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国霸主 > 443一个盯着一个

443一个盯着一个

  希姆莱不知道的是,他这个时候已经猜对了很多事情。可是他不敢确认,手里也确实没有什么证据。

  元首确实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元首,可李乐也绝对不是盟军派来坑害德国的间谍。他来自于一个超自然现象,也根本无法用道理来解释。

  所以希姆莱从一开始,根本上就错了,陷入到了错误的推理之中。也正因为如此,他越错越离谱,偏离了分析的轨道。

  李乐当然不会坑骗德国,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实现自己的梦想,指挥德国扭转二战的历史。

  基于这个出发点,他对德国是有益无害的,所以希姆莱无论如何都猜不透,“敌人处心积虑的塞一个假元首到德国来帮忙”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但是,他对危险的感应是真实的,因为李乐确实没有打算留下希姆莱,他打算最终用希姆莱,为自己的屠杀行为脱罪。

  站在自己的窗子前,李乐看着希姆莱那辆黑色的奔驰汽车开向远方,表情很漠然。

  实际上无论从人性的角度上,还是从后来希姆莱背叛了希特勒这个立场上,他都不喜欢这个带着眼镜的手下。

  帝国的最后,这位曾经宣誓效忠自己的家伙,和戈林一样选择了背叛。

  历史有的时候总是会惊人的相似,当众叛亲离的时候,跟在将死之人的身边的,往往都是最忠心的,但是这些人往往却又是不太有用的……

  就好像当年跟在崇祯身后的王承恩,他要是有能耐至少也会和卢象升那样被顶出去领兵作战战死沙场了,明朝又不是没有太监监军的先例。

  所以李乐也没有办法将身边忠心耿耿的那些人都提拔起来,毕竟这里还有很多庸庸碌碌的家伙存在。

  “让艾德里安盯紧了希姆莱!”李乐头也没回,对身后站着的一个最高统帅部内的少校吩咐道。

  对方也没有说话,双腿并拢,用脚后跟磕碰出一声脆响,昂起下巴转身走出了李乐的办公室。

  经过几个月的苦心经营,加上之前希特勒留下余威,李乐很容易就建立起来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心腹网络。

  “鲍曼!让海德里希来见我!”等到那个少校转身离开,李乐叫来了自己的秘书,吩咐了这么一句。

  然后,没过多久,莱因哈特海德里希就站在了他的面前,昂着头等着元首的命令。

  海德里希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他的脸很长,鼻子非常的挺拔。一双眼睛闪烁在高高的眉骨下面,典型的日耳曼特征。

  “把你的手从骷髅队里抽出来!想办法把手上的血洗干净,明白我的意思么?”李乐头也没回,摆出了一副很超然的样子,对海德里希吩咐道。

  这个姿态是他从二十一世纪的电视上学来的,看上去非常的有气势,还能避开与对方的眼神交错,减少露出怯懦破绽的可能性。

  听到元首这么命令,海德里希赶紧应承道:“是!我的元首!我会尽快移交手里的工作,让谁来接手?”

  “希姆莱!希姆莱做这方面的事情我很放心。”李乐开口给出了心中的人选,然后继续头也不回的吩咐道:“一个月内就要移交清楚,不要再过问插手这方面的任何事情。”

  “咕嘟……”吞了一口唾沫,莱因哈特海德里希被元首的命令给吓到了,他猜想元首要对希姆莱动手了,可是这种事情谁敢胡乱揣测?

  “别胡思乱想……我还没有动党卫队的打算!不过我要你尽快找一些人选,布置一些事情下去。”李乐打断了海德里希的胡思乱想,开口冷声说道。

  然后,元首就把刚刚开的会议内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斯大林实际上是镇压过乌克兰的,所以我们要对乌克兰采取拉拢的态度。”

  “过去的人种论太过落后了,这导致了我们对占领区的利用率低下这个大难题。所以我们现在要改进,将占领区利用起来!”从窗前回过头来,看着海德里希,李乐缓缓的说道。

  不等海德里希说什么,李乐就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挑起乌克兰和俄罗斯人之间的敌对情绪,这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你们之前杀人的那套办法,在这些地区是不适用的。”

  “希姆莱的那一套已经不合适了,所以我需要你来监督他,让他用我交给他的那一套!”李乐说到了这里,停顿下来,看向莱因哈特海德里希:“能做到么?”

