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39绝望和希望

439绝望和希望

  “将军!刚刚传来的消息!我们在公路附近的阵地丢了!”隆美尔靠在指挥坦克的履带旁边,正看着摊在3号坦克挡泥板上的地图。

  一名作战参谋走了过来,向他汇报了前线最新的进展情况。谁都知道英国正在拼死反击,可具体反击多么激烈,谁也没有亲眼见过。

  他们是参谋,一般情况下只是在总指挥部内,对着地图商量探讨,给自己的主官们出出主意罢了。

  阿尔弗雷德中将显得有些气愤,准备要质问一下党卫军第46师的师长究竟怎么把阵地丢了的。

  隆美尔却没有生气,出声阻止了阿尔弗雷德中将对地46步兵师的诘难:“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要不是心中对元首的狂热崇拜,要不是胸腔里流淌的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祖国的热爱,有几个步兵敢面对敌人的坦克的?

  “党卫军……还真是不能小看啊……”隆美尔安抚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中将之后,又自顾自的小声念叨了这么一句。

  之前他还对元首组建党卫军这种部队感到不满,作为一名来自元首府邸的陆军军官,隆美尔骨子里还是很希望元首不要总是找陆军的麻烦的。

  他希望最高统帅部能够与陆军总司令部达成一个基本的默契,好尽可能的为他的非洲战役,还有进攻中东的计划买单的。

  可是组建党卫军无疑是在元首和陆军之间制造障碍,这就是隆美尔看不懂元首究竟想要干什么的地方了。

  也只有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才能充分的理解,“一支党和国家的军队”,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了。

  德国陆军所谓的超脱,所谓的贵族血统,所谓的优越荣誉感,都并不能掩盖这支部队太过自我的事实。

  它排外并且不愿意接受改造,它坚持传统抱残守缺,它甚至已经固执到了近似于迂腐的地步了。

  所以,李乐只能用党卫军当做敲门砖,最终用百万狂热的纳粹党,来粉碎根深蒂固的容克贵族对于军队的影响。

  现在李乐为了保持稳定,安插党卫军还比较收敛。当整个苏联战役展开之后,他就要借用一次次的胜利,来为党卫军铺路了。

  这也是李乐为什么直接给了非洲党卫军一个46师的番号的主要原因了——之前的那45个党卫军师,李乐都打算重建出来!

  “让装甲部队顶上去!不能再放走英国第7装甲师这个狡猾的老鼠了!”隆美尔看着从身边经过的3号还有4号坦克,大声的吩咐道。

  完全不怪隆美尔沉不住气,这完全是因为英国的第7装甲师从他的手里跑了太多太多次了!

  从遥远的托布鲁克开始,隆美尔就开始与第7装甲师交战。这个装甲师在隆美尔手上被重创的次数,就已经多到让人哭笑不得了。

  可是,凭借着美国强大的运输能力,还有德军实在鞭长莫及的太平洋到印度之间的运输线,英国的第7装甲师就仿佛是凤凰一般,一次又一次的涅槃重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英国第7装甲师已经今非昔比了。它的坦克从落后过时的英国坦克,改成了美国的破烂m3lee型。

  这种坦克论起性能来,确实对美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现在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到非洲来圈走英军所有的积蓄的。

  ……

  战场的正面上,德国党卫军士兵们终于还是顶不住英军如同排山倒海一样的进攻了。

  他们不得不放下伤员还有一些重伤不治的尸体撤退,然后把一片狼藉的阵地,留给紧随他们前进的英国士兵。

  “让机枪小组掩护!不用多打,打一个短压制,然后立刻撤退!”前线的德国军官在密集的弹雨之中,对经过身边的士兵不同的喊道。

  就在他喊这一句话的时候,又有一个身边的士官被一枪打中了脑袋,躺倒在了连长的脚边。

  仿佛是看一具似乎早就躺在脚边的石头,德国军官没有做什么,只是不断的催促自己的士兵重新组成防线。

  “那根本就不能当阵地!你当英国士兵都是白痴吗?带着你的人,在我们身后布置一条心的防线!快去做!”突击队的大队长指着已经被打残的一个步兵连命令道。

  就在刚刚,清点了一下损失的人数之后,大约有1000名士兵的两个党卫军步兵营,差一点儿就因为损失过重失去战斗力。

  一个团的步兵损失惨重,现在至少有500名士兵阵亡在了东部公路附近——那里就是一个小凡尔登绞肉机,简直就只能用残忍这个词来形容了。

  “不行就把英国的坦克放过去!再这么消耗下去,我们都要被英国人消灭干净了!”一个二级突击队中队长把自己的头盔摔在脚下,大声的抱怨道。

  本来党卫军就和国防军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现在打成了这个样子,他们自然要埋怨起国防军来。

