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07偶遇

407偶遇

  “冈瑟!检查好自己的武器!这不是演习,我们要去的地方,和地狱差不多!”莱曼看着自己的手下在机场上欢声笑语,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正在手舞足蹈的冈瑟列兵。

  冈瑟是一名新兵,来自巴伐利亚州的年轻小伙子。他年轻而且很有朝气,让人看了总是会想起自己的过去。

  莱曼也同样如此,他平时也很喜欢看这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可现在却不同了。

  刚刚下达的命令,伞兵们已经进入到了一级战斗准备。他们刚刚从遥远的德国转场到了希腊,只来得及休息两天的时间,就进入到了实战准备阶段。

  所有的伞兵都带着自己的武器装备集结起来,在机场的草坪上,等待着自己的飞机起飞。

  军官的号令还有分发各种补给品的卡车轰鸣,让整个机场都嘈杂不堪,整个基地都乱成一团,现在比较的就是谁的经验更老道一些了。

  作为有过实战经验的莱曼,自然属于经验老道的那群人之一了。他命令自己的手下们赶紧检查自己的装备,又派人去领取了弹药还有野战补给物资。

  “注意自己的装备!我们刚刚换了新型降落伞,这东西我们只用过两次,所以不要掉以轻心。”莱曼拍了拍一旁手下人的肩膀,开口嘱咐了一句。

  根据元首的要求,伞兵们开始装备新式伞降装备。德国伞兵原本使用的单人降落伞,现在已经正在逐渐淘汰之中了。

  新的降落伞可以让伞兵携带自己的武器,并且还可以在脚下携带自己的背包——这都是元首和美国101伞兵师学的,战场上还算好用的设计。

  有了这样的设计,ju-52容克大妈的机舱变得更加拥挤了,而伞兵们也终于可以和自己的武器一起着陆了。

  之前的空降,德国伞兵都只能在着陆后自己去寻找弹药箱内的武器。这严重浪费了时间,也让伞兵的作战效能降低。

  现在,一切都有了解决方案,更新式的降落伞开始装备部队,德国伞兵拥有了更合适自己的装备。

  说完了别人,莱曼就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还有降落伞包,他又数了一遍自己已经数了好几遍的弹匣,然后看了看保养的很好,上面还飘着润滑油气息的stg-44突击步枪。

  这支突击步枪可是他的心爱宝贝,这可是几个月前,突袭马耳他岛的时候,元首亲自督促,给伞兵们赶制的那一批stg-44突击步枪。

  那一批突击步枪都是德国高级工人们用半手工的方法赶制出来的,几乎算得上是质量最好,调校的最稳定的一批武器了。

  拿着这样的武器,莱曼感觉自己就敢去任何战场上。当时他们也是凭借这这样优秀的武器,攻占了马耳他这个重要的小岛。

  想起马耳他来,莱曼在那里还有一段美好的记忆。攻占那里之后,德国伞兵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平和的时间,耀眼的阳光还有美丽的沙滩,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马耳他的时光,可能是每一个德国伞兵,在这场世界大战中,最惬意轻松的日子了。

  可惜的是现在,那些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留给伞兵们的,是吵闹的机场,还有正在强调战场纪律的高级军官们。

  “每个人,都要携带5天的粮食!如果可以多带,那就携带7天的!弹药一定要检查好!能够找到的补充并不多,我们需要尽可能的维持自己的战斗力!”拿着喇叭,一个团部的军官在远处大声的喊着。

  另一个军官也在不厌其烦,毕竟这一次空降的,大部分还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检查自己的降落伞!如果发现问题,到故障区反映情况!”

  莱曼看着远处的军官,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香烟来,然后塞到了自己的嘴上。一会儿上飞机可就不能抽了,这才是最要命的问题好么?

  “哥们,有火么?”一个背着沉重降落伞的伞兵班长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敢在这种时候伸手找别人借火的,都是参加过战斗的老兵,莱曼看了一眼对方,就把自己的打火机递了出去。

  “好东西啊!”接过了打火机的伞兵班长赞叹了一句,然后点燃了自己嘴上的香烟。

  在手里把玩了两下这个精致的打火机,那个伞兵班长吞吐了一口烟雾,自我介绍道:“我叫博罗尔,很高兴见到你。”

  “莱曼!”莱曼伸出手来,和对方握了握。

  把打火机递还给了莱曼,这个伞兵班长指了指远处已经集结开始登机的伞兵部队:“那是我的部队,就不和你聊了,到了克里特再见。”

  “好,到了克里特再见!”莱曼点了点头,目送对方离开。

  “伞兵第1营!开始登机!”一个军官扯着嗓子大声的命令,莱曼看着博罗尔远去的身影,大声的跟着附和道:“起立!确认人数!列队向前!”

