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33补课班

433补课班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与工厂那规律并且有秩序的忙碌不同,军队的忙碌是在秩序之中透着一丝惊喜。

  魏特曼无奈的看着远处的军官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他就知道自己又要忙碌一阵子了。

  作为一名从柏林坦克兵学校里培训出来的精锐坦克兵,东线近千公里的防区内,他可算是难得的香饽饽了。

  毕竟,国防军和党卫军内虽然扩军超过百万,坦克装甲师也有数十个,可这些部队里理解豹式坦克的资深军官,真的是凤毛麟角。

  豹式坦克作为一款刚刚推出,并且领先世界十年的新式武器,它的主要性能,已经堪称是这个时代的德军“主战坦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豹式坦克开始配送给东线——毕竟西线针对英国的作战行动,并不能发挥新式坦克的性能。

  所以,大部分新生产出来的豹式坦克,都被装上了列车,沿着铁轨一路来到了波兰,成为党卫军还有国防军瓜分的美味蛋糕。

  在这种背景下,得到过官方正式培训,并且得到过系统训练的魏特曼车组成员,就成了整个部队的抢手货。

  一名国防军的少校背着手,在魏特曼所在的营的营长的陪同下,走到了魏特曼的面前。

  “上面又送来了一个营的新式坦克,他们营里只有一个车组接受过培训……他们想请你去帮帮忙。”营长开口轻车熟路的说道。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隔几天就要到这里来找魏特曼,而魏特曼已经去指导过三个营的新式坦克的列装与训练了。

  说是三个营,实际上新式的豹式坦克制造的数量虽然正在增多,可运输到前线来的数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惊人。

  所谓的三个坦克营,实际上一个营里也只拿到了15辆豹式坦克罢了。随15辆坦克附送一个接受过系统训练的车组,多了是一概没有。

  可即便是这样,实际上也无法满足基本要求,所谓在柏林学习时间最充裕,并且成绩不错的米切尔魏特曼,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明星人物了。

  他差不多算是认识了东线十分之一,未来会开豹式坦克作战的车长,这些人的战术还有对豹式坦克的了解,八成都来自魏特曼。

  “咳咳……”跟过来的那个国防军少校明显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掩饰了一下之后,仔细打量了两眼魏特曼。

  “你好,车长先生!我听说过你的大名,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到我们坦克团去坐坐,交流交流彼此之间的经验。”那名少校开口这样说道。

  看了看对方的部队番号标识,魏特曼瞬间就理解了对方为什么显得不好意思——那可是古德里安麾下大名鼎鼎的装甲部队,到别的部队去取经,难免有些尴尬。

  实际上魏特曼并不知道,其实对方尴尬是另有原因的。古德里安回到柏林开会,研讨登陆英国的作战方案的时候,顺便去参观了一下柏林的装甲兵学院。

  他在那里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也厚着脸皮亲自写信,向元首要了一个团的新式坦克优先装备的特权。

  元首很慷慨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还额外向他赠送了45辆追猎者坦克歼击车。

  古德里安受宠若惊,面对元首的示好也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他很委婉的回信赞扬了元首,并且对自己在心中吐槽元首的行为感到了羞愧——呃,也仅仅是羞愧而已。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一来二去之中,古德里安在柏林的装甲兵学院听到了一件有意思的轶事。

  在柏林的装甲兵学院里,流传着一个传奇。听说元首亲自过问了一个叫米切尔魏特曼的低级士兵,让他得以到这个学院进修学习。

  更有意思的是,这名侦察车的车长在成为坦克车长之后,以非常优秀的成绩从学院毕业,并且被调往东线服役。

  接过就是古德里安终究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一个士兵会得到元首的青睐,而元首青睐的士兵为什么会以作战士兵的身份,被重新送回到东线去。

  这本身来说就是一个悖论,可事实上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最终古德里安和听说此事的大多数军官一样,只能带着疑问离开。

  等回到了东线,他本着好奇打听了一下这个叫米切尔魏特曼的车长,听说了他在东线到处帮忙培训车长的事情。

  而负责为古德里安打听魏特曼的军官,就是眼前的这个少校先生。所以他非常尴尬,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受到元首青睐的士兵”。