  “我们半个小时之前就在请求增援!增援呢?我们的增援呢?”因为过于气愤,这名中队长说话的声音都尖锐起来。

  他的上司,也就是刚刚还在下令的突击队大队长没有理会他,双眼紧紧的盯着远处的阵地。

  那里已经失去了联系,这代表着又一个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步兵连,已经差不多快要失去战斗力了。

  如果这个步兵连再被打穿,他的指挥部就要暴露在敌人的直接威胁之下了。他看了看身边的地图还有其他的文件,开口吩咐道:“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里!”

  “上帝啊!谁来拯救我们?”一名德军士兵打光了最后一个弹夹内的子弹,然后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弹药包,痛苦的叫喊道。

  另一个德军士兵跪在散兵坑内翻找,在一堆还冒着热气的废弹壳里,翻找着一枚可以继续使用的子弹。

  “德意志万岁!元首万岁!”这个时候一名党卫军士兵突然从自己的散兵坑里站起来,对着迎面而来的子弹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然后,不带着一丝怜悯,一枚英军的子弹打穿了他的胸膛,他倒进自己的散兵坑内,身边是打光了的弹匣,和一挺崭新的mp-40冲锋枪。

  不远的地方,一名德国老兵默默的给自己的毛瑟98k步枪插上了刺刀,而他不远的地方,敌人的一辆坦克正在缓缓碾过几具德国士兵的尸体。

  “如果国防军的那些混蛋还有一点点的廉耻,这个时候也应该为元首战斗一次了!”目光越过了刺刀冰冷的锋刃,老兵口中轻声的抱怨了这么一句。

  就在他抱怨的时候,远处的英国第7装甲师进攻的阵地上,一枚炮弹突然贯穿了一辆正在耀武扬威的m3lee坦克的车体。

  巨大的爆炸掀飞了这辆m3lee坦克的小炮塔,一下子把这辆坦克变成了燃烧的残骸。

  在所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德军阵地的后面,一辆两侧挂着板裙运输箱的3号坦克的炮口正冒着一缕感人肺腑的轻烟。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从活着的党卫军士兵脸上滑落,冲开了拦路了血污还有沙尘。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为死去的战友哀痛,这颗眼泪就这样落下,敲击在闪亮的金属弹壳上面,四散开来落入泥土。

  沉默,战场上突然陷入到一瞬间的沉默之中,然后,就是党卫军士兵们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元首万岁!胜利万岁!”

  “轰!”似乎是在回应此起彼伏的歇斯底里的呐喊,德军的另一辆3号坦克上,修长的50毫米口径主炮炮管喷出了一团火焰。

  又一枚炮弹势大力沉的飞向远处的目标,然后轻而易举的打穿了一辆英军坦克的侧装甲,把这辆坦克也变成了一堆废铁。

  改装使用了50毫米加长炮管的3号坦克,现在的穿甲能力相当的可怕,打穿m3lee那脆弱的防御,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所以,当第3辆3号坦克开火的时候,英国第7装甲师的指挥官们突然发现,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无法击穿眼前的这条防线了。

  “撤退!撤退!”和德国党卫军发出的呐喊声不同,英军士兵也在不停的叫喊。可是在气势上,他们似乎就落了下乘。

  英国的步兵开始向后撤退,大量的印度士兵丢盔弃甲的逃跑,甚至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第7装甲师一改刚才耀武扬威的状态,全速倒车丢下了那些无法行动的同伴。战场上到处都是冒烟起火的m3lee坦克车的残骸,周围躺满了德军和英军士兵的尸体。

  而很快,刚刚从这里被打得撤退的党卫军士兵们,拎着自己的武器又杀了回来。

  依旧和刚才一样,身上带着鲜血污渍,仿佛是地狱之中杀出来的修罗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的是国防军的3号坦克。

  他们高唱着党卫军的军歌,嘹亮而且坚定。歌声在沙坝上飘扬,扯开了那面巨大的德国万字红旗。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933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