  冈瑟抱着自己的步枪,在莱曼的拉扯下艰难的站起身来,然后他回过头去,帮忙身后的人。

  一个拉起一个,所有的人都站起身子来之后,这个伞兵班跟在另外一个伞兵班缓慢的向前走去,他们身上背着的东西太多,走起来都很吃力。

  “抓紧!抓紧时间!起飞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站在跑道的旁边,带着钢盔的营部军官们,一次次重复着命令,催促着自己的手下们快点儿上飞机。

  艰难的踩着飞机上简易的梯子,莱曼手下的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爬上容克大妈那并不宽敞的舱门。

  “多塞一个人!这是排里的反坦克手,跟你们一起空降!”舱门旁边负责登记的军官,开口大声的喊道。

  喊声刚刚结束,莱曼就看到一个抱着铁拳火箭筒的士兵,尴尬的爬上了这架ju-52运输机。

  原本已经狭窄到让人想哭的机舱,立刻变得更加拥挤起来。莱曼伸手,把那个熟悉的反坦克手拉上了飞机:“没有地方了,只能塞他一个!”

  “没有了!就塞他一个!挤一挤,给他找个地方就行!”飞机舱门外的那个军官尴尬的笑了笑,开口对莱曼保证道。

  一架容克ju-52运输机的标准运输能力,就是12名伞兵——当然,如果塞13人也不是不行,德国也经常这么干。

  要不怎么叫容克ju-52运输机是容克大妈呢,皮实耐用几乎不出故障,就是这种飞机最牛的优点了。

  给这名“误入”飞机的反坦克手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自己靠在随飞机携带的空降弹药箱上,莱曼看着地勤人员和飞机驾驶员一起,关闭了飞机的舱门。

  随着舱门的闭合,机舱内立刻就变得昏暗了许多。虽然容克飞机机身上有很多方形的窗子,可透光性并不怎么好。

  “这就要去和敌人作战了?”冈瑟靠在窗子边上,问坐在弹药箱上的班长莱曼道:“我们才训练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

  “相信我,把嘴闭上休息一下吧,你等一会儿就会发现,闭嘴休息才是最幸福的事情。”莱曼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应付了一句。

  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残酷,就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情况下人才会歇斯底里,什么情况下活着才是最珍贵的事情。

  看淡了生死的莱曼,亲眼看到过自己的战友被子弹打成筛子,亲眼看到有人呻吟着嘶喊着死去……他相信任何人在那样的环境中,很快就会失去调侃的力气。

  所以,他觉得没有必要呵斥或者阻止冈瑟,他只要等着就好,等到机舱的门再一次打开,冈瑟自然就会闭紧自己的嘴巴。

  mg-42机枪是不能被携带着跳伞的,所以这个时候,班用轻机枪正坐在莱曼的屁股底下。

  借着窗**进来的微弱阳光,他看着自己的手下们,为他们即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战斗感到悲哀。

  迎接他们的将是敌人无情的子弹,密密麻麻飞过身边的弹片,还有战友的嚎叫声……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他们就有三分之一的人,陆续在战场上送命。

  “咯噔!”飞机的机身开始微微颤抖,机翼上的螺旋桨开始转动,这架容克大妈被发动了起来,很快就要对准跑道,冲上高耸的云霄。

  几乎每一架容克飞机的身后,都挂载着一个巨大的滑翔机,那里面乘坐着大量不会伞降的空降部队。

  为了凑出空降英国的伞兵规模,德国空降部队这一次算是动用了全部的力量,预演了一次针对英国的大规模空降行动。

  可即便是这样,整个伞兵第一次出动的数量还是要比预计的数量少了许多——大约只有5000名伞兵在第一批次内被投送。

  “嘟嘟嘟……”随着发动机的颤动,容克飞机丑陋的三螺旋桨都急速转动起来,飞机开始在跑道上缓慢的滑行。

  最后,在跑道的末端,拖拽着身后的滑翔机,德国运输机腾空而起,伞兵们随着飞机的颤动微微摇晃,飞向了他们向往的高空。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760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