  尽管魏特曼是一个车长,可军衔上他依旧还是在属于士兵的范围内挣扎,历史上魏特曼阵亡的时候不过是一名军士长罢了。

  前文曾经说过,德军所谓的军士长一职,是翻译上造成的误会。这个军士长八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军士长。

  而且,即便是军士长,甚至提升到中士上士,也并没有迈过士兵“门槛”——理论上现代军阶体制内,尉官才面前算的上是军官。

  当然了,在1940年的德国,士兵实际上多少还是带着一点点光环的——毕竟元首当年,就是个当兵的啊……

  “没问题,我这就可以过去……”魏特曼点了点头,尽管已经见过了上校,少将之类的高级军官,可他还是保持了一名士兵应有的低调——不低调也不行啊。

  说完之后,他就回过头去,对着正在打理一辆桶车的手下大声的喊道:“杜克……杜克!准备好汽车!我们下午有事情了!”

  正在擦汽车的前风挡玻璃的米切尔魏特曼御用司机杜克回过头来,点了点头回喊道:“随时都可以出发!我刚加满了油!”

  听到加油这个事情,少校的脸上挂起了一丝苦笑:可不是加满了油么?这加的油还是他们团送来的。

  这些天来,魏特曼所在的营因为魏特曼这个宝贝,真的可以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很多人来求魏特曼去自己的部队里指点,当然不能白来央求。所以多数情况下,都会带着一些礼物之类的东西。

  即便是在友军部队内,会做人的军官往往也会受到更多的赞扬。所以每一次魏特曼出去上课,都会有丰厚的回报。

  最开始的时候是奢侈品:比如说香烟还有香肠啤酒之类。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升级成了弹药还有油料。

  有了更多的弹药,魏特曼所在的营就可以更频繁的训练,而更频繁的训练,往往也就代表着更熟练。

  很多时候魏特曼车组提出的问题,随后都会成为全军装备豹式坦克车组成员们,都会面临的问题。

  在经过多次汇报之后,甚至在魏特曼所在的营里,还常驻了几个负责统计改进豹式坦克的技术兵。

  拿好处拿到手软的营长还有团长当然也没有忘记魏特曼,营长安排了一辆桶车,给魏特曼车组在驻地使用。

  汽车本来是团部的,结果原本的汽车主人拿了香烟香肠啤酒,老老实实忘记了自己还有汽车的事情。

  而团长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现在他的团可是因为魏特曼这个名字,在装甲部队里大名鼎鼎。

  所以,即便是在缺油少车的东线,真正有能力的人,实际上还是有汽车坐也有汽油用的——缺油,只针对二线部队罢了。

  这一次也不例外,少校在来之前,电话里就听说了魏特曼所在的装甲营因为训练耗尽了油料。

  没有办法,他只能动用自己的权力,从自己的部队里找理由“报销”了几十桶汽油,送到了这边来。

  当然了,这也是营长笑呵呵陪同着少校过来的原因:人家给了好处了,自然要把服务做到位不是?话说两边,如果营长不陪着来,魏特曼就要用有事推脱了。

  魏特曼点了点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一边走向汽车,一边回头对少校说道:“我的车跟着您的车。”

  少校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回身就往回走去。他的目的达到了,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

  况且早回去一会儿,也能让魏特曼在那里多讲一段时间——下午的时候实际操作一下,晚上还可以讲讲理论:毕竟这个老师请的可不便宜不是?

  “霍曼!韦格纳!埃霍夫!”魏特曼一边走向自己的汽车,一边对着还在清洗自己的坦克的几个手下喊道。

  对方来找的是一个车组,车长给车长讲课,装填手培训装填手,司机教司机……还有炮长的经验,无线电的调校,这可都是用时间还有训练喂出来的啊。

  把这些学到手,才算是一个车组把所有的精华都学到手里了。毕竟都是友军,所以魏特曼也不会藏私。

  和往常一样,他也会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教出去,可对方能领会多少,就谁也无法知道了。

  拉开了桶车的车门,魏特曼看了看冬日里,并不刺眼却很温暖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890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