,我们将会比之前所有的战斗,损失更加惨重……整个沙滩都会变成火海……和送死差不多。”最后,这名军官耸了耸肩膀,说了这么一句。

  他的回答,显然让对方并不满意:“如果我们的进攻和送死差不多,那元为什么还坚持让我们去送死呢?”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不喜欢我们。”那军官自顾自的从包装里抽出了一支香烟,塞进嘴里结束了谈话。

  更远的地方,海面上漂浮着一艘客串指挥部的驱逐舰,颠簸让船只上所有的6军指挥官都脸色白,偶尔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干呕的声音。

  “沙滩传回来的电报,我军遭到敌人的密集火力攻击……损失惨重,部队到现在依旧还不能控制滩头……”一名军官站在舰桥上,对6军将领立正敬礼,汇报了最新的战况。

  “潮汐和预计的不太一样,足足晚了21分钟……进攻受阻,可是损失判罚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这名指挥官皱着眉头,侧过身子对手下人问道。

  “长官,1团兵力损失了知道3oo人,可我们还在滩头,没有取得任何战果。”一团长面露苦色,对自己的长官说道。

  刚刚的判罚,让第一批冲上沙滩的士兵损失了至少一半。这样的状态下,指望那些困在滩头上的士兵做一些什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些士兵,如果真的经历了这样的残忍,那他们真的不可能做任何的事情了……他们只能被压制在沙滩上,等死,等着上帝离开他们。”将军痛苦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来。

  而在这个时候,沙滩上的演习依旧在进行着。士兵们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判罚出去,坐在原地扮演着尸体……

  在法国内地的演习指挥部里,负责这一次演习的几个6军元帅,以及一大群将领看着地图,对眼前的虚拟战况侃侃而谈。

  没有人对演习的战况抱乐观的态度,他们都认为,在这种高损伤的状态下,德国登6英国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添堵。

  “装甲部队还没有出现在滩头上吗?”从东线赶到这里,来观摩这样一场残酷演习的曼斯泰因将军,问身边同样也是将军的古德里安道。

  两个人都是从东线临时来到这里观摩学习的,互相熟悉的程度自然要比一直在西线指挥的将军们强许多。

  曼斯泰因看着地图上不断推演的标注,摇了摇头说道:“船只实在太少了,到现在所有的战斗依旧还是以轻步兵为主。”

  “这种武装,攻击敌人坚固驻防的阵地,和送死也没有两样了。”古德里安摇了摇头,带着惋惜说道。

  曼斯泰因倒是不这么认为,因为元在英国登6这个过程中,真的算是将轻步兵玩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空降兵在第一天夜里的偷袭,简直就是神来之笔,用数万名空降到敌后的士兵,彻底遮断战场,并且摧毁敌军防线的纵深。

  失去了后方支撑,并且被伞兵打乱了节奏的英国岸防部队,只能依靠滩头上的士兵阻击,原本必胜的战斗,也变成了一场增援和攻击之间时间的较量。

  就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之中,原本必胜的一方,不知不觉间就出现了变数。只要德军滩头阵地攻击一切顺利,损失虽然巨大,却未必不能获胜。

  “配合上新式的武器装备,用单兵火箭筒尽快压制对方的碉堡,尽管损失不小,可胜算应该很高。”曼斯泰因看着远处的地图,对古德里安解释道。

  古德里安显然并不认同,在他看来,即便是玩出了花样的轻步兵,依旧也还是轻步兵罢了。

  比起这种螺蛳壳里做道场的艰苦战斗,他更喜欢那种在广袤平原上,用成千上万辆坦克一决胜负的战斗。

  当坦克开足了马力,冲向敌人的阵地的时候,当坦克炮轰鸣着,打碎敌人的防线扯开缺口,让步兵一拥而上的快感,才是古德里安梦想的爽快感觉。

  “也许吧,如果是我做的行动计划,现在这个时候,至少应该把一些坦克送到滩头上,给步兵们提供掩护了。”古德里安固执的对曼斯泰因说道。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如果适当的提供一些坦克,而不是单纯用步兵来进攻,可能效果要好很多。”曼斯泰因赞同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在他们坐在后方的演习指挥部里讨论前线的战斗的时候,一艘改装的坦克登6船,已经在海边忙碌了好久了。

  甲板上的德国水手对着已经被起重机吊在半空中的3号坦克,颇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比起英国和美国来,德国不管是民用还是军用的船只,都没有专门卸载坦克的。所以对于德国来说,如何让坦克上岸,绝对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真实的历史中,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德国曾经的解决方案,是将3号坦克改装成“潜水坦克”,好让船只把这些坦克丢进海水里自己冲上岸。

  如果运气好不撞上礁石,如果运气好不陷入深坑——大概,这些坦克可以开到岸上去作战……

  即便是说服了德国坦克驾驶员临时客串一下潜艇官兵的角色,这种体验明显也不是一个好选择。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740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