  “能!”已经被问到这个地步了,莱因哈特也没有什么办法拒绝或者推辞了。他现在有了监督希姆莱骷髅队的义务,也算是找补回了一些权力来。

  实际上他从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后,就知道李乐今天不是让他来交出自己的权力的,而是要赋予他更多的权力的。

  “希姆莱的人去执行,你的人去监督!你的人去执行,希姆莱的人就去监督……我不想他犯错,也不想你犯错,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李乐走到了海德里希的身边,斜着眼睛看向这只金发的野兽。

  断开了完整的句子然后故意顿了顿,元首最后问出了一句话来:“那么,不要让我失望,好么?”

  “嗨!希特勒!”同样立正回答,海德里希赶紧开口答应道。到了这一刻,李乐才算是大致完成了对乌克兰进攻的铺垫。

  现在剩下的事情,算起来也就只剩下军事上的问题了。少了掣肘之后,提高运力的办法相对来说也就容易了许多。

  幸好他穿越的时间是1940年,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利用起来——如果再晚上几个月,那一切就都已经太迟了。

  高中历史书上会说,1942年的斯大林格勒还有中途岛之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可历史书上不会说,这些转折点实际上已经在1941年或者1940年就已经注定了。如果认为扭转了一场斯大林格勒会战,就算是避免了德国二战失败的命运,这就未免显得过于简单了。

  “去吧!做好我吩咐的事情!不要打任何折扣!”李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就下了逐客令。

  送走了海德里希,李乐明面上安排了对希姆莱的掣肘,又部署了暗中对希姆莱的监视,总算是对民族政策上的事情放下心来。

  “迪特里希将军的报告!”然后,他就开始过问起针对英国人的登陆准备工作了。

  要知道,在东线分出胜负之前,西线的胜负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有人认为德国在顶着一艘不沉的航母的情况下可以打赢苏德战争,那就太天真了。

  在和斯大林分出胜负之前,先把丘吉尔干掉,才是最符合德国利益的选择。虽然现在看起来困难重重,可李乐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试验一下。

  毕竟,无论德国海军多么的孱弱,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掩护一下登陆部队,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还是有那么一丝丝机会的。

  “哦,对了,鲍曼……让人把雷德尔也给叫来,晚饭之后我单独和他谈一谈。”李乐随口就对进来整理文件,并且把批复好的文件搬出去的鲍曼说道。

  鲍曼听到元首的吩咐之后,开口提醒道:“我的元首,爱娃小姐今天晚上要和您一起用餐……这件事情我想您没有忘记吧?”

  “……”李乐倒是想要忘记这个事情,可他确实没有忘记,并且还在脑海中挣扎纠结了好久。

  爱娃是一个好姑娘——至少是一个很懂事,并且很漂亮的日耳曼女人。虽然李乐在二十一世纪看过她的照片,可也不得不承认真人给他的感觉,比照片好了无数倍。

  可是,毕竟这是希特勒的女人,在最后陪着元首走到生命尽头的女人。如果接受这么一个“命运安排的女人”,李乐总是有一种向命运低头的感觉。

  “鲍曼……”突然叫住了自己的秘书,李乐纠结了两秒钟,才对等在门口的鲍曼问道:“那个……如果送女士礼物,选什么样的比较好?”

  听到元首问起这个,鲍曼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松。元首实在是太忙了,以至于忙到连解决个人问题的时间都没有。

  作为元首的秘书,鲍曼当然知道爱娃小姐可能是少数几个走进了元首圈子的女人。

  现在元首问自己如何讨女孩子的欢心,显然是打算安抚一下这个“第一替补夫人”了。

  “如果,我的元首……如果您送爱娃小姐一束鲜花的话,我想她一定会很喜欢。”鲍曼开口回答道。

  李乐听到了这个答案,顺理成章的点了点头——两世为人,他追女孩子的经验可真的是屈指可数。

  和许许多多技术宅一样,他是一个二战狂热的研究者,却不是一个能够和女孩子谈笑风生的人。

  问鲍曼也是李乐病急乱投医,他想要安抚一下为了李乐自己未竟的事业,赶到波兰去操劳到现如今的爱娃。

  安抚女人的办法有太多太多,可李乐又不打算玩一次“老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这类的俗套剧情。

  于是思来想去,终于还是简而化之,选择了一个略微拘谨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浏览阅读地址:/diguobazhu/6958368.html